向内找 走出病业假相

Print

【圆明网】我是一九九七年五月十三日开始修炼的老大法弟子,现年六十九岁。修炼两个月后,我就无病一身轻了,原来患的严重腰部粉碎性骨折、腰椎间盘突出、心脏病、偏头疼、肩周炎等疾病都好了,真正感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妙。磕磕绊绊走过二十二年头,现将我近半年来在过病业关及心性关的点滴与同修交流。有不正之处,敬请指正。
一、否定旧势力迫害,走出病业假相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二十八日,我地区遭受大规模绑架事件,和我配合做项目的三名修同时被绑架,我也被监视住宅。因为家楼前是小花园,每天有一排人站着,三九天也有人在那,监视我的行踪。

为了避开邪恶,我于二零一八年五月买了一处新房做证实大法的项目用。这时有同修来我这与我配合,八月初装修好,中旬在同修帮助下将电脑、打印机等物品都搬运到新房。

九月,進耗材时同修把一位我不认识的同修带来,当时我生出怕心,很不高兴。因我于二零一六年在学法组八位同修被绑架,有一同修说出在我处拿的资料。虽然我当时正念很强,没有配合邪恶、零口供、给警察讲真相,一个月走出看守所,但是教训是惨痛的,我还没有走出被迫害的阴影。我不想让更多人来这里,怕出现安全隐患。

回到住处,饭也不想吃,也不想做,我情绪低落,钻到牛角尖里出不来了,什么都不想干了,每天看起电视来,看了这台看那台就这样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一天,突然间腿象触电一样针扎的疼。当时女儿在家,问我怎么了。我说腿疼,还说可能坐窗户那受了阴风。女儿马上说:我给您拔拔罐子吧!用罐拔半天也没管用,她又在我脚心贴了两贴膏药。

下午三点,同修来我家,進门就问:什么味?我说;腿又疼了。前几天疼过,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好了。现在脚上贴了膏药。同修没说什么,我们俩就发正念,一会儿就不疼了。同修看我好了,办完事就走了。我能下地做饭了,这时,脚心难受,我马上把两贴膏药扯下来、扔了。悟到:是师父见我没了正念派同修帮我来了,从现在起我就学法、炼功、发正念、不能再放松自己。

转天就去了新房,看师父讲法录像、而且腿双盘上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一切邪恶安排、全盘否定旧势力一切干扰、不承认它、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就走师父安排的路,你旧势力不配考验我,我有漏,我可以在法中归正,不用你旧势力管。到晚上,疼的厉害,不能入睡,我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让我的全身细胞都念,念到睡着。

十一月二日,我与同修配合开始做二零一九年台历,我有时一边做台历,一边听讲法,腿疼我也坚持做一百本,等把台做完了,我腿也不疼了。

二、再去妒嫉心

我总以为自己没有妒嫉心。自从买房找姐妹们借钱,他们都没借给我。我家姐妹多,从小生活贫寒,都是会过日子的人,都有存款。因没借我钱,我就生出怨恨心:打算从今往后不和她们来往。满脑子都是常人想法,认为亲姐妹有困难都不帮助,还有点亲情吗?我后来卖了房,她们也有点后悔,觉的做的过份,经常给我来电话,我也不理她们。过年期间我也没给她们打电话,心想跟她们断绝关系。

一天,我学《精進要旨》,师父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1]我突然悟到:这不是说我吗?!我修炼了二十多年了竟然是个恶者,感到汗颜。姐妹们不愿借我钱,我气的和她们断绝关系,我的心胸怎么越来越小了呢?!我从小就善良,不跟人家打架,别人欺辱我,我都不言语,父母去世了家里的财产我也没争、也不要,几十年来没和姐姐、妹妹、哥哥、红过脸。以前我也找她们借过钱,不借就不借,没有怨言,通过学法我明白了师父用这是叫我去妒嫉心呢。今后我就听师父的话不再怨恨她们了,以后要和姐妹们和睦相处,什么也不执着,按修炼人的标准精進实修,多学法、作好三件事、跟师父圆满回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