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冤狱魔难 精進救人

Print

【圆明网】千年的等待万年的期盼,今生今世能成为大法弟子,能成为大法的一个粒子,这就是最幸运和最幸福的生命了。感谢师尊的慈悲苦度!
我是一九九五年得法的,二十多年来走的磕磕绊绊的,认真找自己,我认为主要原因是在学法上没有真正的入心,发正念主意识不强,对发正念的重要性认识不够,在证实法中被邪恶钻了空子。两次被中共邪党绑架、非法判刑。我深深的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珍惜修炼的机缘。

修炼前,自己的名利情是非常重的,身体也非常的差;修大法后看淡了名利情,无病一身轻。我在政府上班,从不收礼,秉公办事。在社会上用大法真善忍要求自己,与人相处为别人着想。有一次捡到一个钱包,钱包里有几千元的现金,还有驾驶证身份证等,那天晚上正下着雨,带上雨伞搭上出租车,按照身份证地址,把钱包给失主送到家,用了五、六个小时,下着雨一家一家的问,一家一家的找,好不容易才找到失主。还有很多的好人好事,就不再说了。这都是学大法后,道德回升人心向善,举不胜举。

但做好人却成了邪党迫害的对像。在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法轮功时还是强迫我下岗,其实就是开除,也不给工资、也不给生活费,辛辛苦苦干了二十多年,从此一分钱不给。

(一)风餐露宿去北京证实法

九九年七二零后,我和同修们去了北京护法,被邪恶绑架到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八月我和同修甲两人骑自行车又去北京证实法,一路风餐露宿,公路旁、铁路旁、屋檐下都是我们住宿的地方。因为当时乘车去北京查的特别严,看到有拦路检查的,我们就从田地里躲过,扛着自行车过田地、越深沟。就是这样我们走到范县境地时,有三个人以查自行车为名,拦住了我们的去路。他们就开始了抢劫,搜身翻包抢东西,被他们抢走了一本《转法轮》。

以前我只听说过三角眼的人心很恶,只是听说过从来没见过,这一次遇到的这三个人,其中一人是标准的三角眼,非常的凶恶,好象是个便衣警察,抓住我们不让走,扬言:“我们在这里已经抓了很多法轮功(学员),都在看守所关着。也把你们关進去。”另外两个人说:“你们能拿些钱来就好了,我们可以劝劝他帮你们说说话。”就这样我们仅有的三百多元也给他们抢走了。三角眼还是不罢休,穷凶极恶不放过我们。那两人数了数钱心里有些满意,就强拉着那个三角眼,把他给拽走了。

那时候也不懂发正念,只是凭着对大法坚定的心。离北京还有千里之遥,没有了路费怎么走路啊。我说:“我们是回去还是继续去北京?”同修说:“唐僧去西天取经,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我们只是才遇到这么一难,就退却了吗?”我说:“那好我们就继续走。就是爬也要爬到北京去。”一路上渴了就喝点自来水,饿了就吃点馒头。一路上向小学生打听,本地有没有炼法轮功的同修?找到同修后就谈谈修炼体会,并和同修商量,最好是当地的同修也去北京证实法。但从不在同修家住宿,不给同修找麻烦。但有的同修送给我们一些馒头,为了解决生活问题,一路上分别向两位同修各借了五十元钱,并留了地址,回来后都邮寄给了同修。

就这样用了五天的时间在一个傍晚来到了北京的郊区,下自行车问路正好是老乡,我们说明了来意并讲了真相,老乡非常热情的留我们住下。谢谢师父的看护,这都是师父的巧妙安排,谢谢师尊。第二天一大早一出门正是公交车站牌,我们俩就去了天安门广场,在广场上遇到了两位外地同修,我们商议,明天是星期天,来天安门广场观光的人多,我们就定在明天早九点,我们四人一起拉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我们商量好后。我和同修又回到了老乡家里。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又去了天安门广场。这天是星期天,广场上的人越来越多,到了八点多钟广场上的人已经满满的。我们找到同修,做好准备等待时机。广场上的便衣、警察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我们看到警察少的时候,我们四人就拉起了“法轮大法是正法”的大型横幅,高高的举过头顶,抬头挺胸的向前走着。有的外国人在拍照。大约两三分钟时间被警察发现,抢走了横幅强行把我们塞進警车,绑架到天安门派出所。他们挨个的问:“法轮大法好不好?”我们逐一理直气壮的回答:“法轮大法好!”他们问我们地址、姓名,我们都不配合他们的指使,不报地址,不报姓名。甲同修在另一个房间里被恶警打的满脸是血,甲同修说:“你们这是什么政府随便打人,你们是黑暗政府。不讲法律。”一个当官模样的人,领着甲同修去洗手间洗去脸上的血迹。我们一起背诵师父的《洪吟》,约半个小时后我们四人被放出。甲同修哭着说:“我们轻松的出来了,不知师父为我们承受多大啊?”

回家后甲同修被邪恶绑架,我走脱后从此流离失所。一个多月后甲同修正念闯出看守所。我因讲真相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在江苏省某市被恶警绑架,他们把我绑起来吊起来,点燃四支香烟,鼻孔里塞两支,嘴里塞两支。在头顶上浇茶水,把卫生间擦大便的纸,塞進我的嘴里……后来我被非法冤判五年。二零一三年又被邪党非法判刑五年。两次的入狱,多次的生死魔难。

(二)讲真相救人

从监狱回到家我面对的是,本来很健康的父亲因对我的挂念已去世快两年了。原来很健康的母亲因悲伤过度已半身不遂四年了,卧床不起,连我都不认识了。吃饭也只能是用注射器往嘴里打流食。邪党迫害修真善忍的好人,使全国数不清有多少家庭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在安排好正常生活的情况下,我首先挤时间把师父的全部讲法学一遍,用心学法、背法,经常上网看交流文章,有机会就讲真相。时间安排满满的。

我悟到:修炼中来不得半点懈怠和马虎,必须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一定要扎扎实实的修好自己,时时注意着自己的一思一念,如有不符合法的念头立即灭掉。学好法是最根本的根本,清理好自己的空间场,集中精力的发好正念,慈悲的救度众生。千年的轮回,万年的期盼,好不容易才等到师父传大法,现在不修更待何时?一定要兑现史前的誓约,去救度众生!

我记得第一次从监狱出来后,做生意时在店里讲真相劝三退,下班后打真相语音电话。有一次一位老者到我店里来,我给他讲真相劝三退,得知他是一名老运动员,是以前亚洲运动会举重冠军。他明白了真相并退出了邪党组织,他经常到我店里来,时间长了我们就成了朋友。有一次我给他说:“我这里有《九评共产党》光盘您看不?”他说:“我很喜欢看这个,给我吧。”

大约一个月的时间,他来找我说:“这个光盘太好了,上面说的都是真话,我一连看了几遍。我又推荐给我的朋友们看。我把它拿到军休所,让老副司令员、军长、副军长们看。他们都互相借着看、传着看。军休所里的人看了个遍,很多家属也都看了。”我说:“老哥呀,您真是做了件大好事。叫那么多人明白了真相。”他说:“他们都争着看,有的说很难得,太好了。那位军长说,其实共产党干的坏事,比《九评共产党》上说的还要多还要坏。我说,那你的党员退不退?他说,我从心里已经退了。”我真是为明白真相的众生高兴。

又一次,有一个邻居大嫂说:“我的胳膊痛了好多年了,抬不起来,中医西医都看不好,愁死我了。”我说:“您就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您很有好处,您就念念吧。”她说:“那好吧。”大约一个星期以后,邻居大嫂找到我说:“谢谢你了,你看我的胳膊多好。”她一边说着,一边很轻松的来回举着自己的胳膊。说:“真是太好了,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管用。真的好好谢谢你了。”我说:“我们都是大法的受益者,我们都要感谢师父。”她说:“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又过了几天,她又来找我:“老刘(化名)啊,我当姑娘时,我这手、脚、脊背,一到了冬天都是凉的,穿上厚衣服,盖上厚被子也暖不热。现在好了,我穿的衣服这么少,全身都是暖的,走路也轻松了,身上有使不完的劲。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我要学法轮功。”

就这样她走進了大法中修炼。她的老伴老董(化名)看到她的变化,也走進了修炼。有一天,一位年轻漂亮的姑娘来找老董:“董老板,你怎么这么长时间没去按摩?我来找你了。”老董说:“以后你再也不要找我了,我再也不会去那地方了,我真正的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坏了。”

还有一次,一位卖水果的山东小伙子小张,我给他讲了真相,他同意退出了团、队。我叫他要记住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时间长了我们就成了好朋友。二零零九年八月的一天,他到店里来找我说了这么一件事,他说:

“昨天中午我卖完水果,在这里咱两人说话,你特别提到遇到了困难,千万别忘了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昨天中午我从这里出去后就回家了,一路上天阴的很沉但不下雨,炸雷声却不断。我感到雷声离我越来越近,我心里非常的害怕,我就在心里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感觉到危险离我越来越近。我就大声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正走在工农路一个公交车站牌附近,突然间我被一个巨大的光柱罩住,同时一声巨响。我和我骑的三轮车,弹起离地约一米多高,我摔在地上失去了知觉。慢慢就听到有好多人在说话,可能是从公交车上下来的人。就听有人说,快来看这人被雷击死了,脸蜡黄蜡黄的。我慢慢从地上爬起来,看看身上哪里也没伤,三轮车也不坏,我骑着三轮车就走,就听有人说,他被炸的那么高,摔的那么重,人没事?真是奇迹。

“我回家后什么都正常,晚上看电视时,看到电视上报道,在我家住的东面三里多地的地方,有人被雷击死了。我想我真幸运。我今天来了,主要是来谢谢你,念法轮大法好救了我的命。”

我说:“你千万别这样说,只有师父才能救你,你一定要谢谢师父啊!”他说:“谢谢师父救命之恩。我也要学炼法轮功。”他临走时请走了《转法轮》。几天后又学了功法。他妻子也走入了修炼。

个人经历与体会,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