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的正悟

Print

【圆明网】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老弟子,退休前是小学教师,现年六十五岁。
我曾经家庭魔难很重,妻子被旧势力迫害去世了。妻子的离世促進我用心学法、对照法修心内找了。发现以前我基本上是按旧势力安排的个人圆满修炼基点在修,不在正法的基点上,那么怎么修才是按正法理修呢?一天,我想起了二零零七年的一件反迫害的往事。

十年前,一次午夜和同修们到一村子送真相,被村人发现送交县“六一零”国保。为保护一名远镇来我家做客的同修,当市政法委人员非法取证时,我咬定真相资料是在路旁捡的。他们指问我说:“你就编吧!”当逼问炼不炼法轮功时,我回答:根据宪法“信仰自由”规定,我不做回答。问话人气得发疯,连连逼问你就说:炼还是不炼?!我也严肃的正告他们说:“信仰自由”是国家宪法规定,我可以不做回答!他们蔫了下来。当检查我反迫害的证词时,发现他们在文字上为构陷我做了许多手脚,比如说,他们把我回答炼不炼法轮功的问话,写成拒绝回答。我正告他们我没拒绝回答,我说的是按国家宪法“信仰自由”规定,我可以不做回答!我把其它构陷我的笔录也纠正过来后,才签字,把它作为我反迫害的证据。他们蔫蔫的离开了我。十几天后,他们以我有真相资料又進京为法轮功上过访为迫害依据,定非法劳教一年半。手续都填完了。

一天,我心性非常好,仰望监室的天棚,心里对师父说:师父,弟子是同化大法来了,不是接受旧势力迫害来了,弟子一定是境界达不到标准,该正悟的法理没悟出来才呆在这里,无论是劳教,还是到什么地方,弟子什么时候悟到了,达到了法的标准,您什么时候就能让弟子回家了!谁知,就在发出这正信的一念之后,柳暗花明,几天后我被无条件的释放回家。

回顾这个实例,我发现这次我的想法是为他的,迫害中我没承认迫害,而是站在正法上对待迫害者,把迫害看作是师尊将计就计为我提高的。我懂了,站在为他的无私无我的正法理基点上修才符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什么麻烦都会峰回路转。悟到这,我心里亮堂了……

一年后秋季的一天,刚从八十里外的外乡送完真相币回来停下摩托,妻侄告诉南村校长让我到校写“三书”。我觉的蹊跷,第二天就去找南村校长,他拨通中心校长电话递给我。中心校长说:你写一句“崇尚科学,不参加邪教”就行了。我明白他是指什么,我站在正法上正告他:我没参加邪教,不写。他说:这怎么行?“六一零”规定不写就送市洗脑班!那是什么地方啊?!我正告他:我豁出去了,我会把参与迫害我的所有的人告诉儿子、亲朋好友和更多的人,将来会有人找这些人算账的!校长听了马上软了下来,说:我做不了主,三天后你和教育局X主任谈吧!

三天后,校长和主任软硬功夫都用上,我正念拒绝。最后我质问他们:我按真、善、忍炼法轮功做好人,对同事、上级、村民、邻里、妻子、儿子及其他人都好,我可以和村、乡以上的任何党员干部比!而我这样的好人,却几次被共产党非法拘留迫害;儿子考上大学也因我被迫害没念上。谁是邪教?我的亲身经历证明共产党是邪教!他们不做声了,待了片刻就走了。

妻子去世后一年多的冬季,我搬進县城,和同修在县内、乡村屯送真相资料,到乡村屯走家串户讲真相,在县内对面劝讲真相劝“三退”救人一直到现在。几年中虽几次遇到危险,但都在师尊保护下有惊无险。

一次和同修给离镇派出所五、六十米远的一家人讲真相时,同修刚说法轮功,女主人就炸了,吵嚷着赶我们走。我一边求师尊保护加持正念,一边内找。心里对师尊说:弟子们虽然是救人,但不能惹人家生气再走。说完,我就進里屋对男主人说:对不起,来到您家,即使是做好事,惹你们生气了也不对,你们同意不同意“三退”都没关系,让我把话说清,等你们不生我们气了我们再走。于是我就讲江泽民怎么迫害法轮功,“天安门自焚”是骗局等真相。男主人听明白了,爽快的“三退”了。女主人也听明白了,在同修的劝说下也高兴的“三退”了。就这样邪恶干扰众生得救的风波在善的能量场中解体了!

一天,我们四名同修在一大村屯劝“三退”,眼看做完了。我和同修又来到一家门前,不想一辆警车悄然开到身后,警察撂下风挡玻璃冲我们大声吓唬着:“干什么的?”同修继续敲门不搭理他们。我边发正念清理邪恶,边心里说:我们是救人的大法弟子,谁也不配迫害!同时求师尊保护加持正念。这时,门“哗”被主人拉开了,院中正有几人往车里装着什么。我们来到女主人面前,问要“福”字对联吗?当回答不要时,同修和我交换了一下眼色,我俩大大方方的走向大门,绕过警车再向西走去,可想警察也一直在观察我们。我们边走边发正念清理他们背后的邪恶,过了一会儿,警车掉过头跟着我俩后面慢悠悠的走着,走了四、五十米后又贴着我俩身边慢慢开过,接着又缓缓的在我俩身前开了三、四十米后,才又拐向南、拐向东飞快离去!真险啊!但我俩相信我们救人有师尊保护,无论出现什么都是师尊为我们境界提高将计就计安排的。

其实,另一组同修進村就到过村长家,村长告诉再做就举报派出所。我们没被带动,还用三个小时几乎做完全村,一组退了几十人,而且旧势力安排的警察抓捕,也被我们正念正行解体,消失遁形。

我修炼一向不是硬性去掉什么心,往往都是在认识法理后按正悟的法理自然去的。一天,想到师父造就了宇宙,造就了我,我一切都是师父给的时,我一下明白了,儿子花我的钱不是我给的,是师父给的时,对儿子花我钱的怨心什么都没了。接着想到,儿子是和旧势力签约也好,怎么也好,初衷一定是为了成就我。为成就我,他曾付出很多,仅从这一点上看,他签约时是多么无私、伟大呀!想到此,我流泪了!我亲尝了师父安排我消去和儿子的恩怨给予我的慈悲!

心性到位了,在多篇转变观念的文章启示下,我找到了儿子被旧势力迫害十几年和以此造成我和儿子的间隔的借口,是我说儿子“我叫你做好人,你就不做,出了事还找我”的一句负面观念的话,我解体了它,惊叹修炼的严肃!当时我激动的向空中说:“我儿子就听师父的话!”此后,儿子不但改过,而且又回到了大法修炼中!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