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同行——献给明慧网成立20周年

Print

【圆明网】师父在最近两年的讲法中都高度评价了明慧网。我虽然还不能完全理解师父讲法的深刻含义,但是我能够明白明慧网在大陆大法弟子助师正法中的作用,在中共那个邪恶环境中能够深深感受到明慧网的特殊意义所在。风雨兼程二十年,与明慧相伴的时光,永远铭刻在我的记忆里。
明慧网成立开通 象闪电劈裂乌云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万名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中南海上访,这和平理性的大善之举震惊世界,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各地政府部门秘密执行中共内部指示,采取各种见不得人的手段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干扰、打压,使我们的修炼环境日趋恶劣。

就在这时,一九九九年六月二十五日,明慧网成立、开通,这是一个让我们大陆大法弟子,在沉闷的暴风雨来临之际,强烈的感受到闪电劈裂乌云的日子。

紧接着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公开发动了更加残酷的对法轮功学员的大肆抓捕、绑架。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承受着一场从精神到肉体前所未有的非人性迫害。

就在中国大陆大法弟子听不到师父声音,痛苦、彷徨、不知所措的时候,通过明慧网,一篇篇来自世界各地同修的修炼心得和交流体会被打印出来,在大陆学员手中悄悄迅速的传递着。

这些文章中,有悟到法理的正见,也有正念正行的神迹,还有充满着信师信法的正悟正信和救度世人的慈悲壮举……这一切鼓舞着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去正念面对中共迫害,以在大法中修出的智慧和威严,堂堂正正,无私无畏,向世人讲清着真相。

更加重要的是,师父的讲法和文章都通过明慧网正式发表,在谣言和迫害充斥世间的险恶环境下,使大陆法轮功学员有了一个得到师父经文的可靠渠道。

走过充满艰辛而又辉煌的二十年,一路走来,整整二十年啊,明慧与我们大陆大法弟子携手并肩,风雨兼程,直到今天。

读明慧文章 跟上正法進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凌晨,我被中共绑架,期间经历了巨关巨难。被非法关押几个月后,我获得了暂时的自由。同修给我送来了明慧网登载的文章,其中有一篇是《广州99法会:让生命在正法中辉煌》,我流着泪读完了。作者说:“望着灿烂的朝阳内心充满了喜悦,我知道那就是‘如归’。我突然悟到了一个法理,就对身边的一个学员讲:‘其实,我觉的修多高对我已经不重要了,只因为与正法联系在一起,生命才有了意义。’”这段对师父所讲法理证悟的文字,优美而又直白,它刻在我的心里,至今没有忘记。

送来文章的同修对我说:明慧网是我们法轮大法弟子的网站,是海外同修创立的网站。每天即时报道大陆同修助师正法的动态和被邪恶迫害的情况,他们与我们同在。

我听了备受鼓舞。从此再没有离开过明慧网,这是我二十年来几乎每天必看的网站(除非是在被邪恶绑架的日子里)。

浏览明慧网 让生命与正法连在一起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在那段迫害最残酷的日子里,法轮功学员到北京上访,到天安门广场打横幅、炼功等,是那个天象变化下必然的历史过程。能否走出来,是每一位修炼者面临的生死考验。

迫害发生不久,几位长春同修就冒着生命危险,千里迢迢来到我们家乡,交流他们对正法修炼的认识,讲述他们去北京天安门证实法的神奇经历和感人故事。

有两位长春同修,住在我的出租屋里一段时间。他们的心态是那么的坦然,在我们当地同修都感到恐怖的环境里,每天不停的到处去拍摄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外景;拍摄被迫害致死的大陆大法弟子留下的遗物;甚至冒着生命危险,直接到其家中拍摄被恶徒们抄的凌乱的寝室与客厅——多年后,在明慧上得知,他们目前还在监狱里承受着巨关巨难;也是在多年后,我看到了当年他们拍摄的那些珍贵的场景资料等,被新唐人、大纪元等媒体广泛传播。

在明慧网交流文章的引导、启悟下,在走在前面的大法弟子对正法认识的亲身实践与感召中,一批一批的大法弟子走出来,去北京上访,很多同修已经去北京多次了。我是迟到者,我告诉自己,象同修说的那样:与正法联系在一起,生命才有了意义。

二零零零年初,我摆脱了特务的跟踪与监视,去北京上访。到北京后,我临时住在一位北京同修的公司里。晚上,北京同修沉稳的打开电脑,向明慧网发送当天大陆同修被迫害讯息。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并浏览明慧网,有一种见到亲人的熟悉与感动。

同修发出文字消息不长时间,明慧网就登载出来了。我惊讶的说:这么快啊?同修告诉我说:海外明慧网的同修非常辛苦,为了及时报道大陆同修在北京证实法的消息,他们日夜值班,轮流守候在电脑前。无论什么时间发送文章等,都会很快登载出来的。

我听后,感觉自己不那么孤单了,心里虽然还是怕,但是,那种好似与生俱来的怕一旦想占据我的身体的时候,我就想师父,想明慧网,想那些日日夜夜守候着明慧网的同修们,逐渐的我身边就象是站满了大法弟子,全世界大法弟子与我同在,我还怕什么呢?我变的高大起来,充满了威严与信心。几天后,我堂堂正正的去了中共信访办……

学电脑技术 独立与明慧网联系

我们地区是在二零零零年三月正式与明慧网独立联系的。

当年,同修在北京经过技术专家同修培训后,从北京带回一台笔记本电脑。我知道,那是我们省很大范围内的第一部可以用PGP安全加密与明慧网通信,以安全方式向明慧网发送迫害真相讯息的电脑。十几年后的今天,我的家乡资料点已是遍地开花。

当我们第一次接到明慧编辑同修的来信时,看到海外同修充满关切的问候,激动的泪流不止。那一刻,我们的心与明慧网紧紧连在了一起,从此再没有分开过。

我们用北京专家同修培训学电脑的方式,把技术先传给了几位同修,然后,学会了电脑和突破网络封锁以及PGP加密方法的同修,又走乡串镇,去教更多的同修上明慧网的技术。无数拿锄头的笨拙手指,轻巧的在键盘上敲击着;很多没上过几年学的老同修,安装起电脑系统、程序,那真是老手上阵,熟门熟路。

我记得,最初期在做电脑培训时,有一位农村女同修,四十多岁,刚到我们租赁房的那天晚上,她倚在门前,看着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满脸的不解与疑惑,问:这就是电脑吗?我们说:对啊,这是笔记本电脑。她又问,是这样子吗?我说:是啊,没错,电脑就是这样子的。她笑了,不好意思的说:可是,它长得也不象人脑袋啊?电脑,电脑,不就是应该长得象人脑袋一样吗?

我和其他同修都笑了起来。这位同修说:你们别见笑啊,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见过电脑。

这位从没有见过电脑的农村同修,只学拿鼠标,用手指点击左右键,一个星期还没有学会:翘得很高的右手食指哆哆嗦嗦按下右键的一瞬间,随后整个右手和右臂象触电似的弹起来一尺多高,把教电脑的同修累得黑了脸,喘着粗气,只想发火;学电脑的同修哭着要回家,说:不受这个罪了。教电脑的同修受罪,学电脑的她更受罪——她在被非常关押中经受酷刑,从来都没想到过“退缩”二字,但是,在电脑面前,她太为难了,她说她实在是摆弄不了这个长得不象人脑的电脑。

经过交流和一番内心的挣扎,同修留下来了。多天后,她第一次独立把一份“严正声明”发送明慧编辑信箱,当点击“发送”后,望着“发送成功”的字样显现出来,她非常高兴,很单纯的问:就这么按一下,信件就到了师父身边了?

快二十多年过去了,明慧网上经常出现经她发送的当地迫害真相讯息和文章。

当年那位培训大陆很多学员与明慧网取得联系的北京技术专家同修,后来曾被非法关押十年。他说过这样一段话:“人们经常问景点发送真相资料的同修:‘谁给你多少钱,让你做这个?’我想问:我被关押了十年,经历了那么多的酷刑,并且什么都不说,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间,都是在监狱里度过的,然后和孩子分开,家财荡尽,一切的一切全都失去了,请问,谁给我多少钱,能够买来这些?能够买来我生命中的这一段呢?多少钱也买不来。人们之所以能够经常提出这个问题,就是有些理念都淡化了。在人们的观念里,在这个世间上,信念和基于对信念的牺牲,这个理念太罕见了。所以,人们在问这个问题的时候,都忘却这个世间还有珍贵的信念。”

听到这些话,我被深深的感动着。我在心里对他说:同修,你人生中最美好的时间,是在残酷的非法关押中度过。可是,你知道吗?你人生中最美好时光,换来了大陆同修与明慧网最安全的联系方式;换来了我们家乡的资料点遍地开花;换来了无数世人生命的永恒与美好。

是这样啊,大陆的大法弟子,海外的大法弟子,在这二十年中,用美好的青春,用稳重的中年,用成熟的老年,并肩前行,坚定的走在助师正法的路上,舍弃着人生中最宝贵的一切救度世人,换取着众生生命的永恒……

广传真相传单 大陆民众初闻明慧网

大约在二零零零年九月,我们从明慧网上下载了《江泽民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和《不要让中华蒙羞》两篇文章,印刷几百万份,几乎在同一时间发散张贴到几个城市的大街小巷,让这里的大陆民众了解了迫害真相,明慧网的名字也开始走進千家万户。

那天,我孩子放学回来,兴奋的说:“中华大厦商场的大圆柱前,围着一大群人,我钻進去一看,贴着一张《江泽民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警察也在抻着头看呢。”

几天内,同修的家属、街道的民众等,几乎都在谈论这个事情。邻居张大爷站在小区楼前小公园里贴的那张真相通告传单前,大声说:看看,这下真事出来了吧。人家法轮功不服气了,要说话了。不能只许官家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有人问:这个“通告”是从哪里来的啊?是《人民日报》发的社论?

张大爷很内行的说:《人民日报》还敢发这个?不出几分钟就把社长给毙了。不知道是哪里来的,但是一看内容,就知道是高人写的,内部人写的。不然,老百姓怎么会知道高层内幕?

同修肖静(化名)的先生去买早餐,看到一大堆人围在一张《江泽民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前,边看边议论。他匆忙跑回家问肖静:昨天你一夜没睡,出来進去,弄得嘘嘘簌簌的,是不是去贴那个啦?肖静点头说是。

张贴真相资料《不要让中华蒙羞》和《江泽民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两篇通告时,我们当地全体同修统一在一个时间张贴。肖静领了上百张真相资料,第一次张贴,一是没有经验;再就是心里有兴奋,也有紧张。她就把一张真相涂抹上浆糊后,拎着出去张贴;贴完一张,再回来拎一张。出出進進,一夜没消停。尽管蹑手蹑脚的干,还是让先生有所觉察。她先生睡意朦胧中,一会儿看到她,一会儿又不见了身影。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妻子在一夜之间,把住家方圆几公里外都张贴了《江泽民不可推卸的历史责任》,而且引起这么大的轰动。因为那是我们当地第一次张贴大幅真相传单。

肖静的先生本来就很支持法轮功,听到是他妻子帖的,而且看到百姓反响也不错,当然很开心,马上说:你赶快吃点去睡觉,剩下的,我去贴。

从那以后,明慧网的名字,逐渐开始被大陆民众所知晓。二十年后的今天,在我们家乡,明慧网几乎是家喻户晓了,因为明慧网的各种期刊版本和真相资料,不知发送了多少个来回了。二十年来,明慧网的名字,是在海内外大法弟子的努力下,通过明慧期刊的发送传遍中国大陆家家户户。

一位明慧期刊的长期读者住在另一个小区,有一次他见到我,问:“你们那个小册子,这几天怎么没挂我门上啊?我就爱看法轮功的东西,说的都是真事。”他还说,每次听到上楼的脚步,听到门口有声音的时候,他都坐沙发上不动,担心一出声音,吓着发真相资料的人。等完全没有声音了,他才打开门,把真相期刊取下来,细细阅读。

二零零三年,我被绑架,被临时关押在派出所里。一位三十来岁的警察趁着没人的时候溜進来,从上衣兜里拿出一张真相传单,说:我一期不落的看。每一期都会按时放在我家的报箱里。这个好,能看到真东西。

在所长办公室里,警察们在议论说:资料的来源是明慧网,这个我们都知道。但是,是谁印刷的呢?我们当地,肯定有很大的地下印刷厂在替法轮功印刷这些东西。你看那些书,小册子,做的多精致啊?只有印刷厂才能印刷出来。

我孩子经常开玩笑说:不久的将来,明慧网一定是大陆最大媒体。

随天象而为 印刷发送《九评共产党》

在大陆大法弟子助师正法的历程中,明慧网的身影贯穿在了大陆大法弟子主体的重大事件中。大陆大法弟子证实法的动态,都是以明慧网为主线,以明慧网为主导有序的展开着,進行着。明慧网向大陆大法弟子传达着师父的声音,大陆大法弟子有条不紊的紧随师父的正法進程。

大约在二零零五年,我们地区收到了明慧发来的《九评共产党》印刷版。资料点开始大量印制,同时也开始与同修广泛交流发送与传阅给世人《九评》一书的重大意义。整个地区的同修不长时间就达到了共识。但是,也有一小部份怕心重的学员提出各种疑问,但这丝毫不影响我们当地众多同修在法理上的清晰认识。

《九评》很快印刷完成,有技术经验的同修组织快速装订,《九评》一书做的美观精致。

一时间,《九评共产党》成了一些高层、地方公安、具有一定阶层的世人谈论关注的书籍。各种讯息不断反馈到发送资料同修那儿。我们组织编辑文字,写成故事等,发送到明慧网发表。

天象变化下,大陆大法弟子正法中的每一步,慈悲的师父都在看护着;每一个地区常人的福份,也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中累积且展现着。

当年,是大陆大法弟子一本本发送《九评》和真相资料。现在,众多的世人也在相互传递……随后,是接下来的天象变化下的“三退大潮”。

明慧网 高大身躯纵贯天顶

开始与明慧网单线联系的时候,因为技术不熟练,再就是那时候翻墙的网民很少,为了安全,我们特别租了一个带有线网络的小房子,与居住的房子是分开的。

在这小小房子里,使用着不熟练的破网技术,浏览、下载每日明慧文章,以期盼的心情收阅明慧编辑的来信,几乎成了我每天必做之事。那时候,一坐在电脑前,打开明慧网页的刹那间,就好象是与明慧同修坐在了一起。那种心理的踏实、愉悦,似乎忘记了自己身处邪恶的环境。这种感受,我想许多与明慧网保持联系的大陆学员都有深深的体会。

一天,出租屋发生了特别情况,帮助租房子的同修告诉我,怀疑被国安盯梢了。我心里很着急。因为有事情,我们与明慧网联系的电脑,那天放在了那个屋子里。

为了安全,不敢贸然進入那所房子,已经三天没有与明慧网联系了,感到异常的孤独。夜幕里,我在街上徘徊着,犹豫着:三天的明慧文章还没有下载,资料点等着印刷十天制作一期的《明慧交流文章》发给当地的同修阅读——迫害发生后,很多学员都被吓住了;也有的学员因怕心找借口不动;也有的放弃了修炼。我们流离失所的资料点同修,就从明慧网上下载法理交流文章和修炼故事等,编辑成一本《明慧交流文章选》,发给当地同修。在明慧交流文章这条主线的带动下,当地同修一个个的走了出来。同修们自发的形成多渠道,就象是金字塔那样普下来,自然形成无数个小组,一个小组里几个人传看一本。由最初需求的几十本,增加到上百本,几百本,最后达到上万本。可见明慧文章在大陆同修心目中的作用和位置。

我发着正念,让自己的心渐渐平静下来。我决定進入那所屋子,取回电脑。

我在漆黑的楼梯上一步步上走,心在“怦怦”的跳。進入屋子,我想抱着电脑就跑,一刻也不能呆。但是,电脑发出了一声“当”的声音,就象是提醒我要看信。我感觉很奇怪,电脑怎么会响呢?我顾不得想别的,迅速把电脑打开,下载了信箱里的信,解密打开,一句话浮现出来,大概意思是:你好吗?几天没有收到你的来信,很挂念。落款是:我们与你同在。

我坐在电脑前,平静的下载了三天的明慧文章,平静的给明慧同修回了信。

等我写完信发送后,我环顾四周,感觉自己怎么这么高大?周围一切都是静止的,没有观念,没有任何人的思维,就象是主元神高高的挺立在那里。我看到,就在我的对面,一个高大的身躯好象纵贯天顶,他就在我的对面,我看不清楚他的容貌,但是,我知道那是大洋彼岸,地球的那一端,明慧网与我们大陆大法弟子同在。我的心出奇的平和,“我们与你同在”这几个字,让我的心静静的坚韧、结实起来。

我决定继续使用这所房屋上线与明慧网联系。我知道,我是安全的。因为慈悲的师父已经用明慧网那高大的身躯点化我了:明慧网与你同在,你是最安全的。

漫漫长夜 跟随明慧而前行

明慧网是师父派来的使者,漫漫长夜里,把大陆大法弟子紧紧凝聚在一起,及时归正着出现的不正确状态,从而走正修炼中的每一步。透过明慧网,我更加感受到师尊的操劳和洪大慈悲。

迫害发生后,大约在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二年,是我们地区邪魔烂鬼最猖獗时期,一部份在進京上访中表现突出的人,却突然走向了反面,成了邪悟者,助恶为虐,到处散布谎言理论,有些学法不深的学员被迷惑,有的实修同修感到很无奈。

我心里非常着急,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局面,感觉混乱一片,担心大法被破坏。

我们给明慧网的同修写信,告知详情,也说了我们的焦虑。明慧同修很快回信,叮嘱我们:不要着急,要稳住心,形势越是复杂,越要坚信师父坚信法。师父在看护着我们,乱不了,不要被外在混乱状态所带动(大概意思,时间太久,记不住原话了),然后,又建议了我们一些具体做法。

很快,明慧网发表了很多关于认清邪悟者谎言,以及唤醒邪悟者的文章。我们下载有关交流文章,做了一期专刊交流,发送到同修手里。同时配合面对面以及小组交流,整体在法理认识上有了升华,不长时间内,走过了那个不正常状态。

这是助师正法路上的一个小片段。二十年来,同修们在明慧网上交流着不同的修炼主题,整体稳步实践师父所讲法理。

黎明前 小鸟欢快啼鸣

早年,一个晚春的清晨,不知为什么,比平日里多了几分凉意。我紧缩在棉被里不想起床。因为睡得太晚,被窝还没有温暖起来。就在将要昏昏睡去的时候,小鸟欢快的啼鸣,一声接一声,好似不把我喊醒不罢休。

我起床后打开电脑,看到了明慧网的来信,是一件比较紧急的事情。我马上回了信,内心庆幸着小鸟的啼鸣把我叫醒。我遐想着小鸟啼鸣的时候,窗外一定是花红叶绿,一片春意盎然。

然而,打开窗户之后,一股寒意袭来,我呆住了:屋顶上,树枝上,满满的白雪皑皑,哪有什么小鸟啊。这是一场晚春的大雪。

从那以后,每当明慧网有来信,无论是在深夜还是在清晨,无论是春夏秋冬,小鸟的啼鸣,都会快乐的唱个不停。这只神奇的小鸟,伴随我很多年。

结语

自从师尊在明慧网上公开发表《心自明》后,慈悲伟大的师父为我们大陆弟子树立了一个“可信的网站”。在无法面见师父的艰难的日子里,在无法亲耳聆听师父讲法的时光里,打开明慧网,我们心里有了底——这里有师尊最新发表的新经文,以此敬作我们正法修炼路上的导航。

二十年来,大陆资料点已是遍地开花,越来越多的同修相继走了進来,无论新老同修,都在熔炼和提高着自己,精進而稳健的走在助师正法的修炼大道上。

明慧网自创建之日起,就在肩负着正法修炼坚实而厚重的历史;二十年来,明慧网与大陆大法弟子一起谱写着新纪元辉煌的历史。

师父在两次法会上讲到明慧网,让我深深理解明慧网在正法时期的重大使命和明慧网在这二十年中建立的巨大威德。师父说:“修炼嘛,什么最了不起?什么最伟大?!特别是在大法弟子最艰难的情况下、需要听到声音的时候,(师父动容)有这么一个明慧网,大家想想,这多了不起的事?”[1]

在明慧网创办二十年来临之际,作为一名与明慧网保持联系二十年的大陆大法弟子,谨以此文,表达自己对明慧网的崇高敬意。文章中描述的只是二十年历程中的几个片段。

在此深深祝贺明慧网:愿明慧网越做越好,祝愿明慧网伴随大陆大法弟子一路走下去,带给世人永远的光明和希望!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