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修:千万不要有“过年”的心

Print

【圆明网】师父在今年纽约法会讲法时,有一句法:“我可以明确的跟你们讲,师父早期的安排就是今年结束迫害,(众热烈鼓掌)前后二十年。”[1]
本地不少同修看后,很兴奋,不少人见面就问:“你咋悟的?你看今年能结束吗?”还有的说:“快修好自己吧,这回真要走了。”都在猜测和盼望,心情跟要过年一样:办年货、买爆竹、买新衣服,准备年的到来。

个人觉得,这种心很不好,古人小道修炼都不会这样想,多大的私呀?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救人和维护法是来世的大愿,虽然正法到最后了,但我们是否想过:那些没得救的众生咋办?我们走,都推给师父?结束了,熬到头了,这念不正呀!

这期间,本地出现了一件很有影响的事:以前协调人要做一批真相优盘,一个优盘20多元,打算做两千个,需四万元。同修中分歧大,再加上凑钱难,这事就拖了下来。这一次,师父说:“师父早期的安排就是今年结束迫害”[1]。协调人跟大家一交流,说“今年结束迫害”,很顺,同修几乎是一呼百应。

协调人说:“师父说今年结束(编者注:这不是师父原话),你们留钱干啥?现在不花还有机会吗?将来钱是啥?废纸,别到时后悔。”通过“交流”,有人想开了,在场的同修七嘴八舌,有的说:“哪个人手里没几万积蓄?再不拿出来,真成废纸了。”有的感慨:“钱没用喽,赶紧花吧。”有的对不吱声的人说刺激话:“谁想当人就在这。”好象不把钱拿出来做大法项目,就成常人了,话中反映出同修的修炼状态和境界。

个人认为,做优盘这个项目不是不可以做,应该用平和心态、有计划的、平稳的、理智的做。以前,每次师父讲法时,当说到大陆同修在国外的党文化表现时,我就想:那是指别人,本地可能没有。通过这事,我看到,本地同修党文化的思维还是很严重的,拿做优盘这事来说,大家的表现是:要么不做,做就做大的,轰轰烈烈,有的说:“优盘力度大,应该大量做,先做几万个撒出去,钱有的是。”不少人的心态是:“要结束了,赶紧把钱用出去,留钱干啥?”好象今天过日子,明天不活了。

还有的同修,以前对协调人提出的这个项目是有意见的,不配合,也不出钱。现在协调人一说,态度马上变了,也出钱了。可是,这种配合不是以法为师的配合,不是心性提高后的配合,而是(断章取义的说)师父说要结束了,钱没用了,赶紧配合好,积累点威德,协调人说咋干就咋干,没啥说的。同修呀,协调人极端,你也跟着极端吗?独立的在法上修,有自己的主见才行呀!这不大帮哄吗?!

师父说:“而大陆人做什么事情,恨不得一下子什么事情都做到最极端、最顶端、做到底,都是那种心态。”[1]“大家在中国大陆养成的那种习惯,无论是写文章啊、做什么事情啊,就是要一棍子敲到底。”[1]这种极端做法不仅常人不理解,也是破坏法。

师父在二零零二年讲法时就说过“结束”的法,这些年讲法中也几次说过“结束”的法,师父眼下又说结束的法。个人浅悟,师父说“结束”,一方面是考验弟子是否对时间的执着?这本身就是一关;另一方面,是提醒弟子不要把遗憾留到结束,这本身就是动力。假如说,今年不结束,你是否会失落?十年不结束,你是否是信心十足的修下去?根本就没结束一说,你认为这个法好不好?是否还修?修炼人的目地究竟是什么?我们要站在师父的角度和大法的角度去想问题,言行符合大法才是大法的一个粒子。

个人一点浅见,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