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业”发生后的思考

Print

【圆明网】我把近期消业过关过程中的一点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慈悲指正。
二月的一天中午,我靠在沙发上,想着晚上去大组学法的事。忽然觉的头晕,心里说不上怎么那么难受,本能的意识到自己想回家都走不动了。我正在班上,赶紧打车回家。到家后倒头就睡,迷迷糊糊的,零点正念也没发好。

第二天早上炼动功,起床时,右脚抽筋,脚心聚了个大疙瘩,扳了半天大脚趾才缓过来。叠扣小腹时,难受的我躬身九十度,勉强炼完第一、三、四套功法赶紧上床休息了。

第三天炼功,第一、三、四套功法还行,第二套“抱轮”就不行了。我想:它不让我炼,我就炼!这时马上想到这个“它”是谁?是旧势力。否定它!师父是让我炼的。我求师父加持,一个小时的“抱轮”顺利炼下来了。

背完法,正好到了户外炼功时间,那里的场非常好。抱轮时,眼前突然显现一片蟑螂大小虫子一样的东西,密密麻麻,很恶心。我发一念:“灭!”景象立即消失。又是一片颗粒小一些的东西,我“灭”的念头一出,景象立即消失。接着眼前出现的黑点一次次变小,变小,直至象雾一样被我全部灭尽。接着又出现淡绿,浅黄,乳白色组成的象海底珊瑚一样的东西,我一概灭尽,此时眼前清亮起来了。晨曦的阳光照在身上,暖融融的。我五套功法全部炼完。炼完功心中愉悦,一身轻松。

有同修问我此次的病状是什么?我仔细回忆了一下这次过关的情况:最初是咳嗽,白色泡沫一样的痰中带着鲜红的血丝。我告诉自己是在长功,两天就过去了,带着鲜血的痰只看到两次,也没有什么痛苦。再次是心脏病一样的感觉:路走的稍快一些,胸前发紧,象刚刚跑过马拉松一样,我马上想到自己是在长功,那难受劲很快就没了。

还有一次是看到同修突然摔倒住進医院,我曾经血压高达二百以上,思想中产生一种无可奈何的负面想法,我一直正念否定,这不是我的想法,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可还是出现了不正确状态:一次走在曼哈顿的街上曾接连三次出现阵发性头晕,险些摔倒。我想自己又是在长功呢,病状瞬间消失。

最重的一次是在打工回家的路上,我赶红灯,走的急了些,胸前发紧,喘不了气;心前区痛,难受的路都走不动了,只想蹲下,我想这又是在长功,可还是痛,痛的很厉害。我对旧势力说:我在长功,我在承受我自己应该承受的那部份, 你不要乘机捣乱, 我绝不承认你! 我求师父加持,病痛很快消失了。

师父说:“炼功人将来修炼也不会舒服的,身体出现许多的功,都是很强烈的东西在你身体里动来动去的,搞的你这么不舒服,那么不舒服。你不舒服的原因主要是你老是害怕自己身体得什么病,其实在身体里头都出了那么强烈的东西,出的都是功,都是功能,还有许多生命体。要动的话,你会感觉到身体发痒、痛、难受等等,末梢神经感觉也很灵敏,各种状态都会出现。只要你的身体没被高能量物质转变之前,都有这种感觉的,本来是好事。”[1]

修炼已到尾声,旧势力不让我们修成,下狠手迫害我们,你承认了它,它就往死里害你。此次的病状表现就是把我以前过“病业”关时的症状几乎完整的表演了一遍, 我知道我是在长功,层次在提高。我的消业长功过程中,痛苦是师父给承受了,我只承受表面的一点点。本来就是件好事,心中对师父的感恩无以言表!

师父告诉我们:“少息自省添正念 明析不足再精進”[2]。我全面调整自己:认真学法、炼功,长时间发正念。我全盘否定旧势力:如果我与旧势力有约,现在全部作废!我求师父做主,我只走李洪志师父安排的路!

此次过关,没耽误我任何证实法的事。我在全球电话营救平台做项目,凌晨三点炼功我照样给大家放音乐,和大家一起学法、背法、打电话。这期间腰鼓队训练一次没落,我都参加了。

向内找迫害发生的原因:学法不认真;执着常人新闻。

我在组里做协调,学法时看有同修没上线就发短信叫,尤其周六、日学新经文和各地讲法的时候。还回短信,接同修打来的电话等,嗓子痒了喝点水;为了不耽误下面的主持工作,学法结束前去卫生间打扫打扫等等,似乎做大法的正事就可以不按法的要求做了,这是修炼的大漏啊!学法过程中还时常困顿,甚至出现过主意识瞬间丧失,下面该读哪段法都不知道了。炼功也困顿,发正念倒掌时有发生。知道是有另外空间邪恶因素的干扰,可从没想过为什么能干扰的了我。发正念能解决一些问题,但不能彻底改变这种状态,很苦恼。其实还是向外找了。

打工的地方有常人看《大纪元时报》等大法弟子办的报纸。开始我只是浏览一下大标题,什么“一带一路”;“中美贸易战”等时事政治。为了搞明白,我就开始看里面的内容,而且越看越上瘾,还依据报道的内容揣测时局的发展,自己还执着的不得了。

师父说:“至于说谁的政府、谁怎么样,其实作为修炼的人来讲,根本就不用去考虑它。考虑都不考虑,想都不想它,我就是来救度众生来了。今天谁当政,明天谁当政,他谁愿当政谁当政,那是神安排的,它就这样。你们把注意力集中到这儿去你就想偏了,只要你一想,就偏。根本就不去管,你们就做自己的事。往往有的时候你们越执着某件事情,那件事情越出问题,越会形成心性关的一个东西了。你越不去管那些事越好。你们有你们的路,人有人的事。你们有你们要做的,对于政治上的事情、对于党派和党派之间的问题,管都不要管,想都不要想。”[3]

以上我所有长时间形成的执着和人心,由于对自己的放任,不断加强,以致很难去掉,这状态只有魔高兴,自己还意识不到。目前以上提到的问题自身还有存在,这次一连串的“病业”反应,让我警醒。我在努力归正自己,在这些方面有了很大改善,我会继续不断在法中归正自己的。

通过写交流文章,使我進一步认清自身存在的问题,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们不能只是嘴上否定旧势力,一定要做正,修的无漏,才能不让旧势力抓住迫害的把柄,才能真正否定了旧势力,才能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以上我近期的一点修炼体悟,不在法上之处,敬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理智醒觉〉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