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术精湛救死扶伤 内蒙古王立山含冤离世

Print

【圆明网】内蒙古莫力达瓦旗法轮功学员王立山自1996年8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在过去二十年中共迫害中,长期遭骚扰、恐吓、绑架、非法关押,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于2019年1月17日离世,享年83岁。

王立山,男,1935年3月31日出生,中国六十年代的才子,毕业于内蒙古医学院。1972年,去毛里坦尼亚国家留学,医疗援助两年半,曾担任莫旗人民医院院长多年,退休后,在自己家开诊所。行医五十余载,医术精湛,救死扶伤。

1996年8月8日,当时莫旗法轮功辅导站负责人去王立山家,告知王立山、朱桂兰夫妇去莫旗交通局看《法轮大法广州讲法》录像,从此王立山、朱桂兰夫妇开始走上返本归真之路。

1997年冬季,王立山、朱桂兰夫妇把自己家约二、三百平方米的门市房让出,在自家成立炼功点。冬天,为炼功点无偿地买煤,为当地法轮功学员炼功提供方便,从早上两、三点至晚上九点,为炼功点烧锅炉,从不计较个人得失。修炼法轮功二十年来,王立山为穷人舍钱、舍物、免费医治无计其数,后来把多年来民众所欠的医疗费、药费欠据、欠款账本都烧掉,声明所欠钱款不用给了。王立山老人时时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去王立山家诊所看病的人有钱的或没钱的都能得到医治。

1999年5月份左右,莫旗公安局两次到王立山家炼功点搜走法轮图形、师父法像等,多次到炼功点干涉学法、炼功,拿出中共内部不公开的“秘密文件”禁止学炼法轮功。

1999年7月23日,王立山、郭广志(教育局退休教师,90多岁)、赵德慧(离世)、钠良志(实验小学校长,退休、离世)被莫旗公安局绑架并非法询问一天一宿。公安局国保大队和“610”逼迫王立山说出炼功点炼功人员名单、禁止学法炼功、禁止上访。此后,王立山家几乎每月都被抄家,莫旗610、国保大队、派出所、街道及所在单位医院,经常到家骚扰、搜查、抢劫。

王立山家的对门邻居被邪恶的“610”利用,长期监视王立山、朱桂兰夫妇,第一派出所警察伊(音)英、吴振每月无数次的骚扰、监视、跟踪、电话监听,王立山、朱桂兰夫妇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严重地影响了王立山、朱桂兰家的正常生活。

2000年11月19日,“610”头子张士斌在王立山家门外敲门说:找王大夫看病,王立山老人将门打开之后,闯进一帮警察,他们跟土匪一样搜查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他们不但搜查法轮功资料(法轮功书籍、录音机、师父的法像、磁带、香炉、炼功教功图、炼功坐垫),看见他们喜欢的东西也拿走,金笔、手表、毛料衣服、皮鞋等都被盗走,临走时,逼迫王立山签字,王立山就写上“好人王立山”。此后的几年间,王立山家每月都被骚扰,经常被抄家、强抢。

2000年11月21日,莫旗“610”头子张士斌又闯进王立山家,欲绑架王立山,其妻朱桂兰老人上前阻拦,张士斌说:“不抓他就抓你?”然后将朱桂兰绑架到刑警队,刑警队赵永泰强制六十岁的朱桂兰罚站一宿,之后又劫持到莫旗看守所。

朱桂兰在被非法关押期间,遭到内蒙古海拉尔市“610”非法提审和齐齐哈尔市富裕县“610”非法提审,欲构陷朱桂兰未得逞。国保大队大队长敖小光以朱桂兰名义向王立山家要钱,王立山的长子王东东给送去一万元,敖小光只给朱桂兰七千元,他从中勒索三千元,还告诉朱桂兰:不许跟别人说?!朱桂兰在莫旗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七个月,被内蒙古海拉尔市“610”勒索八万元放回。

2002年4月25日后,莫旗“610”头子张士斌在博荣乡办洗脑班,莫旗各个派出所警察积极配合,将莫旗城乡众多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莫旗法轮功学员王立山、朱桂兰、夏秀文、李永玺、孙爱兰、杨晓敏、赵德慧夫妇、卢惠常、李荣华等被非法拘禁一天,欧阳占东在莫旗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四个月后,没让回家,又直接劫持到博荣乡洗脑班非法拘禁十天,强制灌输中共诽谤法轮功的歪理邪说。

奎勒河镇政府副书记赵立富、奎勒河镇妇联主任杨艳华、奎勒河镇派出所副所长敖承清、警察马树成等伙同莫旗“610”主任张士斌、赵雷、恶警苗玉久等,绑架奎勒河镇法轮功学员周俭、陈丽荣、何树宝、孔巧云、何庆超、石秀玲、张桂云、王翠霞、王云、许冬梅(坤密尔提乡)、崔桂凤(坤密尔提乡)、李福荣(西瓦尔图镇)、林丽杰(莫旗尼尔基第一中学语文教师)等,非法拘禁二十五天。

2005年9月份中旬,张海涛被“610”头子张士斌哄骗,走向邪悟,说出多名法轮功学员,导致莫旗法轮功学员王立山、肇淑芝、赵德慧、李长吉、徐淑兰、林立杰、包金宝、刘桂芝、杨桂梅(梅河口市)遭绑架、勒索、看守所关押、洗脑班迫害。

一天,张海涛带领公安局国保大队警察到法轮功学员刘桂芝家搜查,打开一个柜子,什么也没有搜到,就走了。

“610”头子张士斌、国保大队警察将王立山绑架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后,又劫持到张士斌家洗脑班迫害一个月,张士斌向王立山单位人民医院勒索二千元才放回。

莫旗“610”警察、第一派出所警察在张士斌的带领下,去法轮功学员李长吉家敲门,李长吉没开,张士斌等砸碎李长吉家玻璃非法破门闯入,强行搜查,抢走DVD机一台,大法书及其它物品。李长吉、徐淑兰夫妇被张士斌等绑架到自家洗脑班迫害一个月。灌输诽谤法轮功的歪理邪说,张士斌不让李长吉、徐淑兰回家,在洗脑班非法关押,限制人身自由,使李长吉家粮店关门停业三十天,还敲诈徐淑兰单位――莫旗博荣小学,博荣小学的领导给送去一千五百元;

法轮功学员包金宝被“610”张士斌等绑架到自家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张士斌向包金宝单位――粮食局勒索二千元;老年法轮功学员赵德慧(莫旗原法轮功辅导站负责人,已离世)被张士斌等绑架到自家洗脑班迫害半个多月,张士斌向赵德慧单位――旗政府勒索二千元。

2016年,莫旗610、第一派出所、国保大队骚扰多名法轮功学员。他们去中蒙蒙医院和去肇迎琴家里两次骚扰肇迎琴;袁延波、王立山、敖荣华、林丽杰、卢慧常、陈丽荣、孔巧云、李长吉和徐淑兰夫妇等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照相。

国保大队和派出所警察还骚扰王立山和朱桂兰老年夫妇、卢慧常和杨丽华夫妇、李长吉和徐淑兰夫妇、何庆超(离世)和孔巧云老年夫妇及敖荣华家、还骚扰法轮功学员林丽杰,没有找到林丽杰家又返回。还指使管辖区人员监视夏秀文。安装监控器对着肇淑芝家楼单元门监视肇淑芝。

2017年7月末,即中共邪党“十九大”(10月18日)召开的前夕,内蒙古自治区下发命令,莫旗公安局国保大队、“610”非法组织、刑警队、派出所、社区人员假借维稳之名,疯狂地抓捕莫旗法轮功学员。各个派出所警察对管辖区范围内的法轮功学员监视、跟踪及登门骚扰、恐吓、照相、强抢法轮功书籍等,犯下了非法侵入公民住宅罪、抢劫罪及侵犯肖像权等严重扰民罪。

2017年7月27日下午2点多钟开始,一直到晚上6点多钟,莫旗公安局副局长鄂铁刚、刑警队队长李文生和×××、国保大队大队长谭景友、国保大队副队长高老五(外号)、第一派出所所长于彦祥和副所长吴振、第二派出所警察、第三派出所副所长王开成、特警十余人、几名布西社区人员,相继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王代才(男,65岁,汉族,医院退休,王立山老人的侄子,三岁丧母,十五岁跟随叔叔,叔叔帮其成家找工作,视如亲生)、李久成、李久龙。王代才在家中被非法抓捕,李久成是在居住小区楼房附近被抓捕的,李久龙在居住小区车库被抓捕;敖荣华、卢惠常、康丽静等三名法轮功学员是在老年法轮功学员王立山、朱桂兰夫妇家学法时被抓捕。当晚,他们对六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审讯;王立山(83岁)、朱桂兰(81岁)因年岁大,被所谓的“取保候审”。

2017年7月28日早上,将六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关押。其中李久成、王代才被劫持到内蒙古阿荣旗看守所非法关押。李久龙、敖荣华、卢惠常、康丽静被非法关押在莫旗看守所。当天,警察对上述法轮功学员进行非法抄家,抢走王代才的一台笔记本电脑、一台打印机、大法经书约一百本、法像、两部手机等等私人财产;这帮警察还抢走老年同修王立山家佛堂上的所有法像、三――四百余本大法经书、电子书、小音箱、手机一部、EVD一台及墙上所有的大法饰品;7月28日,警察又去敖荣华、卢惠常、康丽静家里并照了相,在康丽静家搜走十多本法轮大法经书。

2017年8月12日,敖荣华、卢惠常、康丽静、李久龙被放回;8月13日,王代才被莫旗国保大队勒索五千元,王代才从阿荣旗看守所“取保候审”被放回,之后,王代才又被审问,再遭勒索,又花了三、四万多元,王代才被非法判刑四个月,缓刑二个月,总共六个月,监外执行;王代才总共被勒索近七万元。

2017年11月24日,莫旗国保大队三个警察将八十岁的朱桂兰老人绑架到公安局非法询问。朱桂兰老人拒绝配合,又将其送回家。之后又骚扰朱桂兰的大儿子王东东,欲勒索王东东,与王东东没达成协议,王东东甩手不管了。之后,又骚扰朱桂兰的小儿子王菲,王菲去国保大队签字,作为父母的“担保人”,解除所谓的“取保候审”。

2018年约7、8月份,警察两次夜间骚扰老年法轮功学员王立山、朱桂兰。他们还电话骚扰王立山、朱桂兰夫妇。

王立山在长期的骚扰、恐吓中,身心受到严重的伤害,于2019年1月17日离世,享年83岁。1月19日在莫旗殡仪馆火化时,王立山的家人(未修炼法轮功)亲眼看见王立山坐着七彩莲花飞升天空。

王立山夫妇修炼大法后,按照师父要求的“真、善、忍”标准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二十年来竟然遭遇这样的迫害?何罪之有?在好坏善恶不分、黑白颠倒的今天,希望莫旗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看清时局走向,“把枪口抬高一厘米”,给自己留条退路,三尺头上有神灵,神佛只看人心!

希望您珍惜这万古不遇的高德大法,善待、保护法轮大法修炼人,劝君自救: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保平安,是你唯一的出路。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