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带给我们境界的升华

Print

【圆明网】正法修炼这万古未有的机缘和荣耀,我们如何把握,现就正法修炼带给我们境界的升华谈一点粗浅的认识,与同修交流,共同提高。
一、对正法修炼的点滴认识

长期以来我们在面对同修遭受的各种迫害时,我们都能向内找并以各种方式向参与迫害者讲真相、发正念,但还是有很多大法弟子对这场迫害没有足够清醒的认识,或者当成人对人的迫害,或者在承认迫害中反迫害,这就使得各种形式的迫害一直在延续。究其根源,是法理不清,尤其对师父将计就计的法不理解,信师信法不够坚定,障碍了法破除邪恶救度世人的威力;更意识不到助师正法以及正法修炼的殊胜,在无可奈何的承认迫害中反迫害。

这里有个正面例子,那是迫害最严厉的时候,大概是零一、零二年左右,一名老大法弟子B,已被绑架到劳教所,邪恶要让她在那里呆三年。不久家属传来B同修正在绝食反迫害的消息。同修们马上主动坐在一起交流,大家心非常齐,也非常单纯,就一念:要他们放人,去要人。根本没想B同修心性怎样,更没想能不能营救回来、值不值得营救。每个参与的人都想:她是好人,应该回来。就这整体上纯正的一念,真的就把同修要回来了,根本不相信能把人要回来的常人家属也感到震惊、神奇。

其实开始去劳教所要人,劳教所的人嘲笑同修:你们疯了,跟我们要人,真是天方夜谭,我们这里只负责关押。可是同修们的心根本不为所动,当时同修能做的就三件事:写信、发正念、到劳教所要人。去劳教所路程很远,以家属同修为主,其他同修一个一个的就往劳教所发信,哪怕不会写字的老太太,就写一句话:“你们赶快放好人回来吧!”也要写,没人去想发那么多信他们会不会看哪?或者有人写了,咱就不写了;或者写信有没有用啊等等。就是每个人都要表达自己的心声。

也许就象师父讲的:“字不在好坏,可有功啊!”[1]同修们坚如磐石的一念,可能无形中就调动了不同层次的功一齐发向劳教所,后来听去劳教所的同修讲,她们一去劳教所,劳教所方面反倒非常紧张和害怕,还说:你们的信不得了,象雪片一样飞过来。其实应该象炮弹、原子弹一样飞过去,解体那里的邪恶。同时由于同修们整体上无条件的配合,形成了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局面。最后劳教所在当时迫害那么严重的情况下,单方面就积极主动的找有关部门为B同修办理离所手续。不到一个月时间,同修去劳教所要人也只去了两、三次,劳教所就打电话给家属,让去接人了。真实的一面,应该是同修们整体上符合了正法修炼的要求,师父都给予了最好的演化,正如师父讲的:“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

回忆起来,那时面对迫害,同修之间互相扶持,很单纯,没那么多想法,也许还保留着师父给推到位的状态吧。随着时间的延伸,虽然不同层次的法理知道的多了,很多人心执著也都推到表面上来,加之社会上各种因素的影响,旧势力的邪恶安排,修炼人的思想也被带动变的复杂了。有的冷漠的对待同修的被迫害,说那是他的执著,不能发正念;在营救被绑架同修时,有同修甚至不愿参与定点发正念及开庭时近距离发正念,说如果不去发正念他还能救多少个人呢等等。他理解不了无私无我的正法修炼的神圣。

家庭也是一个修炼的环境,也存在着正法修炼的因素。我身边带着一个十岁小同修。他有时莫名其妙的大发脾气,就是魔性中的“发狂”表现,不管别人怎么让我教训他,我不为所动,就不把那魔性表现当作他,就不动声色的清理操控他的邪恶,一会儿他就好了,忘了刚才他暴风雨似的表现。以前我在思想中把他当作旧势力安排来增加我的魔难的,所以看他总是不顺眼,跟他动气,后来我意识到这念头不对,连旧势力本身都不承认,还能承认它的安排吗?一切都是师父将计就计为大法弟子正法修炼所用,成就最好的。

二、对大法弟子作为主角的认识

从法中我们知道,人从来都没有说了算过,人的事都是神安排的。师父告诉我们:“什么是佛?如来是踏着真理如意而来的这么一个世人的称呼,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卫者,他将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负责。”[2]在这正法时期,我们大法弟子在人世间修炼,也在履行着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我们助师归正着一切不正的因素,实修中我感到大法弟子发出的正念就在无为中主导着人类事件的走向。

比如,前一段,有同修跟我说,她们单位为职工办理社保方面的手续,要求每个职工都到自己所在的派出所开证明,证明没犯罪记录,而且要单独写明没炼法轮功,才给办。听同修这样说,我的第一念:这是邪恶的规定,是在害世人,也是不符合常人法律的,是不应该存在的,就平和笃定的发出这一念:它不应该存在。这个同修也正念对待,也许我们的念是维护大法的正念,师父就给我们做主了,没几天,同修来告诉我好消息:这事结束了,不要求再开证明了。

以上是个人的浅显认识,有不在法上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