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七年的魔难

Print

【圆明网】一九九六年五月三日我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这些年的修炼过程中,在师尊的慈悲保护下走到了今天。
二零一一年的七月,因女儿生孩子,我去了南方。到了十二月份,南方的冬天虽然气温在零上十四、十五度左右,外面树绿花开的,但屋内潮冷,使我这个北方人难以承受,唯一能取暖的只有晚上冲澡时把水温调高,一直洗到全身暖透才行,坐在铺有电褥子的床上,脚还是湿的,赶紧把袜子穿上,躺在被窝里。几天后,左脚趾起泡奇痒,出现常人脚气的假相,我没放在心上。二零一二年一月,我回到北方,脚气的假相仍然存在。

二零一四年的十一月份,去当地一名遭遇病业的同修家,学法,并帮她发正念,同修说,我把炕烧热点,让姐坐在炕头上,学法发正念时,感觉左脚发干,没有在意,第二天,还是坐在炕头上,感觉左脚心微微干疼,回家一看,左脚心就象水坑没水干枯了,裂开了很多小口子,只好离开了炕头。从那天开始脚心的口子越裂越多,奇痒面积也在扩大,我没有向内找,也不悟,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每天学法炼功一步到位,面对面讲真相,发资料,也算精進,从内心没有一点负面思维,信师信法不打折扣。但是由于不修心性,不向内找,不发正念清除邪恶对肉身的迫害,让邪恶钻了空子,右脚从脚心也出现了裂口。

到了二零一五年,两只脚裂口面积扩大,除了脚面一点是好的,其余全出水,奇痒,脚一落地,就跟踩在碎玻璃上一样,疼痛难忍。我坚决反迫害。每天坚持讲真相,在往返的路上艰难的走着,无一丝负面思维。

有一个夏日,在学法小组,有一位挨我坐的同修说,姐你真胖,看你腿白胖,脚也白胖,这时我也摸摸我的腿和脚,腿一按出现坑,不知啥时候腿开始肿的,我说呢,两条腿走路无力,迈不开步,原来腿和脚有这么大的变化,我才发现。

每天早晨炼功时,虽然很艰难,但五套功法从没间断过,再看看脚也是肿的,而且脚的颜色不正常,因我从不看腿和脚,每天换袜子也没仔细看看脚,晚上睡觉也穿着袜子,所以也没注意腿和脚的变化。原来的鞋都不能穿了,两只脚奇痒难忍,控制不住一痒就抓,就流粘液,我就把脚伸到水龙头下冲洗粘液,直到把粘液冲洗干净。两只脚湿的时候,很舒服也不疼,等到脚晾干了,两只脚暴疼,晚上疼得不能睡觉。我就背法,每天在学法小组学一讲法,晚上自己学一讲或两讲法,背《转法轮》一个自然段。晚上九点后,我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直念到晚上十二点参加全球发正念,发完正念,我再念发正念的口诀,一直念到三点五十晨炼。

一天,我炼静功,看见另外空间邪恶在商量,点着我的名说,咱们让不让她活了?我马上反应过来,说,你是谁?敢说不让我活,我得活着,肉身修圆满,跟师父回家,你死去吧,你别活了,灭!灭!灭!正念打出之后,它们就没了。

到了第三天,讲完真相和同修去了另一个同修家,同修家院子偏低,我走上去,脚一滑仰面朝天,后脑勺结结实实摔在地上,“嘭”的一声响,声音很大,当时我感到脑子疼痛难忍,刚要躺在冰上休息一下再起来,瞬间觉的这一念不对,我是大法弟子,不上邪恶的当,马上起来,但脑子疼得我一直恶心,我控制自己不能吐,不上邪恶的当,我就在心里默念“我是李洪志的弟子,其它的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1]。反复默念发正念的口诀,求师父救我,帮我闯过这一关。大约两、三分钟后逐渐减轻,五、六分钟后不舒服症状全都消失。

还有一天炼静功,一个声音说,骨灰盒,你拿去吧,我马上说,骨灰盒,你留着用吧,我不要,我只要师父给我的,我自己主宰自己,谁说了也不算,我师父说了算。回想这些都是来取命的,只有师父让我们修成。

二零一七年一月份,我的脚越来越肿,看来我的脚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了,我开始重视了,我于是向内找,找了一大堆,怨恨心、指责埋怨、妒嫉心,找到一颗心,两只脚疼痛明显减轻,再找到一颗心,疼痛又减轻一些,但就是不彻底好。我就求师父点化。

夜里做个梦,梦到一个年轻女人,长得很漂亮,领着一个两岁左右的小女孩,面带微笑,向我走来,走到我面前,突然变脸说,别看你对我好,我也恨你。我想,我是修炼人,不和你一样,一会,她又出现在我眼前,还是领着那个孩子,面目表情却是恶狠狠的,走到我跟前,我抓起她孩子肩上的衣服,把孩子摔倒在地,然后用左脚往小孩身上踩了好几脚,又用右脚在她身上辗了两下,这时晨炼铃声响了。我醒了,我明白了,我是哪一世造了大业了,于是我开始重视发正念了,每天晚上九点后,保证一小时以上高度集中念头发正念,同时善解过往冤怨。

有一天,我准备发正念,刚坐下,就看到我的左脚心朝上,左脚脖往下整个脚是黑的,谢谢师父,都是师父为我承受了。

从那时起,我每天炼静功两个小时。一天,一个很亲切的声音说:“这样就快了。”一股热流从臼关节到整个脚,我激动的眼泪要流出来了。师父说:“我是告诉大家,有大法在,你已经得了法了,你这个生命已经属于大法了,你就豁出来了,正念正行,按照师父说的做。”[2]

我的脚逐渐变好,腿 、脚逐渐消肿,流水渐少,裂口逐渐愈合,几天脱掉一层痂,露出新嫩皮,再结痂再脱掉,就这样一层一层记不清有多少层了,现在脚已经正常了。感谢师尊慈悲苦度。

经过七年的魔难我悟到,一切坏事、好事都是好事,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用正念对待,唯有坚定的信师信法,没有过不去的关和难。用尽世上所有的语言也无法表达对师父的感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