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观念 纯净自我

Print

【圆明网】师父说:“人除了先天的纯真之外,一切观念都是后天形成的,并非是自己。”[1]在修炼中,我逐渐的学会了突破自己的观念,一点点扩大自己的容量,纯净自我。
一、破除“看轻自己”的观念

以前总觉的自己法学的不好,悟性差,做的不足,跟同修比起来差的很远,不自觉形成了自卑心理和看轻自己的观念。在与同修的交流中,同修用师父的法打破了我的观念。师父说:“什么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宇宙中这是第一称号,第一伟大的生命。”[2]“大法弟子,你们是浊世的金光、世人的希望、助师的法徒、未来的法王。精進吧,世中的觉者,现在的一切就是未来的辉煌!”[3]

师父一再把我们往高层次上带,我为什么还要自己看轻自己呢?这不是不相信师父吗?我终于看清了这是旧宇宙生命败坏的因素形成的观念在阻挡着我,我破开了这一观念,重新对照师父的讲法,重新摆正自己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位置,真正感受到了“神在世 证实法”[4]的从容和自信。

二、破除对立的观念

在邪党文化的环境里,长期形成了非好即坏,非对即错,非友即敌的绝对化的对立观念,强烈到已经形成自然,自己都察觉不出来了。举例:我地有一个同修,大家都散布其邪悟,只是她的交流方式不符合一部份协调人的观念而被隔离,因我与她接触,我也被隔离了。开始时心里极不平衡,想去找这些协调人在法上理论一番,当意识这是邪党文化观念被旧势力利用的把戏后,我发现了自己身上也有这种邪党文化绝对化的对立观念,并且与妒嫉心联系在一起。

我学习师父经文:“在很高、很微观的宇宙间存在着两种不同的物质,这也是真、善、忍最高宇宙特性,在宇宙一定空间层次体现出来的两种物质存在形式。从上往下、从微观至洪观贯穿到一定的空间。”[5]“再往下,两种不同性质的物质就越来越发生对立,那么就形成了相生相克的理。”[5]我思考,大法弟子要修的很高,那么就要超越有着两种物质的空间层次,不应该受邪党文化绝对化的对立观念所左右,上了旧势力的当,破除这个观念后,对同修的各种说法也就象风刮过一样了。

三、破除被迫害的观念

自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以来,我六進看守所,两進劳教所,一次進监狱,失去了工作,过程中怨恨不平的人心被旧势力反复利用迫害,不但自己身心受损,家人、朋友和周围的人也都受害很深,对大法产生不理解。在师父的悉心保护下,最终走过来了,真正感受到了师父正法的庄严神圣,感受到了修炼的严肃和珍贵。

记得是二零零八年底,我从监狱出来,迷茫中我重新审视自己和自己对大法和师父的认识,重新审视自己的人生道路,这时才发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对师父和大法并未真信。师父说:“为兴而来,心必不坚,入世俗则必忘其本。”[6]多次摔跟头后才发现,不信师父,学法就看不到法的内涵,高层次的法理理解不透,否定不了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周刊》的一篇交流文章中,一个同修说:“警察把我带走,我没有把这当成迫害,我把这当成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一次机会。”看到这时我心中大震:这才是大法弟子的正念啊!

师父讲:“一个伟大的修炼者就是能在重大考验中,放下自我,以至一切常人的思想。我为在能否圆满的考验中走过来的大法修炼者祝贺。你们生命不灭的永远以至未来所在的层次,那是你们自己开创的,威德是你们自己修出来的。精進吧,这是最伟大,最殊胜的。”[7]

师父的法再一次打進我的脑海中,放下自我,放下私,放下被迫害的观念,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的负面思维,连旧势力存在的本身也不承认。我理解了一层师父的谆谆教诲,为以前的跟头把式而惭愧,为破除被迫害的观念而高兴,第一次找准了自己作为大法弟子的位置。所有的委屈、不平、得失、怕心、迷惑一扫而空,真是师父说的“慈悲看世界 方从迷中醒”[8]。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为谁而存在〉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贺词〉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与魔性〉
[6]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坚定〉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位置〉
[8]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圆满功成〉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