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沈阳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综述(图)

Print

【圆明网】据明慧网资料统计,中共对法轮功学员迫害仍在持续,二零一八年一至十二月沈阳市有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至少有七十二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被绑架(其中一名法轮功学员在冤狱期结束当天,被劫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至少二十一名法轮功学员遭骚扰,还有很多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没有报道出来,无法统计;有两名法轮功学员在长期的迫害中离世。

一、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二零一八年一至十二月份,沈阳市有十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刑期最长的达六年,被勒索罚金共六万七千元。

2018年1~12月,沈阳市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统计表

具体如下(按时间顺序):

梁志宏被沈阳市沈北新区法院非法判刑一年

家住沈阳市沈北新区道义鲁班尚品小区的法轮功学员梁志宏先生,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四日晚六点多被沈北新区公安分局新城子派出所警察绑架。之后警察用万能钥匙私自打开梁志宏家的房门,入室非法搜查,梁志宏被劫到沈北新区看守所迫害。梁志宏被绑架的原因是依法控告江泽民。

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日,沈北新区法院非法开庭审理,梁志宏被枉判一年,并处罚金五千元。

郭旭红、王天娲被沈阳市法库县法院非法判刑一年

沈阳市法库县四名法轮功学员郭旭红、王天娲、刘宪勇、胡林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二日晚,发放法轮功真相资料,遭不明真相的人构陷,被法库县公安分局四家子乡派出所警察绑架;刘宪勇、胡林被劫到法库县看守所迫害,郭旭红、王天娲被劫到沈阳市看守所迫害。

在法库县看守所,刘宪勇以绝食的方式抵制迫害十八天,无法正常进食,卧床不起,被非法拘禁在家。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七日,胡林被放回家。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八日,刘宪勇走脱,流离失所。

二零一八年四月四日,郭旭红、王天娲分别被法库县法院枉判一年,并处罚金两万元。

杨艳杰被沈阳市于洪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沈阳新民市法轮功学员杨艳杰女士二零一七年六月二十日上午,被皇姑区国保警察绑架,租住屋被抄,笔记本电脑、打印机、刻录机、大法书籍等物品被抢走,杨艳杰被劫到沈阳市看守所迫害。

二零一七年十月,杨女士被于洪区检察院非法批捕;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二日被于洪区法院枉判三年,并处罚金两千元。

江建华被大东区法院非法判刑五年

大东区法轮功学员江建华女士二零一七年十月八日下午三点,在大东区联合路发放真相年历时遭人诬告,被沈阳市大东区公安分局北海派出所警察绑架,北海派出所五个警察闯到江建华家中抄家,大量私人物品被抢走;江建华被劫到沈阳市看守所迫害。

江建华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四日被大东区检察院非法批捕。二零一八年六月八日被大东区法院枉判五年。

王洪峰被朝阳市喀左县法院非法判刑六年

二十七岁的沈阳市法轮功学员王洪峰先生(原籍黑龙江省)二零一六年八月与阜新市法轮功学员配合,将一块印有“法轮大法好”“世界需要真善忍”“真相破迷,福泽千家万户”“大法度人,传遍四海五洲” 长十二米、宽六点三米的喷绘布面挂在了朝阳市喀左县辖区内的一零一国道边的一个广告牌上。喀左县警察通过监控查到他的车牌号。二零一七年一月五日下午两点多,王洪峰在他打工的厂子(废纸加工厂)被喀左县公安局十多个便衣绑架,并在其住处,抢走面包车一辆、大法书等私人物品。王洪峰被劫到朝阳市喀左县看守所迫害。

二零一八年六月,王洪峰被喀左县法院枉判六年。

孙正玉被皇姑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六个月

沈阳市皇姑区公安分局国保警察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日早七点,闯到朝鲜族法轮功学员孙正玉女士在沈阳沈北新区(沈阳航空航天大学附近)的家中(租住房),入室绑架,租房合同、电脑、电脑包中的一千三百元钱、手机等被抢走;孙正玉被劫到沈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七日,孙正玉被皇姑区法院枉判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一万元。

李春贵被非法判刑一年零三个月

沈阳市法库县三面船乡三台子村法轮功学员李春贵先生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六日,在沈阳新民市陶屯镇蓝旗堡村遭绑架,第二天被放回家。新民市法院在李春贵家里非法开庭,李春贵走脱,从此流离失所,来到调兵山市小青堆子村暂住。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晚,李春贵被调兵山市小明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调兵山国保连夜将李春贵劫到沈阳新民看守所非法关押。后被新民市法院枉判一年零三个月。

二零一八年八月七日,七十五岁的李春贵被劫入沈阳造化监狱。

赵秀丽被和平区法院非法判刑两年

家住沈阳市于洪区紫郡城东区的赵秀丽女士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一日下午,因依法控告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在家中被沈阳市和平区国保大队和太原街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劫到沈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一八年一月二十三日,和平区法院非法开庭,赵秀丽的丈夫与儿子、女儿被挡在庭外。当庭除了法官、公诉人、书记员和赵秀丽,无人旁听。

二零一八年七月十九日,赵秀丽被和平区法院枉判两年,处罚金一万元。三周后,即八月十日,被非法关押两年的赵秀丽被放回家。

牛占华被法库县法院非法判刑三年

法库县秀水河子镇三家子村法轮功学员牛占华先生和到牛家做客的周建国,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二日半夜零点左右,被法库县公安分局秀水河子镇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俩人被劫到法库县看守所迫害;五月二十九日晚,周建国被放回家。

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牛占华被法库县法院非法庭审;后被枉判三年。

二、被绑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据明慧网报道统计,二零一八年一至十二月,沈阳市共有七十二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遭警察绑架迫害,其中一名法轮功学员在冤狱期结束当天,被劫到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严重的皇姑区有三十一人遭绑架。

图:2018年1~12月,沈阳72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遭中共绑架

皇姑区三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遭绑架

二零一八年五月三日,法轮功学员孙盛艳女士在皇姑区金龙家具城被皇姑区公安分局国保警察伙同皇姑区公安分局黄河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劫到沈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孙女士已被非法批捕。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三日,法轮功学员黄淑琴在家中被皇姑区公安分局陵东派出所警察绑架;已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三日,六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王春艳女士被皇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绑架、非法关押;已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三日晚七点多,五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何孜梅(何枝梅)女士在家中被当地派出所十多个警察绑架、抄家,后被劫到沈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六月二十一日,何女士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三日晚十点多,家住皇姑区新新小区法轮功学员钱瑞香女士被皇姑区公安分局国保警察与皇姑区公安分局辽河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非法关押;五月二十五日,钱女士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三日晚上八点多,法轮功学员杨国英女士在家中被皇姑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皇姑区公安分局华山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后被劫到沈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六月二十九日,杨女士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法轮功学员龙桂莲被皇姑区公安分局陵东派出所警察绑架,后被劫到沈阳看守所非法关押。六月十九日,龙桂莲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法轮功学员徐秀云女士被绑架、抄家,后被劫到沈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六月二十日,徐女士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年近六旬的法轮功学员顾杰女士被皇姑区公安分局塔湾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后被劫到沈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六月十八日,顾女士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下午四点左右,法轮功学员刘卫红女士在家中被皇姑区公安分局黄河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后被劫到沈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六月二十一日,刘女士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晚六点多,法轮功学员钱丽华被皇姑区公安分局黄河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非法关押;六月二十日,钱丽华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晚九点多,法轮功学员刘士超女士在家中被皇姑区公安分局淮河派出所七个警察绑架、抄家,后被劫到沈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六月二十日,刘女士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法轮功学员李越夫妇被皇姑区公安分局三台子派出所绑架、抄家、非法关押;夫妇俩已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五日,皇姑区公安分局新乐派出所警察闯到法轮功学员韩女士家骚扰、抢走法轮大法书籍,韩女士的弟弟被劫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三个小时后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五日下午,法轮功学员郑世刚被皇姑公安分局国保伙同皇姑公安分局三台子的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非法关押;六月十九日,郑世刚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五日下午,法轮功学员金玲被皇姑区公安分局明廉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五月二十七日下午两点,金玲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五日晚九点,法轮功学员谷振福和金东敏夫妇在家中被皇姑区公安分局北塔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俩人分别被劫到皇姑区看守所、沈阳市看守所迫害;六月二十日,夫妇俩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日下午,七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吴某坤(具体名字不知)在皇姑区嫩江街公交站被绑架。

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一日早七点左右,法轮功学员刘珍女士被皇姑区公安分局寿泉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非法关押;六月一日,刘女士因体检不合格,被“取保”放回家。

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一日晚上九点左右,法轮功学员朱伟凤被大连市开发区派出所警察绑架;六月一日下午四点,被沈阳国保警察劫回、非法关押;七月六日,朱伟凤被“取保”放回家。

二零一八年六月一日,法轮功学员卜东方先生被皇姑区公安分局国保、皇姑区公安分局辽河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后被劫到皇姑区看守所迫害;六月二十九日,卜先生回家。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日早六点多,皇姑区法轮功学员于妍菊在家中被皇姑公安分局警察绑架、抄家、非法关押;于妍菊已回家。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六日,在皇姑区沈阳第四医院附近车站,一位七十多岁的吴姓女法轮功学员被绑架。

二零一八年六月中旬,三十多岁的男性法轮功学员小关被绑架、非法关押。

二零一八年七月一日,皇姑区法轮功学员张振刚被皇姑区公安分局三洞桥派出所绑架,当天下午回家。

二零一八年七月七日,皇姑区一对老年夫妇被皇姑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当晚回家。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三日,沈阳市法轮功学员郑绿波、王女士在北陵公园里讲真相时被皇姑区国保大队、皇姑区辽河派出所警察绑架,王女士因体检不合格回家。郑绿波被劫到造化看守所非法关押,十月十二日,郑绿波回家。

康平县八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六日上午,康平县俩女法轮功学员被康平县公安局国保大队、镇南派出所警察绑架,其中杨哲慧女士家被抄,大法书籍被抢走;下午俩法轮功学员回家。

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一日,法轮功学员邵大伟、张淑清夫妇及潘老师、左姓老人被康平县公安分局两家子乡派出所警察绑架;潘老师、左姓老人先被放回家。邵大伟、张淑清分别于三月三十一日夜及四月一日凌晨回家。

二零一八年七月三十一日上午,康平县张强镇法轮功学员王海平在家中被张强镇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当天下午被劫到沈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八月十日,王海平回家。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二日下午四点左右,康平县法轮功学员闫守礼先生在百货商场门前讲真相,被康平县镇北派出所警察绑架、后家被抄;闫先生被劫到法库县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二天后,又被劫到康平县看守所非法关押。

铁西区八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二零一八年二月末,五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尚小云女士被铁西区公安分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四月,尚女士被非法批捕。

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一日下午一点,铁西区五金城附近春江花月小区一周姓老年法轮功学员被皇姑区公安分局警察跨区绑架,抄家;晚上十点,周姓学员回家。

二零一八年八月八日晚,铁西区法轮功学员王彩霞、陈立红在铁西区劳动公园被铁西区公安分局工人村派出所绑架、家被抄,俩人被劫到沈阳第二拘留所非法拘留五天。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四日下午,铁西区法轮功学员金红在铁西区腾飞一街附近发真相台历时遭铁西艳粉派出所警察绑架,被劫到沈阳市第二拘留所非法关押;十一月二十四日,金红回家。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文姓男法轮功学员在铁西区劳动公园被铁西区国保警察绑架,后被劫到沈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六日下午三点左右,铁西区法轮功学员刘刚利和杨姓学员在劳动公园讲真相时被保工街派出所四个警察绑架,非法关押了七个小时后,俩人回家。

沈河区七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七日上午十点多,法轮功学员刘丽萍和到她家的另一法轮功学员被沈河区国保徐宝军和何彪伙同沈河区公安分局皇城派出所片警绑架、非法关押;当天下午四点多,俩人回家。

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六日下午五点多,法轮功学员庆秀莹女士被沈河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伙同沈河区公安分局万莲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当晚,庆女士被劫到沈阳市第一拘留所非法关押。四月份,庆女士曾被非法拘留十二天。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八日中午十一点多,法轮功学员孟宪光、苏晓华夫妇在家中被皇姑区公安分局国保伙同三洞桥派出所警察跨区绑架、抄家、非法关押。六月三十日,孟宪光回家;七月二十六日,苏晓华回家。

二零一八年九月二十二日上午十点左右,沈河区法轮功学员沈忠勤女士在沈北新区蒲河大集被沈北新区辉山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一些私人物品被抢走。九月二十三日,沈女士被劫到沈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一八年十月十二日上午约九点,沈河区法轮功学员高敬群女士被沈河区朱剪炉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后被劫到沈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一月十六日被沈河区检察院非法批捕。

新民市四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二零一八年一月九日,新民市胡台镇七十三岁的法轮功学员高运霞女士被新民市公安分局胡台镇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一月十三日,高女士回家。

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四日,新民市法轮功学员吴俊德先生到铁路局要求恢复工作,被南站派出所便衣警察绑架,并被非法拘留十天。

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一日,新民市法轮功学员徐晓梅、徐晓云被沈阳市国保伙同新民市西北街派出所警察绑架,非法关押;俩人已回家。

法库县三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二日半夜零点左右,法库县秀水河子镇三家子村法轮功学员牛占华和到牛家做客的周建国被法库县公安分局秀水河子镇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俩人被劫到法库县看守所迫害;五月二十九日晚,周建国回家。六月十九日,牛占华被非法批捕;十月二十三日,被法库县法院非法庭审;后被枉判三年。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晚,流离失所暂住在调兵山市小青堆子村的法库县三面船乡三台子村法轮功学员李春贵被调兵山市小明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调兵山国保连夜将李春贵劫到沈阳新民看守所非法关押;后被新民市法院枉判一年零三个月。

于洪区三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二零一八年六月一日,家住于洪区怒江北街红田园外园的法轮功学员李娟被辽宁省国保大队与所在地派出所在自家商店绑架,后被劫到沈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日晚七点左右,六旬法轮功学员朱兰英女士被于洪区公安分局东湖派出所便衣警察绑架,后被劫沈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三日早上八点多,曾在沈阳某大学任教的法轮功学员邓女士在于洪区环北家园小区父亲家被警察绑架。

大东区三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八日,法轮功学员刘金英被大东区公安分局文官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后被劫到大东看守所非法关押;三月七日,刘金英回家。

二零一八年六月六日,法轮功学员崔桂明女士被大东区公安分局东瓦窑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后被劫到沈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七月二日,崔女士回家。

二零一八年九月十二日,被“保外就医”的大东区法轮功学员王丽女士被大东区警察绑架到看守所;看守所拒收后,又把王丽劫到辽宁省女子监狱,非法收监。三年前,王丽被非法判刑八年,由于出现严重心脏病,血压高达270,而被“保外就医”。

苏家屯区三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二零一八年六月七日下午,四十二岁的法轮功学员关智勇先生被皇姑区公安分局华山路派出所警察绑架、并被劫到皇姑区看守所非法关押;七月三日,关先生回家。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六日,苏家屯区红菱镇法轮功学员兰丽华女士在菜市场被苏家屯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副队长宋正和等绑架、家被抄,兰女士被劫到沈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已被构陷到苏家屯区检察院。

二零一八年十二月八日上午九点多,苏家屯区法轮功学员单琴淑在家中被非法抄家并绑架,后被劫到沈阳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已被非法批捕。

辽中区一名法轮功学员遭绑架

二零一八年九月四日下午,原辽中县(现辽中区)六间房学校优秀教师陈敏,在豪林购物中心门口讲述法轮功遭迫害真相时,遭构陷,被辽中区西街派出所绑架、抄家,后被劫到沈阳市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已被构陷到辽中区法院。

沈北新区一名法轮功学员冤狱期结束,当天被劫到看守所非法关押

二零一二年六月七日晚七点多,沈阳市沈北新区公安分局和马刚乡派出所警察闯进沈北新区马刚乡法轮功学员王永利先生家里,公开绑架、抢劫,王永利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五日,王永利被吉林省延边州珲春市合作区派出所警察绑架,经历了毒打、“烤全羊”、浇凉水、搓肋骨、用手铐钥匙点穴、用高压电棍电击等酷刑折磨;后被非法判四年,非法关押在吉林省第二监狱继续迫害。

二零一八年八月二十二日王永利四年冤狱期结束,当天被沈北新区“610”人员、沈北新区公安分局、沈北新区马刚乡派出所警察及马刚村书记等五、六个人,从吉林省第二监狱劫持到沈北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个多月。

三、遭骚扰的法轮功学员

沈阳市各派出所在市“610”及政法委的直接操控下,直接参与对辖区法轮功学员的骚扰。有的打电话骚扰家人;有的直接进入家里盘问、非法拍照;还有的冒充物业经理、冒充煤气公司人员、冒充水务人员等等进行骚扰的。至少二十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骚扰,还有很多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没有报道出来,无法统计。

被骚扰的法轮功学员有:

沈北新区:孟姓学员、任秀琴、冯亚杰、秋铁艳、曲丽红、牛桂华
皇姑区:丛淑珍、金龙家具城附近一学员、韩女士、刘志敏、李成茹、松花江街一老年学员
苏家屯区:耿露青、兰立杰、兰丽华、沈煤集团红阳三矿一学员
沈河区:一女学员
和平区:杨芝兰
铁西区:张颖
大东区:冯旭鹏
于洪区:刘姓学员

四、在迫害中离世的法轮功学员

吴业凤女士在迫害中离世

二零一八年一月七日上午,在经历非法关押、电棍酷刑、被监狱灌食不明药物等迫害,全身浮肿、各器官衰竭的沈阳法轮功学员吴业凤女士在迫害中离世。

一九九九年深秋,吴业凤女士被劫持到龙山洗脑班迫害,头部被警察用电棍电击。

二零零八年六月十五日,吴业凤女士被沈阳皇姑区亚明派出所警察跟踪、绑架,被劫持到沈阳市看守所迫害,被警察野蛮灌盐水,一度生命垂危;被沈阳市看守所迫害一年后,吴女士被劫持到辽宁省女子监狱继续迫害。在女子监狱九监区,吴女士被犯人用机器针扎、挑膝盖,在强迫“转化”下导致失语。二零一一年九月份,吴女士被关到十二监区(监狱医院)迫害,整日被灌药,被海城市杀人犯王翠萍殴打,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二零一三年六月十五日,五年冤狱期满,吴女士回到家中。在经历非法关押、电棍酷刑、被监狱灌食不明药物等迫害,吴女士全身浮肿,各器官衰竭,于二零一八年一月七日上午离世,年仅五十五岁。

陈存利先生在迫害中离世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九日晚十一时,在经历多次非法关押、跟踪、骚扰、恐吓等迫害,心脏病复发的沈阳市苏家屯区法轮功学员陈存利先生在迫害中离世。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陈存利进京上访为法轮功鸣冤,遭绑架被非法拘留十五天。二零零零年十月,陈存利再次进京为大法讨公道,遭绑架,被非法劳教三年,被非法关押在沈阳龙山教养院迫害;期间,又被转到沈阳张士教养院。回家后,警察和街道的人三天两头来陈家骚扰;陈存利被迫离家流离失所。二零零二年九月二十九日凌晨两点,流离失所近一年的陈存利被绑架到沈阳张士教养院迫害。二零一四年六月,陈存利在市场做买卖,遭构陷;六、七个全副武装的持枪警察前来非法抓捕。市场人多,陈存利在明真相世人的掩护下走脱。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日,陈存利、耿露青夫妇根据宪法赋予的权利控告迫害元凶江泽民,被沈阳市苏家屯区民主派出所赵广宇等多个警察绑架到派出所,非法关押了二十四小时;期间,六、七个警察当着陈存利的面,强行把耿露青铐到了铁椅子上。

在经历多次非法关押、跟踪、骚扰、恐吓等迫害,心脏病复发的陈存利于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九日晚十一时含冤离世,时年六十八岁。

结语

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发动的这对法轮功修炼群体的灭绝性迫害,给上亿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人带来巨大的苦难。同时,这场对无辜好人的迫害也使中国的法制越发黑暗,也使中国社会的道德越发沦丧。所有的中国人都是这场迫害的受害者。

人在做,天在看。遭恶报的大、小官员,无论官职多么显赫,只要参与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没有一个漏网的。明慧网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报道,参与迫害法轮功,大陆至少有455名政法委书记(副书记)遭到不同形式的恶报。

古人云:“祸福无门,唯人自招;善恶有报,如影随形。”这些引人深省的古训绝不是危言耸听、空穴来风,它就是亘古不变的天理再现!奉劝所有还在参与迫害的人不要再助纣为虐,赶紧悬崖勒马,否则恶报加身之时,悔恨晚矣。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