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竹苗学员齐聚 恭祝师尊新年好

Print

【圆明网】己亥年新年将至,台湾桃竹苗区法轮功学员于台湾国立中央大学集体学法交流,并集体合影,向李洪志师父恭祝新年好。有感于乱世得大法,如同找到返本归真的明灯,学员们纷纷向师尊表达感恩之意,期许彼此抓紧时间精進实修。

二零一九年一月十三日,桃竹苗区法轮功学员齐聚,恭祝师尊新年好。

软体工程师 通过明慧网得法
谢茂展通过明慧网得法。

而立之年的谢茂展,是一名软体工程师。走入法轮功修炼约一年半。他回想当时在网路上找到明慧网网页版的《大圆满法》,自己照着师父的教功图片以及文字学炼,又点到师父广州讲法的链接,于是利用一个周末,看完了广州讲法。为了想要更深入了解,他主动找炼功点,辗转联系上辅导员后,就到炼功点上炼功了,这过程约莫一星期左右的时间。

谢茂展交流修炼后,最大的改变之一,就是脾气变好了。以前的他,说话常常不计后果,修炼后会反省自己不该这么说,到后来渐渐能够抑制住一些不好的想法与说话方式,做事渐渐能考虑别人的感受,而且能无私地表达出来。这改变看在尚未修炼的家人眼里,感受最直接。

此外,对于名利的追求,他也看的很淡。谢茂展表示,自己以前汲汲营营地想要生活过得好,却是不断摔跟头;修炼后领悟事事自有定数,失败是必然,成功也是必然,无功而返也是必然,冥冥中,在天地运行间有个理平衡着,自有其道理所在,人可能不知道,失败是帮人,无功而返也是帮人,成功也是考验着未来人如何,终究是帮人;如果能够明白真理,知道背后的因由与启发,很多事情都会随其自然,也就看淡了名与利,心胸变得开阔,心灵更平静,很多事都会成为好事。

参加桃竹苗学员一年一度给师父拜年的活动,谢茂展最想跟师父说的话是:“师父新年好,弟子此等生命尚能有幸得大法、修自己,实乃千年万载之幸,感谢师父慈悲救度。”

厂务工程师:修炼变得更快乐

陈威羽觉得修炼后变的更快乐。

陈威羽今年二十八岁,目前在科学园区生技药厂担任厂务工程师。二零零零年,初次接触法轮功是在他十岁左右,因为母亲刚生产完,身体不佳,看过很多医生,试过很多偏方也没有用,后来在邻居推荐下开始学炼法轮功,身体不药而愈且神清气爽,外人一度把他们母子误认为姊弟。

小时候的陈威羽知道大法很好,但是真正走入修炼却是在学校毕业、当完兵,要踏入职场时,觉得自己人生不应该如此,好象有些事情该做。加上母亲有时候会邀约他参加活动,同修也会约他一起学法,所以,二零一六年开始,他正式走入修炼。

陈威羽表示,修炼以前的他个性很急、爱面子,常常会耐不住性子,和别人意见不合,会觉得别人为什么不理解自己,想争论,甚至把别人的不对放在心上;修炼后,他提醒自己:心里有不舒服一定是自己有执著心,要做一个更好的人,要用“真善忍”对照自己,应该要先好好了解别人在说什么。他发现,放下自己去倾听别人的时候,与人相处的气氛也更好了。

自小衣食无缺的陈威羽,以为自己已经把名利看淡;学法后发现,名利心隐蔽很深,和同事、朋友间遇到一些利益上的事时偶尔会动心。后来,学会“先他后我”的立场, 不必要的矛盾就变少了。他体悟:放弃执著心其实并没有缺少什么,因为执著心是不好的,恰恰该丢掉;放下后自己却获得更多,修炼后变得更容易开心。

陈威羽想对师父说:“谢谢师父,让我寻获当人的真正目的,生活懂得对照真善忍,虽然没有每次做得很好,但是修炼后变得更快乐!谢谢师父!”

澳门籍工程师:仙路不再遥

来台工作的澳门籍许耀威先生是一名工程师,二零一八年五月得法。之前虽然听过法轮功新闻,但是不知道是怎样的团体。通过新唐人的节目得知《转法轮》一书,他便到常去的一家书店找来看,在书局看完书后,有股热流通透全身,于是就买回家。他回想这段际遇,真的很奥妙。

许耀威曾经在台湾著名的国立成功大学就读,民国七十三年起,长期在台湾工作。他回想在成大读书时,也练过其它法门,但是比较起来,法轮功不论是心性或功法,都感觉比较有效。他最大的改变是观念的改变,尤其是对人的看法,以前对于上层主流人士没有好感,觉得他们热衷追求名与利的成功。但是,通过学法,他明白上流社会人士虽然有追求名利的执著,但并不是不好的人,而且站在慈悲的角度,应该与他们结缘,让他们发挥更正面的影响力。所以,他很惊讶,通过修炼可以改变根深蒂固的自我观念,让自己懂得包容和自己不一样的人。

对于修炼寻觅已久的许耀威,非常感恩师父传法,他自己做了一首诗,表达对于能修炼法轮功的感动与感恩;“少慕神仙勤学功,魔结人心难奈何,感恩师尊传大法,从此仙路不再遥。”

媒体工作者:从力争到不争

林芳暖修炼后,待人处事变温和。

修炼法轮功两年左右的林芳暖,是一位地方电视台的媒体工作者。二零一六年一次偶然的机会,因为到后龙卫生局洽公,遇到十几年未见的朋友,寒暄之际,巧遇法轮功学员向她介绍功法,交流岳母修炼后祛病健身的经历。

然而,真正让芳暖开始走入修炼的是恭读《转法轮》一书的《论语》。对哲学、宗教有兴趣感到好奇,却不得其解的芳暖,觉得《论语》阐述说理自然、具体、清楚明白,真的是天机尽洩。喜欢看书的她,接着读完同修带给她的《转法轮》,惊叹这简直是“天书”、“宝书”,觉得和一般佛法很不同,芳暖对书中揭示的法理很触动,为人生解答疑惑,让她明白人生真相,仿佛找到回家的路。

林芳暖在短时间内买回所有法轮功的经书通读。她体悟,人若不实实在在修那颗心,都是假的。修炼前的她,为找寻心灵的寄托,接触过很多中西方不同宗教,但是都不得解,很多道理谈的很表面,走形式,因此,在她心中留下很多问号。而透过理性认识法轮功经书的法理,她知道修炼不是一种心灵形式的寄托,因为那无法解决根本问题,法轮功修炼告诉她人生真正意义和修炼返本归真的方法,让她内心十分激动。

修炼两年来,芳暖最大的改变,就是在待人处事的心态上。以前的她正义感十足,认为只要是不公不义的事情,一定要去争辩、说理,认为据理力争是天经地义的事,没有什么不对。修炼后明白复杂人事的表面背后有更深的因缘,也有修炼人去执著的因素在其中,学会事事对照法理,内心比较平静,就算不公,也比较不会去争。

这改变让身边同事感受最深刻。有一回,同事向芳暖表示,以前遇到事情,芳暖都会和长官解释说明,争个你对我错,现在不太一样,觉得态度上改变很大。实际例子体现在修炼半年左右,因为同事业务没处理好,烂摊子丢给芳暖,当时状况很严重,芳暖说:“以前的我会很气、很不平,一定臭骂对方一顿。但是因为修炼,要以考验与提高的角度来看待,于是担当下来,和政府厂商沟通协调,让这一度几乎严重违约的惊险过程顺利度过。”以前处理事情,她总是站自己、公司的立场争取权益,但是没办法总是得到好结果。这次事件处理的过程很折磨、痛苦、冲击很大,但因为她谨记师父的教诲,先他后我,站在别人立场设想,用“真善忍”无条件向内找与放下执著心的态度应对,情势就变了,最终善解了这桩事,相当奇妙。

芳暖觉得自己得法太晚,更要精進奋起直追,她希望自己将师尊“修炼如初”的法理谨记在心。她想对师父说:“谢谢师父的慈悲,祝师父新年快乐!”

退休教师:找到生命的意义

林紫榆走入修炼,知道如何做人了。

林紫榆是一名国小退休老师,修炼前她常想:“什么是生命的意义?活着的目的又是什么?”遇到不顺遂的事,真的过不去了,就只能求神问卜,虽然也曾在宗教中寻寻觅觅,却仍不得其解,就更无法安顿自己的心。直到二零一零年,经过同事介绍,参加了教师研习,透过观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开启了心内的窗,一向难以入眠的紫榆,研习的第一天晚上就一觉到天亮,难得熟睡的她神清气爽,身体也净化了。紫榆表示,庆幸自己幸运得法,“因为我想知道的事,师父的法全给了解答,生命变得纯净而有方向,也知道怎么做人了,不管世界多纷扰,都有法作指导。”

走在修炼的路上,林子榆期许自己一言一行时时对照法,找到自己的不足与执著,向做更好的人前进。得法对她而言,是生命的新生,对师父无尽感恩,在新的一年,向伟大慈悲的师父说声:“感谢师父慈悲救度,恭祝师尊新年快乐!”

公务员:心性真正得以升华

王幸浣是一名公务员,在她不到八岁时,就常常对自己从哪里来,当人的目的是什么充满困惑。虽然,求学期间也曾经加入佛教性质社团,也跟着家人走入佛家修炼,知道要做好人,具体上却不知道要如何做,没法支撑下去。直到和丈夫结识,有缘参加法轮功的九天学法班才恍然大悟,因为《转法轮》一书解答了她的疑惑,并且是具体指导修炼的心法。通过持续的修炼,她发现经文中揭示的法的内涵很大,生活上能以真善忍的原则来提醒自己与归正自己,让她有真正心性升华的感觉,这和以前在其它法门修炼很不同。

王幸浣表示,夫妻有共同的信仰,就算对事情看法不同,最终会用法来想想自己哪里不对,也先他后我站在对方立场想,让对方有回转余地,不会有非得要争个你对我错的心态,所以,沟通起来容易有共识,夫妻感情和谐。此外,在职场上的表现,王幸浣也谨记修炼人的标准。俗谚说:“身在公门好修行。”在户政事务所工作的王幸浣表示,面对繁琐的例行公务、人事的复杂,她总是告诉自己要尽心尽力做好。

今年元旦,王幸浣去香港参加活动,和大家一起唱着祝师父新年好的歌曲时,看到许多同修默默流下感动与感恩的泪水,她更勉励自己:师父最大的快乐,是弟子修得好,救更多人。

公司负责人:不再为名利而活

沈季宽是公司负责人,二零零四年,因为妻子任职的学校举办教师研习营,有了初次了解法轮功的机会,但是当时工作繁忙,《转法轮》第一讲没看完。二零零四年十一月退休,结束了人生第一份工作,他北上桃园自己开公司。一次晨跑完回家途中,经过同安公园看到法轮功学员在炼功,恍然想起之前接触过,于是再度结缘正式走进修炼,迄今未曾间断。

沈季宽表示,第一段工作经验历经二十年,担任主管,也管过工厂,承担很重的责任和压力,身心疲累。回首点滴,觉得当时是为了名、利,为了别人设定的目标和价值观而努力,过得很辛苦,没有很大的意义,他觉得人生的目的不该如此。

不惑之年的他,在展开人生第二阶段工作的同时,有幸得法,似乎这一转折点是冥冥中安排好的。不同昔日的是,他不再为了拼、为了冲或攀比而工作。随着学法、炼功日益精進,身体、心情自然变得轻松,且越来越好,对应到工作的态度也就不同以往,工作的安排上也变得简单、轻松,还能兼顾修炼,然而该得的一点也没少,所以,就更顺其自然的在修炼这条路上走下去,没有中断。他回想,如果没有前一段人生的经历,也无法显出能修炼大法及领悟人生的珍贵与美好。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