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思一念中归正

Print

【圆明网】我是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当时在东北的某一个小镇大院里,同事说炼法轮功好,你也来炼吧。一听“法轮功”心里一震,我就答应来炼了。从此迷茫中哭泣的生命,成为了一个堂堂正正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我有师父了,我有宝书了!这是初期得法时的激动心情。
大法开启了我心中迷茫的锁,让我看到了生命的希望,懂得了修炼的意义。我开始笑了,我再也不想为生活带来的苦难而哭泣了,不想为工作中的名利难过了,从好人做起做更好的人。总想着法只想着好好的修炼,每天都是乐呵呵的,那是生命深处释怀的笑,别人都说见到你就心情好。每天多学法炼功向内找修心性,师父的层层法理展现在眼前,提高的很快。只要不工作一有时间,就和同修们一起出去洪法。那时一心想着这么好的法,告诉他们让他们都来得法。

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人在常人社会中,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为了个人的这点利益,去伤害别人,这些心都得放下。尤其我们今天在学功的人,这些心更得放下。”[1]

那时就知道大法修炼好,师父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在家里我是好妻子,孩子们的好母亲,处处为别人着想,平时待人做事,我会做到真诚、善良。在单位工作很认真,看到别人不愿意做的工作,我总是默默的把它做好,得到同事领导的认可。有一次,我们好几个同事在一起,说到生气的地方,平时能骂人的同事刚想张口骂人,一下子不骂人了。同事们觉的奇怪问她怎么不骂人了?她指着我说这里有好人,不能骂人了,她们都在会心的看着我笑,我也会意的看着她笑了。法轮大法修炼能使人的心灵得到净化,使周围的环境也会变的好。因为修炼法轮大法的人都是好人,是人们认可的一群最善良的人。

修炼是严肃的

这么好的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出于小人妒嫉,启动全国舆论工具,开始抹黑、造谣,不让炼法轮大法了。我和同修们上京上访问个明白为什么这样。可是公安警察开始不分任何理由大批的绑架、非法关押大法弟子,真是没有说理的地方了。怎么办?回来后,我和同修们一起向民众讲法轮大法真相,面对面的讲,白天黑夜的发放资料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就这样我们开始走在证实法、救人的路上。

在一次发放真相台历时被绑架到看守所,恶警把我劫持到医院打了不明药物,回家后的一段时间出现了大流血,一点也不能动,哪怕翻身也流血不止,床上铺个塑料布,再垫上厚厚的纸也挡不住。由于自己的怕心,在亲情的带动下,家人连说带拽的去了医院检查,结果说是癌症住了院。

那时的痛苦真是身体与精神上都承受到了极限。师父讲:“人的身体是不应该有病的,有病就属于不正确状态”[1]。师父还说:“在修炼中碰到魔难要修自己要看自己啊,这不是承认了旧势力安排的魔难、在它们安排的魔难中如何做好,不是这样。我们是连旧势力的本身的出现、它们的安排的一切都是否定的,它们的存在都不承认。”[2]

学师父的这段法,让我悟到;我们在过关中出现的一切,任何生命不配考验和强加给大法弟子负面物质与思维。我们就是在师父的安排下,在大法中修炼,用法的标准衡量自己,不断的修正自己,同化法,修的无私无我的正法正觉。

我悟到师父的这段法,心里想着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这都是假相不上当,是旧势力的干扰。师父不承认旧势力,我也不承认,修炼是严肃的。

一思一念中归正

静下心来想一想,近一年来修炼学法炼功、发正念、救人都不精進,家中事情太多不能参加集体学法,掩盖着怕心,滋养了自我保护的各种执著,茫然中走的是旧势力安排的路。

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弟子,同修们知道后到医院看我,帮着发正念,让我到同修家住。同修们和我一起学法交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多学法向内找多救人,就走师父安排的路。有的同修鼓励我,有的同修直接指出我在修炼中的不正确状态,有的同修帮我找出了旧势力破坏的不符合法的因素,解体了邪恶,并发表了严正声明。那一天,我就在师父的能量场中,暖暖的睡的很安稳。慈悲的师父又替弟子承受了这一切,写到这里含泪叩拜师尊的苦度之恩!也谢谢同修们无私的帮助!

回家后,我就多学法、炼功,把师父的所有各地讲法都学了一遍。随着学法多,大法的法理再次层层展现给了弟子,使弟子能做好三件事,并于救人路上与同修们共同精進了。这时我没有忘记身边还在魔难中的同修,和同修们一起去过病业关的同修家中,一起交流,希望我们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多救众生,多学法,多发正念,无条件的向内找,去执着,修好自己,在法上提高形成整体。有的同修在交流中善意的指出同修修炼的不正确状态,有的同修鼓励同修在魔难中,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以法为师无条件的向内找,有的同修交流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正确认识个人修炼与正法的关系,希望共同精進手牵着手一起跟师父回家。有两位夫妻同修表示一定能行,要兑现史前誓约多救人。在交流中,我悟到师父讲的:“在再难的情况下你都得去做好三件事。去救度众生,这是大法弟子的责任!”[3]师父都不放弃一个大法弟子,我们大法弟子更不能忘了身边魔难中的同修,因为我们大法弟子是整体。

记得一次,我们本地一位同修被绑架到看守所,同修们也是形成整体营救同修。那时我刚从魔难中走过来,走路时间长了都会坐着歇会的。可是想到同修在看守所遇难,我这一点累算什么,坚持每天都到看守所近距离发正念,一发正念就好几个小时,立掌的手都不拿下来。同修们都说,在这次近距离发正念中我的修炼状态好多了。

一天,有同修说,邻县有几处挂着诽谤大法的展板,而且周围摄像头比较多,有的直接摄此处。当地的环境邪恶,本地同修不敢去清理。我们小组同修决定去这个地方清理这些毒害众生的展板。因为我们人生地不熟,也考虑到安全因素,两名同修先去那里准备了解一下环境。同修到那里一看展板是挂在一条大街路旁的墙上,有两三米长宽,是用四个框钉在墙上的,挂的很高,很难处理。回来和小组同修商量,认为用红油漆直接涂抹最好。

第二天傍晚的时候,我们小组的四名同修,带上一百多条写有“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树挂和红色油漆来到邻县。我们先在大街小巷的树上挂树挂,顺便再观察别处还有没有邪恶展板。不久,同修发现另一高处也挂有同前处一模一样的邪恶展板,同修找来一根长木杆,蘸上红油漆很快的把两处邪恶展板给处理干净了。我们一边挂树挂一边清理展板,很快的一百多个树挂就挂完了。晚风吹来金色的真相条幅闪闪发光镇邪恶,这一方众生有救了,我们也高高兴兴的坐着出租车顺利回家了。到家已经是半夜十一点多了,虽然回家很晚也不觉的累。

我们现在出去做救人项目时,都很默契,哪怕一个眼神一个微笑都会意,形成了一个整体。我和同修们救人的足迹,留在大街小巷城乡市郊,不管严寒酷暑刮风下雨,我们救人的脚步从未停过。

叩拜师父的一路保护弟子!谢谢同修们的帮助。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