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正基点事事顺

Print

【圆明网】师父的《挖根》这篇经文,我学了很多遍,对“站在什么基点上看待大法,这是根子上的问题”[1],当时似懂非懂,但是“基点”两个字却牢牢的扎進了我的心中。随着不断学法,尤其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的近二十年来,在大法被迫害、大法弟子反迫害、讲真相救众生的实践中,逐渐的对这个问题有了一些认识,并将其付诸自己的修炼之中。我悟到:在正法修炼中,大法弟子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对不对,符不符合修炼人的标准,摆正基点至关重要,也体会到,只要基点对了,在修炼中具体事怎么做都行,而且很顺。
下面是谈谈在正法修炼中我是如何把大法的要求、大法的需要放在第一位,是如何思考和解决修炼中出现的问题的。

以维护大法为基点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后,大法蒙难,师父被恶党诽谤,大法弟子在血与火的考验中也经历了前所未有的生死考验。当时我在单位教育部门工作,面对“干部、共产党员不许修炼法轮功”的强大压力,我有点不知所措,曾违心的表示过“组织上不让炼就不炼了”,虽然没有诽谤大法和师父,但生命背离了大法那种生不如死的感觉至今记忆犹新。

大量学法,我找到了自己的怕心,为私为己的私心,维护自己利益的名利心等等,并坚定了大法弟子在关键时刻必须维护大法,放下生死,放下自我的信念,我好象变了一个人,心大了,胆大了,我知道是大法造就了我,从那时起,面对迫害,我始终把基点放在证实大法、维护大法上。

单位两次党员大会上,主持人让我表态放弃修炼,我拒绝了,我表示要继续修炼大法到底。他们开除了我的党籍。我心里很高兴,因早就不想与邪党为伍了。单位又召开职工代表大会,讨论通过开除我公职的事。我不当回事,因那时生死、利益已经动不了我的心了。可由于我们单位的职工大都了解法轮功非常好,大法弟子非常善,他们否决了公司的决议。公司领导没有开除我,只能让我提前退休回家了。我谢谢他们,虽然每月少拿几百元钱(奖金、职务工资不给了),但我有了充足的时间学法、炼功、讲真相,这是大好事。

退休后我还在网上开了个商店,生意红火,增加了收入。前几年又有了一件好事:原来单位按企业标准给我开退休工资,每月从六百五十元涨到两千多元。前几年,又按教师工资待遇给我补贴了一份工资,现在我每月收入五千多元。我单位同事说我是修大法得福报了。

就这样,在师父的一路保护下,我闯过了开除公职、强制洗脑、拘留、劳教等魔难,没有做过玷污大法的事。由于基点对了,十几年来,跟随师父平平稳稳的走到了今天。

把能多救人放在首位

退休后,我在北京买了一套房子,后来我妹妹把她家在北京的房子卖了,在离北京很近的一个外省的开发区买了房子,我家孩子也想把房子卖了去那里买房。我一口拒绝,因为我在北京认识了几个同修,修炼环境比较好,这对修炼人最重要。孩子说服不了我,心里不高兴,和我有点拧劲。

一次,我妹妹摔了一跤,胳膊摔折了,妹夫又有急事要回老家办理,就叫我去照顾一下妹妹。我去了,我利用每天上午出去买菜的机会给遇到的人讲真相,劝三退。我突然发现我在这里劝“三退”的效果很好,因为这里的居民大部份是东北人。我在东北待了几十年,一说是老乡,彼此距离就拉近了,觉的很亲切,很快就可以進入讲真相的话题。回家后我和孩子们说:你想卖房就卖吧,我不管了。孩子还很纳闷:我妈怎么变的这么快?

卖了房子又涉及到买房子的问题。在买房子的问题上,我也是把能否多救人作为选择房子的首位。那天,孩子看好了一套房子,让我去看看,说看好了就定下来。我心里说:我该在哪住,师父说了算。那天我骑个自行车去看房子,一路下来劝退了十三人,听他们说,这里昨天才通公交车。我看到那里很多民工,我想:看来我该在这住,就决定买这套房子。

这套房子在二楼。三楼邻居家养了两只狗,夏天经常把狗屎狗尿顺着雨水管淌到了我家的阳台上,一开始我用一个桶接着,满了就倒掉,有时没来得及倒,屎尿就淌到阳台上。有几次我真有点憋不住,想说说他们,但转念一想,我搬到这里住的时间不长,这家邻居我们彼此还不熟悉,我还没有和他们讲过大法真相,如果因为这件事使他们心里不高兴,影响了他们听真相,失去了被大法救度的机缘,那我可是犯了大罪了。我决定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于是,我就请人把雨水管道加长,顺着墙边接在了我家阳台的下水管道上,这样,虽然在我的露台上多了一些明管道,不大美观,但臭味问题得以解决。三楼邻居看到了,知道了原委,就向我道歉,说孩子喜欢养狗等等,我没说任何责怪他们的话。不久,他家的狗不见了,不知弄到哪里去了。我想,也许这就是善的力量吧,我的基点摆正了,是为他的,而不是为了自己,结果一定是最好的。

和同修共同提高

有一次,一个同修和我切磋:她家在东北某个城市,家里有三居室的大房子,离母亲家近,儿子在北京上班,她在离北京较近的地方租了个房子居住,她说在这里住儿子周末可以来看她,这里天气比较暖和,冬天面对面讲真相救人效果比较好。现在北京租的房子到期了,是回东北还是在这里继续租房住?让我帮她出出主意。

我说:我觉的你把基点摆对了,在哪都行。你问问自己,在这个问题上的出发点在哪里?照顾儿子、照顾母亲与助师正法多救人这几件事情,哪个比重大?同修说:你的观点很新鲜,还没人和我这样说过。我说,我这几年遇到类似的问题就是这样处理的。我觉的把基点摆正,怎么做都对,结果一定是最好的。

同修很高兴,说她知道怎么做了。

一点粗浅体会,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