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掉队同修 整体提高

Print

【圆明网】我修得不够精進,跌跌撞撞的,在师父的保护下,一路走到了今天。原来我不会向内找,和同修们矛盾重重,只是不敢放弃大法弟子的责任,顶着各种压力走了过来。
但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利用各种方式安排不同的同修来帮助我,让我认识到自己的人心,才使我没有掉队,才使我没有失去这万古机缘!

由于自己的切身体会吧,知道魔难中同修的苦楚和艰难,所以我也想尽微薄之力,去帮助和我一样处于魔难中的同修。下面我就谈谈自己在这方面的点滴体会,和同修们交流,共同提高。

从干扰(赌)中突破出来

我地有一个同修A在劳教所受迫害三年,吃尽了苦,九死一生逃出来。出来后,他很懊悔自己在里面因为承受不了酷刑而违心的写过“三书”,觉的自己对不起师父和大法,他和同修们见面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你们是真正的大法弟子啊,我不行,我不算是大法弟子,我对不起师父,我做得不好。”然后就是唉唉的叹气。我多次鼓励他:“‘转化’不‘转化’的,师父不承认,我们也不承认。你不能栽了跟头老是趴着,得站起来,做大法弟子的三件事,你就是大法弟子,师父承认你!以后不要再说这种话了。”可是跟他再见面还是这样。

由于被负面的思维控制,A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还到赌场里去看,看着看着就下手(赌)了。从此更不可收拾,每天都去赌博,回家晚上就做噩梦,恶鬼就拽着他、迫害他……他惊恐万状,但无法摆脱。很多同修和他交流,他当时说得很好,不去(赌)了,说什么也不去了。但回家后,就又去(赌)了。

同修们失去了信心,不知道再怎样帮他了,轻话、重话说了很多遍,他也保证了无数次。我也一度失去信心,但一想到他也是一个天体体系的王啊,他也有无量的众生要救度啊!他也是有誓约在先的大法弟子啊!何况他曾经做得很好,在当地大法弟子中,做证实法的事做的最多。我不能放弃他,他不想这样,他是有干扰,是邪恶因素抓住他自卑的心理在迫害他,师父一定会管他的,我一定不能放弃他。

于是,我经常骑着电动车往返近百十里地,去他家找他,每次去之后,都是他妻子到赌场把他找回来。最后一次是我到他家邻村去,已经到傍晚了,我又骑车到他家去,路上,我饿了,就买了馒头。他妻子去赌场叫他,我在他家院子里啃馒头。

他回家后,我们都无语了,他就低着头在他家院子里转圈。已经很晚了,我还有四十多里路要走。从这以后,他彻底戒掉了赌瘾,再没有去赌场,可能是我的辛苦坚持触动了他的心,师父看他决心坚定,就帮他除去了干扰。

他每天学法炼功,他的妻子也走進修炼中来了,成了坚定的大法弟子,而且成为了那一片的协调人,很负责任,夫妻俩互相促進,每天就是学法、背法、讲真相救人,做得非常好。后来,他们邻村的协调人被绑架了,他的妻子就担负起了负责两个村的协调工作。

重回修炼 参与交流会 不断突破

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听到一个女同修说她自己家里总出事,小儿子精神病,大儿子也精神不正常了,她丈夫不修炼,要去找神门看看。她怕影响自己的修炼,不让丈夫这样做,但又说服不了丈夫。我去了她家,她丈夫正在野地里放羊,我踩着积雪到地里找她丈夫交谈。

她的丈夫告诉我,他也相信大法,也看过书,师父还给他净化了身体,他痔疮犯了,在床上躺了十八天,没吃药,就彻底好了,从此痔疮再也没有犯过,还戒掉了烟酒,但一直没有真正的走入大法修炼。妻子炼功,有时乡里来人找麻烦,他还能站在常人的角度来和他们闹,好保护妻子。要是夫妻俩都炼功,坏人来了,谁来保护呀?我知道这是他的执着心,就和他讲修炼机缘的珍贵,还和他讲了轮回故事中讲到的神下世得法的不容易。我们都是誓约在先的大法弟子,机缘对于每个人来说只有一次,得到了就不要放弃,不然会后悔的。至于说谁来保护妻子?那就不用担心了,我们只管修炼,师父会安排和保护的。

他说小儿子有精神病,大儿子由于一点事的刺激,也精神不正常了,现在住進了精神病医院,家里怎么老出事啊,他妻子是修炼大法的,自己不修炼,就想去神门看看,他已经联系好了,明天就来人看。

我和他讲:“修炼人的一生是改变的,是师父安排的,谁看的也不对了。你虽然修得不精進,但师父已经管你了,已经把你当弟子带了,不然怎么会给你净化身体呢?能随便给常人去病吗?你把那些东西招来,你是很难摆脱它的,会给自己招来更多的麻烦。你是修炼人,你碰到的一切都是修炼中的事情,都是有因缘关系的,师父会管的,一切都会过去的。”

他没有让神门的人看,以后我又去了几次。那年冬天很冷,因为下雪,路上很滑,我骑着电动车,往返要四、五十里路。有一次,已经天黑了,还刮着风,特别冷,他要用车送我,我拒绝了。我骑车赶回家,冻得我透心凉,手脚都冻麻木了,但想到能把一个迷途的大法弟子找回来,让他去兑现誓约,意义重大,是师父要我去做的,再苦再累也心甘情愿。

他主意识很强,从那以后,他正式走入了大法的修炼,每天学法炼功还讲真相。虽然家庭魔难还是很大,小儿子在床上躺着不清醒,但他能对照大法去掉对儿子的执着,遇事也能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只是由于家庭的魔难,家里亲戚和乡亲们都不理解, 所以他不愿意参加当地的集体学法,怕人们说三道四,就一个人在家学。

今年我又通知他参加了几次我们城里的集体学法和切磋,他感到收获很大。他说这使他感到自己往前迈了一大步。他们当地开交流会时,我特意找到他,劝他去参加,这会使他更加突破旧势力的安排,走出魔难。他很随和,就随我们去了。会上他说了他的修炼体会,我知道他在修炼上又向前迈了一大步。

找回几位修炼懈怠的同修

在上面提到的这个同修的村子里还有几位同修,有的懈怠,不参加集体学法;有的照顾生小孩的女儿;有的给儿子干活,不参加集体学法;有的不识字还打工,不参加集体学法。

我几年中都多次找他们交流,但效果不大。因为交流的法理,他们都懂,但就是因为执着放不下和有干扰,就是不愿走出来集体学法,一个人在家学又不能长期坚持,有的就带修不修的。

我想出了办法,就在每月一次的交流会上,叫上他们。于是我都是提前一两个小时就去,然后一家一家的去找。还有的家里没人,我就到街上去找,后来在一家办丧事的地方找到了一个老同修,让她去,她答应一会儿埋完人就去。

我找的四个人都来了,但交流会后,又都不出来学法了。同修们说我白费劲,我不灰心,下回交流,我还去叫。我还找到照顾女儿和外孙的女同修,说正法时间快结束了,赶快跟上啊。她说:“你们行啊,我不行。我没有时间去啊,这一天做三顿饭就没时间了。”我对她说:“你还记得《明慧周刊》上有一篇文章(《转变观念 按正法理修炼》)写到“因为家人干扰而不能精進的同修,法正人间时你的家人将面临什么”吗?如果因为家人的干扰,而使一个大法弟子不能回归,使一个天体体系的众神不能得救,那个罪得多大?谁来承担?家人是常人,他们不知道,而我们是大法弟子,我们是知道这个利害关系的,我们能让我们的家人犯那样大的罪吗?但这不能怪他们,都是我们自己没有走正,才会连累家人。表面看我们在照顾儿女,为他们好,实质却在害他们。就是为了他们这些可怜的家人,我们也得走正自己的修炼路。我说你下午就去学法小组吧,明天我们交流你一定要参加。她答应了。(实际上这个交流会就是特意为了她而安排的,我就是想不针对她,而谈谈当前的形势的紧迫和大法弟子的使命与誓约,让懈怠快两年的她尽快精進起来。)

我第二天提前去了那个村,问她昨天去了没有,协调人说去了,还说她说今天来参加交流,我不放心,怕她有干扰,再来不了,就特意找到她家,叮嘱一下,才放心。

这次我又一家一家的去找那些懈怠不参加集体学法的同修,他们都来参加了集体学法。通过交流,大家都感到了时间的紧迫和大法弟子的责任使命非常的重大,不兑现誓约就是犯罪,将来跪在师尊面前将无话可说……我们不能对不起期盼我们的众生,更不能辜负师尊的厚望,从现在起,勇猛精進,做好师父让做的三件事,多救人。要想做好这一切,首先就是要保证集体学法,因为这是师父所要的,我们一定要圆容师父所要的。几个同修都表示,从今以后,一定参加集体学法。

从那以后,他们真的就能参加集体学法了,几个掉队的同修在师尊的看护下,又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其中一个老同修感慨的说:“找回一个大法弟子,那是找回了一个天体体系的众生啊!”

坚持学法 法理明晰了

还有一个卖肉的昔日同修,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就不出来了,慢慢的就放弃了修炼。我有一年在夏天的中午,每天去找她学法。因为只有中午她才回家休息一会儿,其它时间都得做买卖。我们每天念一讲《转法轮》,然后,她去卖肉,我去讲真相。每天我都能退几个或十几个人。

学完一遍《转法轮》后,她的婆婆不让学了,我就不去了。一年后,我又找到她,她已经搬到城里来住了。她说她在集上见到我的时候,就知道我要找她了。我们学了一天以后,再去她家,她说:“你以后别来了,我丈夫晚上有大蛇在追他,他很害怕,说不让你到我家来了。同时我也每天右眼跳,我的右眼跳就来祸,很准。”我说:“这是干扰,你说大法好不好?我们学大法,这是师父所要的,怎么会不好呢?当然那些邪恶的东西要害你,当然它不想让你学呀,你学了法,不就把它消灭了吗?所以它才吓唬你,不让我来,不让你学。但这是考验,如果你坚定的就是要学,师父会给你清除的。”她明白了:是的,我一定要学。

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有几个便衣要抓我。我知道这是邪恶在恐吓我不要去帮助那个同修去学法了,我不能听邪恶的安排,我有师父管,我不怕,我不能为了自己的安全而不去做我应该做的,我不能走错了路,我一定要去。当我去了同修家,同修说她的丈夫晚上没有再做梦,她的干扰也消失了。我俩很高兴,我们破除了旧势力因素的干扰,走过了这一关。现在,懈怠了快二十年的她终于回来了,每天参加集体学法,还去讲真相救人。

我知道真正帮助这些同修回到正法洪流中的是师父和大法,我只是跑跑腿,动动嘴,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是一个整体,如果有哪一个人迷失了,一定要叫醒他,告诉他回家的路。

我因为层次有限,敬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