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五年冤狱 张金库出狱不能行走、不能说话

Print

【圆明网】黑龙江省勃利县法轮功学员张金库遭五年冤狱九死一生,二零一八年七月出狱时不能行走、不能说话。张金库二零一三年三月被绑架、非法判刑五年,几度传出他在狱中被迫害严重,生命垂危。他的妻子李亚丽在长期营救丈夫、愿仍未了之时,不幸于两年前离世,年仅四十七岁。

张金库遭迫害前的照片

张金库遭迫害后的照片

可是对于不会说话、不会走路的张金库,勃利县司法局也不放心,派人去呼兰监狱接张金库回家,张金库的父母被告知:你们在家等着就行。

二零一八年七月二日,张金库的父母和众乡亲老早就在家门口等着,左等右等,好不容易等到送张金库的车来到。

当看到已经完全不能自理的、体重只有八十斤左右的、佝偻着的张金库被人从车上抬下来,人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初那个风华正茂的张金库哪去了?眼前分明是一个病入膏肓的老人或者更确切的说是一具木乃伊……

张妈妈抑制不住内心的情绪,悲痛欲绝嚎啕大哭:你们还我儿子,我好好的儿子被你们抓去迫害成这样……你们良心何在……你们还我儿子……老人边哭诉边去拉住来人,想问个究竟,张金库这样的身体如果出现危险你们谁来负责?

围观的众乡亲有的眼里噙着泪水,有的情绪激动!勃利县司法局的人见此情景,自知理亏,丢下张金库,一溜烟似地开车就跑了。

围观的众乡亲七手八脚的帮忙将张金库抬回家,来看望张金库的人络绎不绝,张金库的眼睛在所有人身上环视一遍又一遍,就少一个人,怎么没见到妻子亚丽呢?……

母亲最知道儿子的心,等亲友们渐渐散去,面对儿子疑惑、期盼的眼神,张妈妈不忍再隐瞒下去,试探着和儿子道出了事情的原委:张金库二零一三年被绑架当初就被依兰国保酷刑成重伤吐血……被取保后,等到开庭时又把张金库抓去后,遭遇再次酷刑时腰椎骨直接打坏导致瘫痪,在依兰县法院开庭后重判五年直接用担架抬到监狱……

妻子亚丽不知张金库能否活着回来,一年内十次去呼兰监狱,监狱都以各种理由推诿不让她见丈夫,她不堪重负身体每况愈下终于病倒了,体重一下子从一百多斤骤减到六十~七十斤,还得拖着疲惫的身体去呼兰监狱探视丈夫,善良的亚丽最终没能等到丈夫回家,在二零一六年的五月份带着遗憾走了……

勃利县恒太乡齐心村善良村民张金库,今年四十五岁,因为修炼法轮大法,信仰真善忍于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九日被依兰国保张英铎等人绑架,后被酷刑至肋骨骨折后插到肺里导致肺结核吐血,当地乡亲曾经全村人连名按手印保张金库回家,结果张金库还是被张英铎构陷,非法冤判五年。

张金库先后被劫持到佳木斯连江口监狱和呼兰监狱,在这两个监狱,张金库又被酷刑至腰椎骨折,双腿不能走路,而监狱为了掩盖其罪恶,至今张金库不能说话。

回家的二十天后,在张妈妈的悉心呵护下,张金库的体重有所增加,但脸色还是青白没有血色。当问道他为什么这样清瘦时,他写下:我陆陆续续绝食了五年。

五年的绝食意味着什么?!又继续问了几个问题……他写下:因为我看到饭菜里被他们放入了不明药物……我不能吃有毒的食物,但我不怕被饿死,因为我有师父保护,没有师父保护我有几条命也得死在那里了……他表示非常感谢外边营救他的亲友们,在那样的恶劣环境下,外边亲友们的营救很及时,也大大的改善了里面的环境,他说当时正是迫害严重的时期,在呼兰监狱非法关押的所有大法弟子都被强制转化,不转化就被罚站、集训、(集训队里非常苦,已经绝迹的虱子随处可见,)酷刑、剥夺家属的探视会见权……

二零一四~二零一五年是最苦的,正当他被酷刑折磨至生死边缘时,家属带着四位律师,还有一百多人的亲友团一起去呼兰监狱要求会见,那次整个监狱都震惊了!从此打开了法轮功不转化家属可以探视会见的先例……在那里犯人可以随便打骂法轮功,但是我一直在反迫害……在那种恶劣的环境下,我得了肺积水,很多人都得了这个病,那些人都在肺部下个引流的管子,而我坚持不用这个东西,监狱里的一个狱医断言:张金库活不过三个月,但是我没有死,我靠走了(死了)几十个犯人,我活着回来了……

在出狱回家前几个月开始,张金库就吐水,用手一按胸、肺的部位就开始吐水,几个月的时间大概吐出九十多斤水吧,直到回家的前一天全部吐完。但是他还是希望外边的亲友同修们能够多关注非法关押在监狱里边的同修,那里的同修太苦了,在那里他亲身经历了生死,外边的声援太起作用了!他再次感谢在他最困难时期大家对他的帮助……

当谈到妻子亚丽时,他用左手在纸上清晰的写下:对于亚丽的走我很难过,因为我们不只是夫妻还是同修啊……他的眼圈红了,清瘦的头顶上几根青筋凸起很高!过了一会儿,他在纸上写下:不用担心我,我会向内找执着,修好自己,我的身体一定会恢复到最好的状态……

张金库在监狱到底遇到了哪些迫害,我们无从知道,因为张金库的右侧胳膊被打坏,现在只能用左手写字和家属简单沟通。

张金库原本夫妻和睦,勤劳善良,小夫妻除了干家里的农活外,农闲时还出去干粉刷墙壁的活,平时孝顺父母,疼爱女儿,家里生活虽然算不上富裕,但也生活的美满、幸福,就因为信仰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经历这场变故:妻子去世、女儿不愿回家、少言寡语、只剩下失去语言功能且生活不能自理的张金库和年迈的父母,原本幸福的家庭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失去的永远都找不回来,谁能给张金库找回结发的妻子,谁能给张金库的女儿找回亲妈,谁又能给古稀之年的父母找回孝顺的女儿、媳妇,又有谁能给这个支离破碎的家遮风避雨……

张金库家的房子,也是全村唯一的一个土房,大概有七十~八十年了吧,超过张金库父亲的年龄。张金库妻子李亚丽生前在给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的呼吁释放张金库的信中哭诉说:“自从丈夫被非法判刑,生活来源也没有了,骨瘦如柴的我不知道该怎么担起这一家的担子,对我来讲这一切遭遇就象一座大山一样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这个家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

李亚丽生前说:“好多次,无尽的疲惫和种种压力袭来,我再也支撑不住了,坐在地上一个人默默的流泪;缓过一阵,我一边抹干眼泪一边激励自己必须站起来,尽早上路,一定要抢在丈夫的病症尚可治疗的阶段接他回家全力救治!”由于疲惫、被惊吓和无助等,她曾在呼兰监狱和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休克两次。

张金库的家庭遭遇只是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一个缩影,也是被迫害的千千万万家庭中的一个,也是二十年来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冰山一角,有很多这样的事例到目前还不为人知,请正义善良的朋友们伸出援助之手,关注现在在中国大陆发生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不要让张金库式家庭悲剧重新上演……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