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矛盾中修自己

Print

【圆明网】前几天向明慧网投稿了一篇交流文章,同修说我造假,说我把功劳都放在自己头上,错误都是别人的。同修是当众说我,当时我感觉自己并没有怎么太动心,更没有怪同修的意思。我虽然知道自己没有造假的成份,但毕竟是一己之见,偏颇之处是难免的。
没想到回家后,胸口象有块巨石堵着,还有一个不好的意识在心里反映,排不掉压不住。我开始发正念,一个小时过后,感觉清理了不少,但是那东西还有,只是弱了些。学完一讲法,心稍微静了下来,觉的应该向内找,错绝对在我身上。

找来找去,想到当时那篇文章写的时候就很不顺利,中间电脑坏了几次,当时就找到文章中在证实自己,不是证实法,想起字里行间的自我感觉良好的执著是那么的肮脏,就那么直白的浮现在文字表面。当时我认识到问题了,电脑就好了,我对文章做了一句句的修改。也许当时是达到法对我在那一层要求的标准了。但是现在想起来,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我并非是发自内心的把那个证实自己的心去掉了,而只是从文字的表面上把证实自己的内容硬生生的换成了证实法。

回想起来,文章中证实法的伟大,不是发自内心的在说,只是觉的应该这样说而已。虽然我生命的本质是绝对相信师父伟大,法的伟大,但是却窝藏着证实自己的祸心。师父告诉我们:“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的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你自己的内心要不动,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骗自己。只有你真正的从内心提高,你才是真正的提高。”[1]

想到这里,我自己心里也是一激灵,同时发自本性深处想把这颗最可怕肮脏的心去掉。

我记起几天前学法,师父的法出现在我脑中:“那膨胀的最后是啥呀?大家看那气球,吹、吹、吹,吹到极点的时候‘嘭’就爆炸了嘛”[2]。当时我就慌了,我知道师父点化我膨胀,而且居然已经膨胀到这种程度了吗?我居然膨胀到了要毁灭的地步了吗?可是我平时却没有那么强烈的感受到自己的膨胀啊?因为知道自己修的太差,还经常沮丧,跟同修天天叨叨我不行。但是我那一刻突然明白了,有些心虽然没有明显表现出来,不代表没有,也不代表这颗心不强烈。修炼上表面光是没有用的,执著心藏的再深,而不从本质上改变自己,那就是假修。师父这是给我从本质上在给我往外推。让我从内心深处找到这个膨胀的根子,挖掉它。

越渺小的生命越自以为是,越邪恶的生命越狂妄,而越高级的生命越谦卑,越默默无闻,到了高层连形象都没有了,都是无形的生命了。生命之渺小,在法中小到连微尘都不如,只因师尊对我们生命的慈悲,才这么珍惜我们,救度我们,我们怎么还敢膨胀呢?

同时我想到师父的一段讲法:“面对再大的委屈都能够很坦然的对待,都能够心不动,都不为自己找借口,有很多事情甚至于你不需要争辩,因为在你修炼这条路上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许相互说话中触动你的、也许和你发生矛盾有利害关系的这个因素就是师父弄来的。也许他说的那句话非常刺激你、点到了你的痛处,你才感觉到刺激。也许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话并不一定是他说的,也许是我说的。(众笑)那个时候我就要看你怎么对待这些事,那时候你撞他其实你等于是在撞我。”[3]所以这是师父在管我呀!这是好事啊!如果相反,“那魔还会夸奖你,说你有多高呀,说你是多高的大佛,多高的大道,认为你了不起,这全是假的。”[4]师父说:“遇到这些问题的时候,大家一定要警惕!”[4]这才是危险的呢!

另外我之所以能认识到,是因为我是在背《精進要旨》,其中的<博大>、<穹>等经文都让我发自内心的认识到自己的渺小和膨胀的问题。我从内心的感激师父通过这件事情点悟我,也感激同修指出我的问题。

在这件事上,我也发现一个问题,当我浮现出对同修不好的心,我发现,如果不及时抓住,而是顺着这些心去想,认为就是同修有问题,就会产生间隔,整体中同修间很多复杂的矛盾间隔都是这样造成的,但是如果在这些心出现的时候,能意识到是自己这里的执著太多,通过这件事翻出来了,就能抓住它,去掉它,不仅不会产生间隔,还会通过这件事情修掉这些人心执著观念,纯净自己。

一点个人体会,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