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报道揭中共迫害法轮功与活摘罪行

Print

【圆明网】一个月以来,英国国际广播公司(BBC World Service)记者马修·希尔(Matthew Hill)的专门调查“发现:中国的器官移植(Discovery:China’s Organ Transplants)”成了BBC电台、电视热播节目,反复播出的节目中,希尔和BBC的多位主持人围绕两个问题穷追不舍:“中国器官移植的来源到底是什么?”“活摘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器官停止了吗?”

中共是否仍在活摘法轮功和其他良心犯器官,是马修·希尔调查的主线,也是焦点。他采访了因坚持信仰曾受到中共非法拘留监禁的法轮功学员杨女士和刘先生,请他们讲述遭受中共迫害的经历,特别是被定期强迫身体检查的具体过程,并把两位法轮功学员的讲述作为重要调查内容播出。

安妮·杨这样回忆她在二零零五年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劳教所里的经历:“我被严重迫害,肉体上和精神上,同时,他们把所有的法轮功学员带到最近的医院,每三个月一次定期的进行身体检查,包括胸透视、肝检查,包括B超和血液检查。”“这些医院属于公安部门,离劳教所很近。”

去年结束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刘先生披露说:“我在监狱里的时候被带到医院好几次,被抽血验血,不但是我,所有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强迫我们放弃信仰,你不听从,他们就毒打你,打你的胳膊和腿,打你的臀部,但不碰你的器脏部位。”

在播出的“影响(Impact)”电视节目中,连线互动一开始,马修·希尔首先向主持人(Philippa Thomas)解释中共为什么要迫害良心犯、迫害法轮功:任何在国家控制之外的人、任何少数群体,都会被中国共产党视为威胁。一九九九年,法轮功学员达到一亿人,就被(中共)认为是巨大威胁,就被共产党污蔑诽谤,接下来就是对他们大规模的拘押。其后联合国机构注意到在拘留中心(中共)滥用酷刑对待坚守平和信念的法轮功学员。

马修·希尔特别引用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加拿大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美国资深媒体人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有关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独立调查结果,让他们在BBC电台节目“该相信谁(Who to Believe?)”里发声,提醒民众中共迫害良心犯最终目的不是赚钱,而是要对良心犯群体进行冷酷的群体灭绝:

大卫·麦塔斯说:“中国官方统计死刑犯人数在下降,而开展器官移植的数量在上升;同时,在中国,存在着成百上千个关押良心犯的拘留中心。”“等待时间短,患者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几乎马上可以得到供体,这意味着有人因此被谋杀。”

大卫·乔高说:“你要是被当作国家的敌人,你的生命就不值钱,西藏人、维族人、家庭教会基督教徒,特别是法轮功,有大量的报告。”

伊森·葛特曼说:“这是严肃的指控”,“是(中共)国家要消灭‘敌人’,钱只是用来做刺激的。”

马修·希尔这样总结自己的调查:我们不会停止怀疑中共仍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器官,中共官方所称器官供体来源数量(中共声称从二零一五年起停止使用死刑犯器官、目前器官移植主要依赖死于重症监护病房病人的器官)与发生在中国的实际器官移植量之间落差大,由于缺乏透明度,中国移植旅游市场的器官来源仍然是谜。因此,我们不会停止怀疑中共仍在活摘法轮功学员和其他良心犯器官。

法轮功是什么,中共为什么打压法轮功?

在播出的BBC节目中,马修·希尔提到有关法轮功的基本信息。结合法轮功学员在伦敦中使馆前坚持和平抗议的电视画面,希尔说:“法轮功是结合打坐的精神运动 (spiritual movement based on meditation) ”,但是却被中共说成非法。

十月十五日首播的“该相信谁(Who to Believe?)”BBC电台节目入选听众“本周喜爱节目”,其中有一段这样介绍法轮功:“一九九九年,在中国修炼法轮功的人发现自己成了被怀疑打击的对象。法轮功运动最初是气功和打坐,在中国全社会广泛流行开来,成为中共系统控制之外的一个最大规模的群体,他们不该成为被中共政治打压的对象,难以想象从事平缓运动的这些人怎么会造成对国家的严重威胁。但是发展的规模让中共政府感到害怕了,上亿人开始修炼,很多人被打压,被送进劳教所和监狱多年,强迫他们放弃自己的信仰。由于他们不抽烟不喝酒的健康生活方式,他们被当作国家活摘器官生意的牺牲品,他们与其他宗教信仰团体一起,包括基督徒和维族人等,都成了(被中共)谋杀的对象。”

参与“活摘”医生揭露中共洗脑迫害

在十月八日BBC电视“全球(Global)”节目中,原新疆医生安华·托蒂(Enver Tohti)又一次详细讲述他在一九九五年亲自经历的从死刑犯身上活摘器官的梦魇过程,随后BBC主持人问他:“作为一个职业医生,你怎么能做出来(杀人摘器官)呢?”安华·托蒂回答:“我们生在那个年代,被严重洗脑了,当时相信我们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祖国,把消灭(中共指定的)国家敌人当作是自己的责任,被国家(共产党)判死刑的人是坏人,所以我们没有负罪感。 ”

马修·希尔以他和安华·托蒂的以下对话开始BBC电台节目:

记者:“那你为什么要动刀割?”

安华·托蒂:“因为我被命令割下他的肝脏和两个肾脏。”

记者:“你不能不听这个命令吗?”

安华·托蒂:“不能,生活在中(共)国,每个人为‘国家’工作,你必须遵守命令,否则你就会被排除在社会之外,会被当作国家的敌人,你自己就会成为中共残酷迫害的对象。”

接着,一位上世纪九十年代在中国学医的男士也指出,在中共专制压迫和洗脑下,本该救死扶伤的医学界沦落到麻木不仁的状态:“我们知道移植器官来自犯人,是公开的秘密,人人知道,我们那时也听说那些犯人是被官方处决了,但并没有死,有发表的论文,医生向官方表示为保证器官质量,不要打头,打右胸,这样心脏还在跳,器官有供血,也就是说可以把器官从还在活着的身体上摘下来。”

“你怎么听说的,听谁说的?”希尔问。

“从老师、学生,还有一些医生那儿,他们知道。”

“你觉得这样做有问题吗?”希尔又问。

“当时的中共共产主义洗脑教育下,我们学生们私下议论时觉得不舒服,但能忍受这样的事发生,觉得这些罪犯怎么死都是死,医生可以得到好质量器官。”

中国器官移植产业依然很活跃

记者希尔在播出的调查节目中采用了韩国一家电视台对中国天津为韩国人提供器官移植服务场所的访问,用以说明中国器官旅游业的活跃现状,其中可以听到这样的对话:“我们都没有注册,也没在等待名单上,只要你有钱,就有可能活下来。”一位护士告诉采访记者,我们昨天做了一个胰脏、三个肾脏和四个肝脏(移植)。这些韩国人拿的是三个月的旅游签证。

节目中,希尔自己给广州市一家医院打电话咨询肝移植情况,被告知价格是十万美金,可以马上报告病情,然后排队等供体。

希尔随后有当面采访被指控是活摘器官的重要责任者、原中共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的机会,直接问他:“为什么我打电话到中国医院去,很快就获得了移植肝脏的机会?这怎么可能?”黄洁夫没有回答,尴尬离去。

(明慧记者方元综合报道)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