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 与丈夫的关系改善了

Print

【圆明网】九月二十四日,我和丈夫、女儿开车回老家过中秋节。返回的时候,我和丈夫说:你坐前面吧,我坐后面(因为女儿开车我总是坐前面,女儿也喜欢我坐前面)。在路上丈夫在玩手机,我无意看到微信里一个名字,正是他以前那个外遇女人的名字。
当时,我那个妒嫉心马上又爆发出来了,叫他马上删掉,我丈夫借着酒劲嬉皮笑脸,胡搅蛮缠。我女儿拿过手机给删掉了。我警告他:你如果再加上她(以前我叫女儿删过了),你从这个家出去!回到家,我看着丈夫不顺眼,不愿答理他。丈夫却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以前我被情搅得那种痛苦又出现了,我想赶快摆脱那种痛苦,晚上八点多钟我就躺下了,翻来翻去的怎么也睡不着。

转天起床后,心里沉甸甸的,上午在家抓紧学法,学法的目地想赶快摆脱那种痛苦。中午丈夫回家象没事的样子和我说话,我想不能再和以往那样冷战了,可是看着他,我的语气就不善了。他说:你说话怎么带着火药味?我说:要是有火药味就向你开炮了,我在这忍知道吗?他说:不就是个微信吗?有什么呢,要联系的话,电话也可以联系呀。下午,我在家学法也没入心,到了晚上吃饭,从心里不愿和他说话。

二十六日中午,我在床上打坐,眼泪不住的流,想想公公住院期间,我白天晚上的往医院跑,无微不至的侍候;公公去世后,婆婆在我家住,我不计丈夫过去对我的背叛和打骂,精心照顾着婆婆。从结婚到现在,我为他家付出太多太多,在村里是公认的好媳妇,他现在还这样回报我。翻腾着他们以前的事,心里那个委屈别提了。在心里盘算着怎样报复那个女的等等,忽然有一念:这不是真正的我,我是大法弟子,怎么能有这么肮脏的念头呢?师父,我不要它,请师父为我做主,灭掉它,我走师父安排的路,谁的安排我也不要。主意识马上清醒了,好险啊,差点上了邪恶的圈套,我含着泪说:师父我一定做好,我不能让您失望,更不能让我世界的众生失望。

打完坐后,那种怨、委屈没有了,是师父给弟子清理掉了这些坏东西。我赶快下床走到师父法像前双手合十:谢谢师父,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到了晚上吃饭时,一见到丈夫,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和丈夫说话也是没有啥可说的,自己也感觉别别扭扭的。

二十七日下午,我想不能在家老呆着,出去救度众生。带着要洗的衣服上路了,走着走着,看到一位老同修的丈夫,匆匆的在赶路,我一看到他的形像,心里有一种酸酸的感觉,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这个老同修经常到我家,述说她丈夫怎么不理智,有时还动手打她等等)。看到同修的丈夫,也想起了我的丈夫,从心里感到没得法的众生多么可怜,我们没修好自己,叫家人承受了那么多,造那么多的业,反而怨恨家人,真对不起他们。此刻我内心特别内疚,眼泪止不住的流。

回家的路上,我含着泪说:师父,弟子没做好,带着那些常人心,没能救了您的亲人,对不起师父,为了这些众生能得救,弟子一定做好。丈夫下班回家,我没有了怨和委屈,从心里感觉对不起他。我知道是师父又帮弟子清理了那些败物,真是感恩师父,我们家又象以往那样和睦的相处了。

我对丈夫的情一直很重。以前,丈夫和漂亮的女人说几句话,我就妒嫉的不行,回家就不搭理丈夫了。学大法后,这情成了我的根本执着。越是执着,丈夫在这方面越是出问题:还有了外遇了。我知道这是针对我的执着心(色欲心)来的。说心里话,我在这方面修得很苦,真是跟头把式的。随着师父不断的提醒、点悟,我的心性在不断提高,情也在一点点的往下放。后来丈夫和那个女人断了来往,可是微信还保留着,这说明我的心还没完全放下。

师父讲:“情是越挣越紧的网 名利把人一生捆绑”[1]。我们修炼人遇到的一切事情没有偶然的,都是针对我们的心来的。不要局限在“自己”和“家人”的小圈子里不能自拔,越是这样,矛盾越多,麻烦越大。不要陷在这个事的对与错中,跳出来看看是针对自己什么心来的,修去它。

跳出“私我”的小圈,心系众生,我们的环境瞬间即变。一位同修和我交流说:我发现,我按法的标准改变多少,家庭矛盾就减少多少,夫妻就越发和睦。

个人层次所限,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注:
[1]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什么是你的想往〉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