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次提醒不要对着手机什么话都说

Print

【圆明网】二零零六年我到了一个贫困地区的资料点,当时那里还没有开始做九评。我刚做了三个月,有一天有位同修阿姨要到我家,车坏在了半路上,其实这是师父在阻挡她来,可是我和资料点的另一位同修不悟,非要想办法把她接过来。她来后,我们交流了一段时间,同时,我还告诉她我有一本A4的《转法轮》。她走后,我和那位资料点的同修,总感觉到一种压制不住的怕,那是一种莫名的心慌,又不是怕心。仅一个星期,我就被绑架,资料点被抄,恶警当时就问“你那本大本的《转法轮》呢?”我们觉得非常吃惊,他们怎么知道的?思前想后,排除了特务因素,后来才知道是那位阿姨同修手机被监控了。她两部手机,一部跟同修联系,一部跟常人家人联系,两部手机天天带在身边。虽然我当天就正念闯出,但是当时我们那个小资料点是多少同修省吃俭用才建立起来的呀!而跟我配合的那位资料点同修被非法劳教一年。这位阿姨同修在我们被绑架后不久,她也被绑架了。其实她已经被监控很长时间了,邪恶通过监控她把我们的资料点找到后,才绑架了她,又抄了她的资料点,致使当地资料点瘫痪了一段时间。

当地出了这事,还不警醒,大约在二零零七年,又一位男同修被绑架到洗脑班,邪恶并不没收他的手机,我当时在外地,用公用电话给他打电话时,才知道他在洗脑班还拿着手机。当时我只是很奇怪,“一个“奇怪”就挡住了”(《转法轮》),也忘记提醒他了。结果最后邪恶也是通过监控他的手机,除了两位正念特别强的同修,把其他同修全部绑架。而且他被绑架之前,其他同修也长期跟他手机对打的,所以从他的手机上,邪恶获取的信息特别多。那次损失特别惨重。有的同修邪悟后脱离法了,有的同修出来不久就在病业中离世了。而他自己在被非法劳教两年半后,也一直流离失所在外。现在他看常人电影并且四处旅游,虽然他当时并没有主动出卖过同修,但修炼状态仍然滑成现在这样了,自己曾经给当地造成那么大的损失,是不是也是他不能走回法中精進的一个主要原因呢?旧势力抓着把柄挡着他呢。

当时我刚到该地时,曾跟同修说要注意手机安全,邪恶通过手机监控。可同修说,“我们这里这么穷,他们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监控呢?”所以不以为然。结果上面两次的重大损失,全部都是因为手机监控造成的。中共邪恶对老百姓的控制特别是对大法的迫害,从来是不惜重金投入的!

我现在所在的地区,有很多同修也同样是如此,自己的手机在身边,什么话都说。本来资料点是透明的,所有同修都知道已经不正常了,还天天对着手机啥话都说。当地有一个资料点十几年一直很平稳,前些日子恶警突然到资料点同修家敲门。除了资料点同修忙于做事,个人修炼状态跟不上,是不是也有我们其他同修自己平时对着手机说话,不注意同修的安全,已经对邪恶泄露了资料点的信息造成的?

有的同修不精進,思想麻木,也不注意手机安全。平时手机随意带在身边,想说什么,随口就说。虽说这些年来邪恶没动他(她),是不是因为邪恶把他(她)当成了一个监控器,才不动他(她)呢?而我两年前被严重迫害,除了我个人修炼有漏外,后来才意识到,又是同修的手机被监控,才导致邪恶上门绑架的。有的同修带着手机到别人家,同修多次提醒不听,只能让他不要再去了。他还很委屈,觉的同修在排斥他。师父在《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中讲到:“你知道这个电话监听啊,我们身上带的电话,告诉大家,每一个都是监听器。”

集体学法是师父给我们留下的修炼的形式,到学法点上是不带手机了,可是在学法点上了解了同修的一些情况,回去又不注意同修的安全,对着自己的手机什么都说,有名有姓的东家长西短,谁做什么,如何如何。不知道通过自己的手机和自己不修口被邪恶掌握了多少信息!邪恶绑架我的时候就说:“你们谁干什么,我们全都知道。”回来跟同修们说的时候,大家就说别把邪恶的话当回事,他们就是诈你。我们是不能把邪恶的话当回事,但是注意安全是必须的,修炼人是人在修,总有不精進,稍微放松的时候,这个时候就容易被邪恶钻空子。所以有时候大家左右为难,证实法的事不交流不行,一交流就马上传播出去,每个同修都知道了,继而同修又当着手机啥话都说,提醒也麻木,长期不改。救度众生又不能不做,只有平时多发正念,靠正念保护自己。有时候真的很无奈。

写出此文,再次提醒同修注意手机安全,如果因为你不注意手机的安全造成同修被绑架,甚至掉下去了,那可能你也会因此而修不成。不要说自己是无意的,一样是罪。更何况,多次提醒过要注意手机安全,还不注意,那就是明知故犯,有意在配合邪恶了!那跟邪恶不是同罪吗?现在正法已经走到最后了,如果在这方面被钻了空子,造成损失,想弥补也没有机会了。

个人认识,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