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来监狱对牡丹江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Print

【圆明网】据悉,近期泰来监狱因加高院墙,将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及其他在押人员转移到齐齐哈尔监狱。其中密山市法轮功学员张玉堂在被泰来监狱迫害得无法行走的状况下,也被转移到齐齐哈尔监狱。

泰来监狱一直被黑龙江省“610”和黑龙江省监狱管理局作为暴力“转化”、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集中地,经常把省内别的监狱非法关押的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劫持到泰来监狱,进行长期酷刑折磨和高压迫害。牡丹江法轮功学员张玉良、张玉堂、关日安2015年11月8日被黑龙江省“六一零” 特意从牡丹江监狱劫持到泰来监狱加重迫害。

张玉良和张玉堂都是六十多岁的老人,被非法关押一年多来,身体状况很差,张玉良几次出现生命危险。

按照监狱方面自己的程序是:在牡丹江监狱已经集训结束了,到了泰来监狱应该直接分到下面的大队。但黑龙江省“六一零”人员紧接跟过去,一场迫害开始了,并且扬言:不转化,不下队。

泰来监狱集训监区将张玉良、张玉堂、关日安三人分开关押迫害。为了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达到所谓的“转化”(屈服于邪恶的压力,按六一零的要求写四书)的目的,采取了四项邪恶的手段:熬鹰、冬天风冻、连坐、找茬殴打 。

熬鹰:就是让监狱的包夹犯人看着法轮功学员不让睡觉,只要一闭上眼睛就要遭到“包夹”犯人的谩骂和殴打。

冬天风冻:黑龙江的十二月室外温度都是零下二十多度,只允许法轮功学员穿单薄的秋衣和秋裤,打开监号的窗户,站在窗户前,双手必须伸出来,站在窗户前冻着,不配合就要遭到殴打。

连坐:黑龙江省的冬天室内温度低,敞开窗户温度更低,监号内有五六十犯人,警察散布谣言:都是法轮功学员“不转化”,监号内的人才跟着遭罪,就象被曝光的中共制造的“天安门自焚”伪案 一样,都是要煽动仇恨,迫害善良的法轮功学员。

殴打:双手握冰凌子(屋檐滴水结成的冰),在黑龙江省十二月都是零下二十多度,双手握着刺骨的冰凌子,双手根本就握不住,冰凌从手中掉下来,遭到“包夹”犯人的殴打!

张玉良、张玉堂、关日安和其他在泰来监狱被非法关押而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都遭到了惨无人道的迫害。张玉良、张玉堂两位近七十岁的老人,长时间站在窗前挨冻,并且不让睡觉,他们实在站不住了,经恶警允许坐在窗前的水泥地上挨冻,双手必须拿出来冻着。

张玉良老人当年都六十九岁了,浑身冰冷得血液都不流动了,身体抖做一团,眼珠都上翻发直,出现生命危险,晕厥过去了。监区的警察害怕承担责任,如实地报告给监狱管理部门,得到的答复:放手的干!只要达到“转化”目的,不会追究任何人责任(中共的内部也在谎言欺骗,人命关天,不承担责任是不可能的)。张玉良和张玉堂站不住、也坐不住,就扒光他俩的外衣在窗户前让寒冷的风吹着冷冻。

张玉良:男,当时年龄六十九岁,牡丹江市铁岭河镇农民。二零零一年张玉良被南山派出所抓捕,当时张玉良被恶警苗强殴打,内脏被打坏,以致后来尿血很长时间。后被非法判刑五年,绑架到哈尔滨第三监狱,后转到大庆监狱。近七十岁的张玉良由于9个月超期关押,身体非常虚弱,是挂着氧气、痛苦地靠在椅子上被非法庭审的。一个多小时后,张玉良心脏病发作,身体不断的抽搐,被120急救人员送到公安医院抢救,法庭又被迫休庭。更没有人性的是,在张玉良极度痛苦中,公安医院受法院指使,让家属拿医药费才对张玉良进行救治。家人气愤地说:“我们早就说他年近七十岁,这么超长期关押,造成身体状况非常不好,你们不闻不问,不给医治,现在人出问题,你们勒索我们家人拿钱看病,不拿钱不给医治,难道你们没有父母?你们还有没有人性?”后来家属被迫交钱给张玉良医治。牡丹江市阳明区法院经过八次非法开庭,于2015年6月22日非法秘密枉判69岁的张玉良四年徒刑。2015年8月26日,张玉堂被投入牡丹江监狱。

张玉堂:男,密山市铁西村木匠,以前脾气暴躁,在家里和兄弟姐妹都处得不好,对妻子儿女的打骂那更是家常便饭,伸手就打,张口就骂,闹得左邻右舍不得安宁。1998年9月张玉堂修炼大法后,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一改常态,家中姐妹兄弟之间也不争吵了,也听不到他打妻骂儿的声音了。和邻里也能和睦相处了,人们不禁要问?是什么人把他那火爆脾气改到如此地步?有人说:是法轮功!别人谁能改了他那火爆脾气。他自己也说:“没有法轮功的教诲,我也许早就该死了。”张玉堂于1999年进京上访,被非法关进鸡西劳教所,在面对邪恶的迫害中,张玉堂曾经撕毁过诬蔑大法的书,在会场上站出来以身护法、数次绝食抗议。2001年初被关进了小号,在小号里呆了7个月,他们有时三天才给一顿饭,每天还要面壁罚站。2002年4月25日,张玉堂再次被绑架判刑,被送到鸡西哈达监狱迫害,后被劫持到牡丹江监狱。2014年4月3日,张玉堂在牡丹江被牡丹江公安局国保恶警绑架,冤案历时一年,2014年11月至2015年6月间先后六次非法开庭,最终张玉堂还是被枉判五年半,关进牡丹江监狱继续迫害。

关日安:男,当时年龄43岁,原牡丹江市电子仪器厂工人。关日安曾身患顽固的牛皮癣疾病,浑身长满了牛皮癣,牛皮癣这种皮肤病很难根治,自从修炼法轮功以来,他满身的牛皮癣消失了,法轮功给他及其家人带来了身心的健康,生活的顺利。1999年10月20日,关日安、赵欣到民政部门办理了结婚登记,并到公安户籍部门办理户籍手续时,被户籍警察无理的要求必须写不修炼的“保证书”,被他们夫妻义正词严的拒绝,警察将关日安、赵欣夫妇外加关日安的母亲崔姨强行绑架到牡丹江第二看守所。关日安被非法劳教三年。关日安被牡丹江劳教所恶警迫害的骨瘦如柴、神情恍惚,劳教所怕承担责任,才被迫将他释放。2002年1月,关日安、赵欣夫妇在租住的房内被牡丹江市公安局绑架、抄家,家中物品无人经管,等他俩六年出狱后,都丢失了。关押期间遭警察大打出手,酷刑折磨。2002年7月26日,关日安和妻子赵欣分别被非法判刑六年,整个过程,法院不通知家属、不许请律师、不准上诉。在牡丹江监狱,关日安等法轮功学员每天都遭受着非人的折磨和迫害。2014年4月2日下午,牡丹江法轮功学员关日安在家中被警察绑架。冤案历时一年,2014年11月至2015年6月间先后六次非法开庭,最终关日安被枉判五年半,关进牡丹江监狱集训队继续迫害。

张玉堂、关日安、张玉良在牡丹江监狱集训队(出入监监区)期间(2015年8月26日至2015年11月8日),不接受牡丹江监狱洗脑迫害,不放弃信仰。黑龙江省“六一零”不法人员,不顾家属的再三请求, 强行将张玉堂、关日安、张玉良劫持到泰来监狱。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