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的慈悲和同情再次帮助我克服了骄傲

2018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Print

【圆明网】六年前,我了解到法轮大法,那时我已经不很年轻了,50岁出头的年龄,那段时间我的生活发生了许多变化。我一直在寻找提昇自我修养和内心智慧的方法。在法轮大法中,我找到了美好伟大而简单的修炼方式。

我是一名视觉艺术家和专业的艺术教育家。通过六年的修炼,我意识到美在艺术和生活中的重要性,它是自然中的和谐,我在内心努力,摒弃各种当代观念、趋势、哲学理念和抽象思想,然而这些思想却引领了当今艺术环境,破坏了艺术更高的内涵。通过修炼,它们对我融在法中的思想和意识变得毫无意义。经常学法更帮助我清理自己的思想,用更纯淨的眼睛看世界,没有任何心理意图。

从童年时代以来,人物一直是我绘画作品中的主要元素。现在这个元素变得更加重要了。我试图描绘出人类的珍贵和神圣的起源。在我的许多画作中,人们似乎找到了自己的天堂,生活在一起,与自然和谐相处。艺术作品帮助我向人们谈论和介绍法轮大法,通过这种图像方式使叙事更加容易。我的修炼有助于我在艺术作品中表现光明,美好和宁静,这都来自我的修炼层次和对法理解的允许下。

多年来,我一直在教小孩子美术。很多次,我发现自己的情绪,当我对孩子们的行为举止感到恼火时,我忍不住对他们喊叫。在我刚开始修炼不久的某一天,我对一群孩子中的一个感到非常恼火。当我开始生气说话的那一刻,我感到法轮在我的下腹部旋转。这是一种奇怪的、很新的体验,它是一个强烈的提醒,我是一名法轮大法修炼者,我必须得修正我的行为。从那以后,每当我开始对班级中的孩子或日常生活中的某个人生气时,我会尝试向内找并发正念。这非常有助于改善我的行为,并在我周围营造出一个更纯淨的能量场。

与此同时,有一点变得非常清楚,自从我开始修炼以来,师父一直在帮助我放下执着,那就是曾经压抑我多年的野心和骄傲,它们曾经阻碍我寻找真正的自我。

三个月前,我的左肩受伤(肌腱炎)。这是因为我雄心勃勃地追求在相当大尺寸的画布上工作,以求为了向艺术展提交一幅作品。儘管我在过去几个月的密集工作中感到疲惫不堪,但我并没有听我身体信号来减缓我的高强度工作,而是坚持要这样做。

这个伤就发生在我伸展双臂去抬起和移动一幅画的时候。儘管我心裡想:“用其他方法去做”,但我并没有理会。几个小时后,我无法抬起或移动手臂了。受伤很严重。

多年来,我一直拒绝吃药,当我成为一名修炼人时,这个想法就更明确了。然而,我肩膀的疼痛是如此严重,于是我决定用天然精油来舒缓夜晚睡眠时变得更剧烈的疼痛。

如今,我不得不放慢脚步并向内找。 再一次,我意识到,当我认识的人遭受疾病或受伤的痛苦时,我曾有好几次缺乏善心。我以为我是以同情心在行事,但其实在内心深处,我有一颗为自己是一名健康的修炼者而骄傲的心。

我受伤的前几天很艰难,因为我一旦行动就感到极其痛苦。我试图以较慢的节奏应对我的日常活动。我更专心学法,并儘可能地多炼功。我强烈地感到有必要与同修分享我的新考验的经历。他们的快速的反馈和富有善心的支持缓解了我的痛苦并鼓励了我。

不到一週后的一个晚上,我正在睡觉,把受伤的手臂放在两个柔软的枕头间缓解疼痛,我有一个非常真实的感觉,有一个人走进了我的房子,穿过走廊,走入我的卧室。我无法睁开双眼。正在沉寂之际,我感到有一只手臂轻柔地碰触到我受伤的手臂......他先抬起我的手臂,将它旋转了360度一周,再将它轻放回枕头上休息,然后他就离开了房间。这之后我愣了好几分钟,一直等到脚步声完全消失。我感到一种宁静、祥和的能量覆盖了我的整个身体,然后我睁开了眼睛,没有看到任何人,但我内心清楚地明白,是师父刚刚来过这儿!我的双眼含满了泪水,我深深地感恩师父的慈悲。

在这段神奇的经历发生后第三天,同修们来我家里一起学法。在塞浦路斯,大法弟子的人数还没有很多,并且我们住在岛上的不同城镇。大家没有机会定期学法、见面。那天下午我们有个机会在一起学法,然后谈论和分享我们近期的修炼经历和对于修炼中不同问题的理解。这让我感到非常幸福。我也有机会与同修们分享我最近的这段经历,尽管我表达地有些含蓄,因为这件事对我而言很新、很超凡。为了不产生任何执着心,我将这件事放下了,现在我和你们分享它吧!

这件事之后我的肩膀恢复地越来越好。我先是可将手臂抬起一半,在五天内,我可以轻鬆地抬起整条手臂炼功了,并且能参加弘法活动了。

从我的修炼层次的理解是,师父给予我们的一切是用来修炼和讲真相的。如果我们不注意珍惜所有这些工具,不指引我们头脑正面地思考,而是放任我们的骄傲不去珍惜法中的基本原则,那麽我们就会在修炼中懈怠,给旧势力藉口干扰我们。

慈悲的师父就在我们身边。那天师父帮助了我,再次提醒我成为大法弟子的重要和珍贵。

我想用师父最新的经文《二零一八年华盛顿DC讲法》中的一段法来结束我的修炼交流:

“但是我就是说,自己作为一个修炼人不能放松自己。最艰苦的路你们都走过来了,最难的时候你们都做过来了。走好自己的这条路,说起来确实很容易,做起来确实很难。但是哪,无论怎么难,你为这件事来的。无论怎么难,你的生命就是为这件事情而成就的。所有的大法弟子,都不归三界管。从你自己发心要修炼的那一天起,你就在地狱中除名了。”

谢谢慈悲的师父! 谢谢各位同修! 如果我讲了不在法上的话,请同修们指正我。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