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还在说“看书”“做功”“老师”的同修交流

Print

【圆明网】最近我接触了一九九九年以前得法的几位老同修,交流中发现一些不在法上的地方,这些不仅仅是口误的问题,而是修炼中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把师父针对这些问题的讲法找出来,个人所在层次有限,旨在希望同修早日走出迫害,共同提高。
交流中发现几位老同修有的把“学法”说成“看书”,有的把“炼功”说成“做功”,有的把“师父”叫成“老师”。几位老同修都是被迫害过,有的反复被迫害过,虽然表面上走出了监狱的迫害,但在经济上或身体上的迫害一直在持续,还有其它一些方面的不易察觉的迫害,有的明知道是迫害,却找不到执著,显得无可奈何。

师父讲:“大家一定要明白,我给你们留下的修炼形式是不能改变的,我不做的你们就不要做,我不用的你们就不要用,我在修炼中怎么讲的你们就怎么讲。注意吧!不知不觉的改变佛法一样是破坏佛法啊!”[1]

师父还讲:“其实关于读书我在九五年九月九日写的“学法”中已经讲的很明确了,而且精读之意对于“学法”起了严重干扰,今后一定要注意此问题的严重性。我已经讲过了佛教在印度失传的原因及教训,今后如不注意就是乱法的开始。”[2]

师父的法讲的很明白,师父不用的叫我们不要用。师父用“学法”我们就用“学法”,不能用“读书”,那么“看书”、“做功”就更不能用。修炼中没有小事,对照师父的讲法,“看书”、“做功”的说法和真正的修炼是背道而驰的,真的不是说一说那么简单。

“读书”和“学法”的内涵相差很大。读常人的书也叫读书。但大法弟子是要学法,学的是宇宙的理,师父明示:“法轮大法的法理对任何人修炼,包括宗教信仰都是有指导作用的,这是宇宙的理,是从来没有讲过的真法。”[3]那么我们抱着什么样的态度学法?这是“读书”能涵盖的了的吗?

至今有的老同修连《九评》都没看过、听过,交流当中发现一张嘴就是党文化,当指出来时,有的同修惊讶的问:“我也有党文化?我以为自己没有。”这样的还不在少数,甚至认为党文化都是当官的才有,自己是普通百姓不会有,才不重视《九评》。

这些老同修有一个共同的不足,就是不让人说,喜欢听好听的。当指出这些不足时,有的反唇相讥,有的即使不说话,心里也是不服气的。有的认为自己做了好多事,这就是修炼了,比谁修的都好,任何不符合自己想法的都听不進去。而且有的法知道的多,能一段一段的背诵。拿法去衡量别人却不衡量自己,知道的再多不向内找,和读书的小学生有什么两样?有的反复讲自己被迫害时如何坚定,好象被迫害的经历成了资本一样,有时弄得新学员一时还很佩服。

法中没有迫害,那些后天形成的私和自我是旧势力想强加给我们的,也是被旧势力利用来迫害我们的把柄,就象它在我们前進的路上挖坑,你掉坑里了,它不说他挖坑不对,反而说你走路不看。师父告诉过我们跌倒了要爬起来的理,不要无可奈何,在大法面前旧势力其实什么都不是,学法入心、对照法实修、向内找,就没有过不去的。希望我们新老学员携起手来,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纠正〉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博大〉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