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炼中归正自己

Print

【圆明网】我是一九九九年“四·二五”之前修炼大法的,但由于学法不深,一路走的深一脚浅一脚,曾有好几年完全脱离了大法,成了常人。感恩师父慈悲救度,让我再次走入大法中,在同修无私的帮助下,我真正认识了师父,认识了大法,并努力实修。
一、突破观念,走出人来

我学法时思想业干扰非常严重,常会不由自主冒出一些质疑师父的话和对师父不敬的想法。在我心灵深处,也依稀认识不该有此想法,但却没主动努力去除,我以为这是我真正的认识。在同修的关心帮助下,在与同修不断的切磋探讨中,随着学法的深入,我对法的认识也逐步提升,并体悟到师父所说是那么的实在,都是真理正理,相信师父是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按照师父的大法去修去做,就能返本归真。

同时,我每天看明慧网发表的同修的修炼历程与心得体会后,深感在当今世风日下的环境中,能让修炼人如此自觉刻苦的修心修德放弃自我,唯有大法才能让人做到,想到自己修炼后心性也在不断提高着,无论谁,只要進了大法的门,就每天都在往好的方向变,这大法是多么的了不起!有多么的殊胜!我怎么还会有质疑?!我又凭什么质疑?!于是,学法时再有不好的思想念头冒出来,我就排斥它,因为我清楚知道这思想念头的不真实,我知道了它肯定不是真我的想法,是后天观念组成的我,它妄图毁了我,不让我修成。由于真念主导了自己,主意识增强了,我感觉到修炼状态也明显的好转了。

二、对卸载微信的认识

曾经,我是个微信迷,虽从不看不该看的内容,但每天半夜醒来,都惦记着打开微信看看,有时学法,铃声一响我就忍不住放下书去看微信。微信成了我生活中重要的内容。

当看到明慧网发出的“须知”,于是我马上做删除微信的准备工作:和家人沟通,和有必要保持联系的微信朋友要电话号码。准备就绪后,要删除微信时却因不会操作犯了难,问同修,同修也需求人且一直等不到回音。在不知如何办的无奈之中,我的思想开始动摇,或许潜意识里,我是留恋微信的联系方便吧。我给自己找理由:那么多年都用微信,师父也没说过微信的安全问题,邪恶无孔不入,删除微信也达到不了安全,要不我就暂且留着微信仅作联系用?这思想一冒出来,内心却隐隐不安了,因明慧说微信牵连到同修的安全,也有同修多次说过在大法中要顾及同修的安全。我犹豫了,这时,我看到明慧网登的同修的一篇文章,说删除微信是师父要我们走出人来。我一想对呀,微信的使用不是正常社会的状态,师父不是让我们逆流而上吗?并且微信中隐藏着多少人心欲望啊?这人心欲望应该去啊!后来听说手机专卖店可以帮忙恢复到出厂设置状态,于是我赶紧前往解决。

没有了微信,我增加了很多学法时间,对法有了更多实实在在的感受。

三、在打坐中实修

曾经炼双盘非常辛苦,也从没盘到过一小时。从新走回修炼后,我对修炼认识仍不足,觉的炼双盘太辛苦,再重来一遍想想都后怕,就决定不再双盘,单盘也只坚持半小时,心想假如我能修成,我就单盘着上去,谁爱笑话就笑话吧。

是师父看弟子不悟,就慈悲推了我一把,不知不觉中我竟又能双盘,并且还能坚持一小时了。想想不经意间又能双盘了,内心真有点五味杂陈,觉的好幸运! 感恩师父,师恩难报!然而炼着炼着,我觉的打坐一小时辛苦,就不坚持了,只炼半小时或四十分钟。随着学法的深入,心性有所提高,意识到打坐怕苦是图安逸的心,怕吃苦的心,应该努力修掉它,我觉的炼功不仅仅是炼功,炼功是修心的一部份,于是我不为打坐而打坐,我想打坐就是修炼,我要求自己必须坚持双盘一小时,然而这时我双盘一小时比前阶段辛苦多了,但我不再放任,每次我都勉励自己:坚持魔炼坚忍之心,坚持魔炼能吃苦的意志力,觉的实在难受时,我就在心里念:“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1]。“难忍能忍,难行能行”[2]。当每天完成打坐时,我心里就有一种宽慰:今天又闯过来了。

曾经,我认为自己只修炼了三、四年,因前面十几年我都没认识大法,没真正走入大法中。同修告诉说,不能这样算,那十几年都是修炼过程。也是,想到自己悟的这么晚,这么慢,真的是太惭愧!去掉人的观念太不易了!感恩师父!

感恩大法!感恩帮助我、拉着我前行的同修!我会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缘,坚定实修,随师把家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