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过病业关的一点浅显认识

Print

【圆明网】近年来,身边过病业关的同修不少,其中有一些是九九年“七·二零”前就得法的大法弟子。部份同修还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有的甚至被拖走了人身,最后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迫使修炼人深陷病业假相中而不能自拔呢?下面将自己在现有层次上的一点浅显认识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不妥之处请指正。
信师信法的问题

有些同修在过病业关时,嘴上说信师信法,“去留由师父安排”[1],行为上却常常背道而驰。比如,有的同修病业关拖的时间长一点,心里就开始不稳了。表面上仍坚持不吃药也不上医院,思想中却时时反映出病业状态的各种名称:什么心脏病、高血压的,还不自觉的拿自己的感受与各种病症对照;口中虽不言病,但为此增加炼功的次数,或者找同修帮自己发正念,目地是想要把病业清除,被病业带着“修炼”。

很多时候,前来帮助的同修都告诉过病业关的同修要信师信法,向内找,如何如何,带着一颗只想改变别人而不想改变自己的心。殊不知,同修是镜子,修炼中没有偶然的事,那些帮助别人的同修是不是也从中修一修自己呢?把同修的事当作是自己的事,从而达到整体提高,整体升华。而且,信师信法也不是简单的吃不吃药、去不去医院,或者是笼统的说说向内找,而是要真的放下自我,根本就不执著病业过程中的什么感觉,包括过关的同修和前来帮助的同修,真正的放下心来,把修炼中遇到的所有事都当作是好事,当作是修炼提高的阶梯。放下生死之念,一切假相就会烟消云散。

从法中我们知道,每个人的修炼因素是很复杂的,修炼中的人谁也看不清病业背后的真实原因。只要坚定的信师信法,真正的把自己当作炼功人,就能走出病业的死关。

向内找的问题

师父告诉我们:“也就是说你这一生已经是修炼人的一生,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了,也都不会出现偶然的事,人生路上的一切都与你的提高和修炼有着直接关系。”[1]

有些时候,从表面上看病业中的同修似乎并没什么大错,却被旧势力下狠手迫害。所以找来找去,都是些表面问题,长期不去的执著被掩盖着,很难有所突破。病业关拖久了,就更不知道所以然了,无可奈何的陷在病业假相中不能自拔。

就拿我自己来讲,左膀子痛已经持续近一年了,每天炼功都很痛。虽然自己也一直在向内找,修去执著,但改观并不大。从表面上看,膀子痛是因为怕吃苦和怨恨心引起的。原因是钟点工与父母合不来,辞职不干了,我只好自己打扫卫生。我一边打扫一边抱怨,认为父母在干扰自己修炼。当来到父母房间时,看到桌上摆放着一个什么镇宅之宝,两只蛇头顶着一个圆珠,特别恐怖。我的怨恨心油然而起,随即决定买房与父母分开住。没几天,左膀子就开始痛。

起初以为是干活累的,休息一段时间就会好的,后来又认为可能是那个坏东西在干扰我炼功。于是,发正念清除一切干扰我炼功的邪恶生命及因素,同时向内找修去一切不好的人心、执著。我先后找到了怕吃苦的安逸心、抱怨父母干扰我修炼的怨恨心、怕被坏东西干扰的恐惧心、执着自我的私心,以及为了节省时间,边听法边打扫卫生,没有做到敬师敬法;同时把那个坏东西看大了,全然忘了师父的法身就在身边看护着弟子,没有真正的做到信师信法。

随着闯关过程的拉长,我隐约感觉自己的根本问题还没有找到。直到前不久的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中,我的一位客户正在办理业务,她的丈夫走过来看到桌上放着二张卡,就转过身来勾着头想看清卡号,我随即用纸把卡盖住。醒来后,我想这不是说我在掩盖吗?早晨炼静功时,一个意念打给我,好象是说我在二零零二年那次被绑架时做错了一件事!我感到震惊,因为一直以来觉得自己当时做的还不错。静下心来仔细回忆当时的情况,我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做了不该做的事。

当时,我因C同修牵连被非法关押至洗脑班。刚進去时,我没有配合他们的任何要求。他们还说C同修没什么事,只要她主动回来就不为难她了,让她在洗脑班待几天与我一起回家。接着他们又说,如果超过两个月还找不到C同修就要全国通缉了,目前机场、车站、码头都是严控的,并说C同修不能马上回来本地同修都要受牵连。

C同修不时的从外地打电话给本地同修了解情况,无意中牵连了不少人。因为C同修离家出走后,警察在她家里搜到一个电话本,上面记有同修的号码,所以每隔一段时间,他们就会问我是否认识某同修。我本人也是因为C同修离家出走时打电话给我,让我给她送些钱,电话被监听而遭绑架。

我想一人做事一人当,为了减少整体损失,自己只能豁出去了。于是我告诉他们,不要再为难其他同修,只有一个常人可能知道C同修在哪,让他们把那个常人找来与我见面。我还写了一封信让他们带给那个常人,请他转交C同修。信中,我告诉C同修要坚定修炼,堂堂正正的面对,心怀善念,不要牵连他人。

由于我说不出那个常人的准确名字和具体门牌地址,晚上他们就带我去确认了那个常人的住所。当时我的想法就是,他们不会把那个常人怎样的,还有就是不能再让C同修牵连其他人了,减少整体损失。后来,等他们找到那个常人,还没来得及找到C同修,C同修却因回本地看孩子,在车站与同修联系时,被警察绑架。

C同修被抓后,交代了一些事情,我并没有怨恨她。考虑到C同修被关在看守所,处境比我困难,并且自己当时的想法就是既来之则安之,并没有想到能出去,所以C同修说什么我都极力的揽到自己身上,帮她开脱。

从洗脑班刚回来时,我并没有太多的想法。一段时间后,我有点消沉,总觉的有点对不起那个常人,因为他为此被关了几天。后来,我写了严正声明,声明自己在洗脑班内的一切不符合大法的言行作废。

修炼中,有些执著被隐藏的很深,修炼人如果没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就很难发现自己的问题所在。师父讲:“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2],由于我当时走進修炼不久,对这一法理认识不清,误以为自己为了减少整体损失,保护同修,在某些方面配合邪恶是不得已而为之;再加上自己在洗脑班没写过什么,也没为开脱自己而做过什么,所以认为自己做的还不错,执著一直被掩盖着,没有及时找出来、去掉它。

改变观念的问题

由于受修炼层次所限,一些同修总是停留在修炼初期感性上认识法的状态,而不是在艰苦的实修过程中领悟法的伟大、殊胜,在理性上也升华上来。因此,每当魔难来时,有些同修就不知所措,完全没有了正念,把自己摆在了常人的位置上。

在修炼初期,师父就开示弟子:“圆满得佛果 吃苦当成乐”[3]。然而, 又有多少修炼人真正领悟到了法的内涵、做到以苦为乐呢?有些同修在过病业关时,从法理上也知道吃苦是好事,嘴上也说病业假相,可是过关中却死死抱着人的观念不放,本能的对抗吃苦。一个突出的表现就是把假相看的太实,有意无意的把病业当成了常人的病症。比如,时不时的感受一下病业是否减轻了;同修见面时总是要关心的问候一声:感觉怎么样了?好点没有?基点还是落在“病”上了,根本就没有跳出人的观念,没有把自己当作是修炼人。

那么,什么是修炼人呢?就是看问题的基点与常人不同。比如,为啥就认为痛不好呢?也许痛正是自己宇宙天体更新的体现呢?大家都知道炼功要吃苦,炼功不仅仅是改变肉身的问题,同时也是自己所代表的整个宇宙体系内众生被法加持净化更新的过程。那你说吃苦好不好呢?一念之差,人神之别!

正如师父所讲:“我经常讲一句话就是,你学大法了,无论你遇到好的情况和坏的情况,都是好事,(鼓掌)因为是你学了大法了才出现的。有些学员学大法之后碰到很多魔难,如果你不修炼,那些魔难就会使你走向毁灭。正因为修了大法,这些魔难提前来了虽然受到的压力很大,对心性的考验很难过,有时过的关也会很大,可是毕竟这些魔难都要过去,都要结账,都要买单。(众笑)这不是大好事吗?所以你碰到了好事、坏事,只要你修了大法,都是好事,一定的。”[4]

在病业问题上还存在一个普遍现象,就是认为只要向内找了,病业就能消除,往往把向内找当成是摆脱病业魔难的手段了。因此,有的同修虽然执著心找出一大堆,病业却丝毫没有减轻,久而久之就开始动摇了,甚至怀疑大法,病业的表现也就随之加重。这是根子上的问题,就是没有把自己当作修炼人来对待。

其实,向内找与消除病业本身并没有直接关系。不是说你向内找了,病业就一定能消除,有的人还得“让你承受那么一点难,遭一点罪,你一点不承受这是不行的。”[5]向内找是法的机制,修炼人通过向内找,修去人的各种执著、人心,从本质上改变自己,从而真正的提高上来。走出人,走向神,这才是修炼的真正意义。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4]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