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永芳在家门口被警察骚扰抢劫而昏厥
 

蒋永芳在家门口被警察骚扰抢劫而昏厥

Print

【圆明网】居住在四川泸州市纳溪区茗都大厦的蒋永芳老太太是一位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五日,她为大女儿六月十六日要住院手术而忙碌的做着准备,一大早她就跑了两次超市。

蒋永芳第二次从超市回来,身上背着一大背篼日用品,一手拎着一只箱子,一手拎着一大桶油,肩上还挎着挎包,她一出电梯门,就遭到一警察一阵拍照。蒋永芳制止说:不经本人允许随便照像,你是在犯法,不准照!

该警察不听劝阻,不停的追着她拍照,一直追至家门口,还企图跟随蒋永芳进屋。蒋永芳伸手制止警察的违法行为,被警察从家门口扭到电梯门旁,蒋永芳一时全身发麻,手脚发软,坐到了地上。

这时,早已在楼道里蹲坑的一个便衣靠拢过来,几次伸手想对蒋永芳进行搜身、搜包、搜钥匙。蒋永芳正告他说:我以前有严重的心脏病、高血压。你把我整出病来,你脱不了干系。别看这里没人看见。

这时蒋永芳看见上下楼的通道口有两个躲着的女子探身出来,立刻问她们:你们是干什么的?躲在那里干什么?见不得人吗?是堂堂正正的就站出来吧。

蒋永芳知道今天的事来者不善,这些人要在这僻静的楼道里对自己一个孤立无助的老人下手干坏事,于是她发出求救的呼喊。这时蒋永芳见一女子上来,就对她呼喊道:妹妹,这群人在违法干坏事。请告诉我的家人,告诉我的女儿,不然被人整死了没人知道。我修炼法轮大法没有错!信仰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

这时三名躲在暗处的警察现身,其中一人是“六一零”警察张华。张华哄骗说:我们进屋坐会儿吧。蒋永芳说:不行。那是我女儿的家,不是我的家。她不在,不能随便进去。你没有任何资格进她的家。张华说:没有啥子事,来回访。蒋永芳问:什么是回访?回访是什么目的? 张华说,就是来关心你,看看你生活上有什么困难没有?蒋永芳说:这些年你们迫害的我好惨。你们迫害的我家破人散,夫离子散;小女儿远走他乡连电话都不敢打;我走哪里你们迫害到哪里,身边的大女儿都不敢让我与他们住在一起。你还要干啥子?

此时张华脸一变,下令:搜资料!搜资料!于是三、四个男人围着蒋永芳,擒手逮脚,抢的抢,翻的翻,张华亲手翻背篼……只见红灯不停的闪,有人不停的拍照。

蒋永芳老人非常气愤,质问他们:你们凭什么这样做?我都是七十岁的人了,你们应该这样对待我吗?我按照真善忍做一个好人,错了吗?你们这样对待我,凭的是哪条法律,拿出来看。你们犯法犯罪,是历史的罪人。

在一阵暴力的强行抢夺中,为捍卫自己的人身权利,老人奋力挣扎、反抗,瞬间晕厥过去。

等老人苏醒过来,这伙人早跑的无影无踪。老人发现,自己挎包里的钱包被翻过了,里面一张手抄的电话号码卡被警察盗走,老人不禁一阵悲伤,嚎啕大哭。

这张电话号码卡片是大女儿给的,六月十七日女儿就要动手术了,因为手术风险大,恐怕发生意外,女儿向母亲交代了家中的后事,给了这张电话号码,说万一下不了手术台,就按电话号码通知单位领导、朋友帮忙料理后事。

这张手抄的卡片,或许这就是母女的诀别。老人想到因自己修炼法轮功,女儿在十九年的迫害中也没过上一天安宁的日子,种种株连迫害至今也没有停息,现在又面临生命的危险,老人的心悲痛难抑。

蒋永芳悲愤交集,自己一个七十高龄的老人,要照顾女儿,照顾外孙,又担忧着女儿的安危。年迈的老人要独自承担起家里家外那么多事,没有帮手,没人分忧,那心身的疲惫,那处境的艰难,可想而知;忙碌劳累中又遭歹徒迫害,更让她心力憔悴,那心情的沉重与悲痛可想而知。

因骚扰事件,蒋永芳的大女儿住院手术推迟了五天。七月二十五日,警察又闯到茗都大厦蒋永芳的居所,一阵敲门没敲开,就又打电话骚扰蒋永芳的女儿,完全不顾她手术后还没有康复。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