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 闯过生死关

Print

【圆明网】我是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的老弟子,二十二年来在师父的呵护下,跌跌撞撞的走到了今天,我想就今年我是如何过病业关的一点教训说出来,以便同修以后遇到类似情况少走弯路。
今年五月八日,我感到小肚子左侧不适,用手按压有点痛,我没当回事,更没有及时发正念清除。没过几天,这种疼痛好象从天而降,突然爆发,左侧肛门处肿个大包,坐着都痛,整个肛门被堵死,肛门处火烧火燎的,大便时直肠就跟着出来,往回送最痛苦,不敢碰,肛门肿的连个手指都進不去。我突然意识到这是旧势力的迫害。当时脑子里立刻闪过一念,我要过好这一关。我对师父说:“我绝不做破坏大法的弟子,绝不给大法抹黑。”

发正念后,我快速查找修炼中的漏洞。这一找找出很多:放不下的亲情、怨恨心、妒嫉心、显示心、抱怨心等等不好的心。我就正念清除它们。晚上发正念时师父的一句法“了却人心恶自败”[1]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慈悲的师父要我彻底放下人心,从而解体迫害。

以后的几天里我不断的背师父的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2]“放下生死你就是神,放不下生死你就是人”[3]“头掉了身子还在打坐的”[4]“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5]

几天下来不见好转,反而更严重了。我动了人念,买了一管红霉素软膏涂于患处,想缓解一下,心想直肠把药膏带進去给肠子消消炎或许能好点。

到了五月十三日,连续四天怕排便,开始禁食,只喝水, 吃点糖块和巧克力维持体力。在不炼功的丈夫面前,我还得表现的若无其事。我怕他强行送我去医院。没想到我这样不吃饭正好上了旧势力的当,没缓解却更严重了,不敢走路,下楼时肛门处就象用钳子夹着肉一样疼。我就踮着脚尖走,就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三件事照样做。疼时我啥也不想,就背师父的法。

又过了几天,我又向内找,忽然想起来这几个月,总是不自觉的自言自语“要死了……”我吓了一跳,这是多大的漏啊,这不是旧势力抓住了把柄来要我的命来了吗?于是我到学法点跟A同修切磋,发正念时正告旧势力,不管我是否有漏、是否有执着或不好的念头那都不是我,是假我,是思想业力在作怪,是旧势力死,不是我死。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肩负着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绝不允许旧势力迫害我。我要运用师父赋予我的佛法神通和强大的法轮将旧势力彻底清除灭尽。跟同修B切磋:必须吃饭,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

五月十六日晚上,我吃了半个香蕉,心里告诫自己,绝不走旧势力安排的路,再难也得闯。

这时我又想起师父在《悉尼法会讲法》时说的,“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6]接着背“难忍能忍,难行能行”[7]那段法。

师父看到了弟子坚修的这颗心,在晚上发正念时,师父把一句法“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8]打入我的脑海中,从这天晚上开始师父连续三天给我清理身体。

第一天发完十二点正念后我就清理自身空间场,过程中我真切的感觉到师父给我清理身体。从我身体左侧腋窝开始往下拽东西,经肋骨、胯骨到膝盖;又从右侧腋窝开始往下拽东西,经肋骨、胯骨到膝盖,然后经两小腿到脚心排出,历经一个多小时。第二天从脊椎两侧往下清理,历经一个多小时。第三天从肛门两侧往下清理,又历经一个多小时。

在第三天清理身体时师父又将一句法打入我的脑子里“横心消业修心性 永得人身是佛祖”[9]。写至此我才悟到师父的良苦用心。师父已经把旧势力清理了,业力也给消了,就剩一点黑气让它往出冒,我只要承受一点点痛苦就行了。

十八日早上排便时整个肛门被撑破,掉下来的直肠还要往里送,承受的痛苦到了极限,我流着泪求着师父缓解一下弟子的疼痛,让弟子将直肠送回去。这样疼痛就会减轻一些,但是往回送的时候我只能跪在地上往里送,不然就送不回去。每次排完便一上午都是在痛苦中度过,到了下午稍微好转一些。

十九日还是没有见好,思想又有波动,心想干脆去医院吧,但是念头一出,我立刻否定了这个想法。

师父看我不争气、摇摆不定,就用梦来点化我。梦中我和丈夫、儿子坐火车要回家,他俩去了前面车厢,我上了后面的车厢。于是我就往前边车厢走找他们,当我走到那个车厢时,我发现车厢里没人,再往前走我却离开了车厢,再往前走我发现已经走出了车站。我赶紧往回跑追赶火车,当我跑進车站时,听到我要上的车就要开了,我用力地向前跑,跑着跑着眼前出现一个画面,一列火车渐渐的开了,车上的一个小孩看着火车下边坐在地上正在哭的一个妇女。我一下就醒了。我立刻悟到是师父在点我,是上车回家还是留在人这儿。

我立刻在心里喊着,师父我要跟您回家,我要跟您回家。这时闹铃响了,三点四十我马上起来开始晨炼,奇怪,第二套功法音乐中的口令正常了。在一个月前,第二套功法炼功音乐由头顶抱轮转为两侧抱轮时,“两侧抱轮”的口令没有了,出现了两次比较怪的动静,我以为是我碰到哪抹掉了呢,今天却好了。我心里知道我好了。我心里说不出的激动。心里一遍一遍的谢着师父。

病根虽然已经拿掉了,可是排便时疼痛还是没有减轻,每天早晨最怕的一件事就是排便,怕的不行,就是不想排。这不是怕心在作怪吗?我得去掉它。于是我把心一横,死都不怕还怕疼吗?两天后就一天比一天好了,前后历经了二十多天,我终于闯过来了。

在整个过程中我认识到修炼无小事,出现不好的念头时,立刻否定它,别滋养它,别让旧势力抓住把柄進行迫害。

跪拜叩谢师尊的慈悲苦度,感恩师尊的一路呵护,感谢同修的正念加持。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曝光〉
[5]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6]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8]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9]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因果〉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