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难中 我体会了法的伟大
 

魔难中 我体会了法的伟大

Print

【圆明网】我一九九八年八月走進大法修炼的,二十年的修炼路上由于人心重、观念多,修的拖泥带水、磕磕绊绊,跌跌撞撞走到今天。二十年的修炼历程中,我深切体会到了:危难中,只要心中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就没有过不去的关!正是:“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
下面,以我几次面对来势汹汹的迫害就在眼前,可我不被假相带动,坚信师父、坚信大法闯过难关的例子来说一说我的体验。

第一次:

二零零五年春天,脱离了大法两年多的我刚刚回到大法不到两个月。一天早晨,上课铃声响过,我刚要开始讲课,单位里分管政工的书记来到我们教室门口示意我出来一下,我走出教室,书记神情严肃的对我说:“某某,今天省‘六一零’(江泽民一伙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要来我们学校,请你不要上课了,到办公室去写一篇揭批法轮功的文章…… ”我一听,倒吸了一口冷气,心想:另外空间的邪恶真的是虎视眈眈、邪恶至极啊,它妄图把刚刚走回大法心性还不稳的我再一次拖下去,我坚决不答应!尽管当时心里怕极了,但我还是坚定的说:我有课,我不能写。政工书记说:课可以找别人替你上,你到办公室去写就行。并到办公室找来我们同级部另一名老师来替我上课。不知为什么,尽管心里不稳,但我还是用坚定、平静的语气让那位老师回去了,我自己在教室里上完了课,尽管带着怕心,但我觉的那堂课上的出奇的好。

下课铃声刚打,单位一把手便急不可耐的亲自来到我们教室叫出了我并恐吓道:今天你要不写,上级怪罪下来,一切后果由你负责……记得当时我不知哪来的勇气(过后体悟到是师父的加持),对校长说:那是我的伤疤,我不愿掀动它!你看见有一个人带着自己的伤疤到处掀给人看的吗?至少我不愿意!然后扭头就走回自己的办公室。

这一上午,尽管被怕心带动的七上八下,但我始终坚定的想:无论如何我再也不能写那个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所谓揭批书!并不停的背诵“法轮转时必有狂 国力倾尽为吾忙 静观丑角妖戏尽 只剩残土风中扬 轮回五千云和雨 掸去封尘看短长 大戏谁是风流主 只为众生来一场”[2]和“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3],我当时真的坚信师父的根就扎在宇宙上,谁也动不了师父,谁也动不了我(当时因为刚刚上来,也就记得这两句法了)。

一上午,就抱着这坚定的一念,最后邪恶所演化的这场来势汹汹的迫害不了了之。

第二次: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的一天,我和两位同修结伴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并带了一些真相小粘贴,走到合适的地方就贴一张。刚刚往一根电线杆上贴了一张,不料,被一个人一把抓住不容分说拖進了附近的居委会,随后被带到派出所,当时上午十一点左右,从那时到第二天中午,大约一天一夜,无论警察怎样威逼利诱,除了背法发正念外我们什么也不说。过程中,我们单位领导来要我(邪恶从派出所的监控中调出我们的照片,从网上查到我的单位及家庭住址),并以工作为由劝我说背叛师父、背叛大法的话,并告诉我“六一零”已经下达了拘留我十五天,如果我不说他们也帮不了我,我不为所动就坚定的一念: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谁说了也不算!后来,据说我们单位领导跑到局里汇报,局长亲自下达命令:让我们单位校长无论用任何办法必须把我要出来,绝不允许因此事而影响局里当年的精神文明奖的获得权!

就这样,由我们校长出面把我要出来了,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弟子在危难时刻心中有师父、有大法,慈悲伟大的师父利用常人中的人做的!

第三次:

二零一五年最后两天,因为诉江我再次被当地派出所及“六一零”绑架,恶人临近中午时分到我们单位绑架的我,在派出所里从中午到下午六点前不断恐吓我逼我撤诉,我予以拒绝,最后我被拘留十天,我也不为所动,心里坚决不承认这迫害,即使在通往拘留所的路上我也不承认,我在心中对师父说:师父,我不怕迫害,但我不能被迫害,因为我单位的同事我还没救下来,我不能因此而让他们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犯罪。谁知这念头刚闪过,只听送我去的警察电话铃响了,他让司机停下车下去接电话去了,再上来时他对我说:某老师,你想上哪?我说:回家!他说:对啊,就是送你回家。于是,他们调转车头把我拉回派出所,我拿着我的东西打车回家了(我从单位被绑架时背的包)。

事后得知,是因为我丈夫得知我被拘留就打电话找的校长,他质问校长我是不是从单位被带走的?我的为人如何?校长承认我是个好人。这时丈夫说你连一个好人都保护不了还算什么校长?并言辞激烈的要求他必须无条件的把我要回来,最后我们校长请示局领导,由局领导出面把我要回来了。第二天我又安然无恙的回到单位上班。

第四次:

二零一六年七月的一天,我和丈夫周末开车回家探望公婆,下午在返家的路上,刚走出村头二里多路,马路上就我们一辆车,不料,阴差阳错的丈夫把车撞向了一座旱桥,我当时失去知觉。

我坐在副驾驶室没系安全带,由于惯性我的头撞向了车前的玻璃上,玻璃粉碎,接着气囊弹出打到我的胸上,我被弹起,弹到车顶棚上,车顶棚被我的头撞出一个大坑,然后我又被弹出车外,车门被撞下来,我飞出车外,同时车右边车轱辘掉下,车前大梁掉下。当这一切结束,丈夫冲下车找到我时,我已昏迷不醒,丈夫当时吓得不知如何是好,无论怎样呼喊我的名字我也听不见。记得昏迷中,我感到当时忽忽悠悠的,觉的自己是在往上飘,身体很舒服,下面不知是些什么人在乱糟糟的喊着什么。忽然,我听到一个声音:我大姑今天是学了法轮大法,否则必死无疑,看这车都成这样了。是我侄媳妇的话。接着就听到我侄子说:醒了,赶紧上医院吧!这时就感到浑身哪儿都疼的动不了,但我知道我没事,因为我有师父!我于是说:我没事,不用去。我侄子接着就火了,都这样了,还说没事?立马假装问我丈夫怎样?我丈夫说他也被气囊打着了,得去医院检查检查。我知道,此时我不能再犟着不去医院了,这样容易引起世人误解,说我们大法弟子有病不上医院,于是,我立马心里想:我到医院不是去检查有没有撞坏的,我绝对没事,我有师父,正好通过这事我证实大法,由于我的念头很正,没有半点杂念,到医院一检查我果真就没事。丈夫问医生,为什么我当时不省人事?医生没别的解释,只好说我可能是轻微脑震荡,让我在医院里观察一晚上,我拒绝了,医生说那最少要请七天假在家静养,我说我没事还请什么假?不请!丈夫劝我就请七天假吧?我说最多三天!结果丈夫向单位领导给我请了三天假,说我出车祸被撞成轻微脑震荡。

由于我们的车被撞报废,最后丈夫打电话让小叔子把我们接回家。坐在车里,我浑身疼的咬牙切齿,但我始终一声不吭,回到家我躺下、坐起都十分吃力,但我坚信自己没事。

三天里,不断有同修到家里陪我学法、炼功,到第三天下午我在同修的帮助下找到了自己的根本执着,奇迹般的,我立马感到从头到脚象抽走了一个什么东西,好了。通过这件事,还未修炼的家人真正看到了大法的神奇,更加相信大法了。村里人看到拖回家的报废车更是啧啧称奇,事后我告诉他们是因为我修大法师父保护了我,许多人也因此相信了大法。

在此,深深的叩拜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下尘〉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