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观察者杂志:江氏政权是法西斯政权(译文)

Print
【圆明网】前南华早报记者杰士柏.贝克(Jasper Becker)评论江XX与墨索里尼二人采用手段的显著相似性

1989年当江XX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时,没有人料到在13年后他会完全地改造了这个政党。表面上看起来共产党或许仍维持史达林模式,但随着上周十六大的落幕,江氏将中国共产党转变为右派政权的态势已经十分明显。

1992年,邓小平因为江不愿放弃左派立场而差点将其革职。从那时起,他着手推动自由市场经济政策:管制改革及打破政府垄断、国营企业民营化、老旧工业核心地区的大幅裁员及吸引外人投资等全面改革。他发起了创业的风潮并引进大学贷款。

江XX公然违抗传统的政治标志,在共产党大会中变更中国共产党宪法,使其与先前领导全球性毛泽东主义革命的角色渐行渐远。共产党”如今已经卸下了做为领导劳动阶级走向乌托邦的军事改革者的所有假面具。

江氏个人的政治历程也有过同样的矛盾。1947年他在上海求学时,因为抗议蒋介石删减教育经费增加军事预算而加入了共产党。1989年后,江也做了同样的事。做为80年代末期的上海领导人,他鼓励自由改革派的上海世界经济导报推行振兴上海市的政策。之后,他为了迎合北京的强硬派而背叛该报,关闭了报社并逮捕编辑。

在最近一次的党代表大会中,江氏欢迎资本家入党,但12年前他发动整肃私人企业、关闭一百万家公司,强占其资产并将许多雇主关进监狱。他的行动甚至还锁定了私人企业家的子女,指控他们花时间在学校中打斗、饮酒、赌博和阅读色情书刊。

同样地,他允诺达成学生们的要求禁止官员子弟参与企业经营,同时承诺公开党员帐户供外界查核。但上述承诺没有任何一项实现,而他的大儿子江绵恒却高度地参与外资合作的大型商业计划,包括设立建构全国光纤网路的中国网路通信公司(China Netcom Corporation)。江绵恒本人是党代表大会的代表,而且有可能会在新的中央委员会中获得席次。

中国共产党仍坚称走独裁政治路线,但究竟是何种独裁政治?也许现在对中国共产党最贴切的形容是现代版的法西斯党。在江氏的领导下,中国共产党已经在某种程度上逐步地断绝了与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和史达林的关连,这是第一次在党代表大会中没有提到他们之中任何一人的名字。

虽然阶级斗争已远离,但是中国共产党仍然排斥民主自由政体,而使中国置于美其名可称为极右派独裁政权之体制,这不是恐怖疯狂的希特勒式的国家社会主义,而是极类似贝尼托.墨索里尼(Benito Mussolini)法西斯主义早期的思想。

江氏也认同墨索里尼所主张的以国家为努力核心的观念,认为「把国家组织起来,但是留给个人有限的自由空间;剥夺所有无用的和可能有害的个人自由,但仍保留一些重要的自由;问题的决定权只能是国家,而不是个人」。

虽然墨索里尼允许和资本主义的公司合伙从事经济活动,但苏联和中国共产党主义却标榜中央计划经济的逐日式细微管理。江氏上周得意扬扬地改变共产党意识形态,使得市场经济可能和极权式的警察国家制度结合,也就是一个资本主义随时可以进入的体制。

但是事情的阴暗面有点残酷。劳工的工资是全凭市场决定的,这使得人命在中国变得非常低廉。数亿人是属于收入极低且位于艰困的乡村贫民,三千万情绪不满的劳工不是失业者就是没有退休金者,但在所有问题上逐渐浮现的是一座如高山般的呆帐,大得像日本一样。江氏和中国共产党却对其采取漠视的态度、无情地镇压工人抗议、打击萌芽中的民主运动、以及无情地处置宗教信众,例如:天主教徒、西藏佛教徒和法轮功运动(法轮功并非宗教)。

一个国家一旦被平等主义所困住,我们现在可以想像到那是一个最不平等的社会。至今仍奉行列宁主义的中国共产党,是不受任何宗教信仰、伦理或道德所拘束的,因此不惜一切代价维持执政权便是它唯一不可避免的路。

有一点可以区别意大利式的法西斯主义和当今其它右派运动,就是后者有意愿去接受新科技和运用合理的专家政治手段去解决社会问题,江氏喜欢把自己表现得像建造一个大型水坝或设计一个更有效率的汽车工厂的大型计划的总工程师一样,去监督中国人民的改革。

虽然许多西方领导人相信江氏把资本主义引进中国是件好事,但这个国家如此快速地吸取新科技,却也令人感到些许的恐惧。当中国成为世界强权之一时,没有人可以确定这一代或新一代掌权人会如何运用它的影响力。西方世界表现出一种安慰自己的想法,或许在市场经济之后,历史必然走向依法行政和文明的社会,亦未可知。但是,过去的历史也证实,并非所有富裕和强权的国家都是民主的国家。

译自英文圆明网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