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丹麦明慧夏令营体验中国传统文化
 

在丹麦明慧夏令营体验中国传统文化

Print

【圆明网】二零一八年七月二十六日,一曲优美的古典音乐在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市区一活动中心响起,一群身着中国传统服装的孩子在翩翩起舞,她们手中的手帕时而旋转,时而随着蓝色衣裙变换位置。这是“北欧明慧夏令营”的孩子在汇报演出。站在体操馆四周的老师和家长们兴奋地鼓掌,为孩子的成长高兴。

 
这些孩子来自丹麦、瑞典、挪威、芬兰和爱尔兰。夏令营以学习中国古典舞为主,特邀两位曾在美国神韵艺术团表演的舞蹈演员担任辅导老师,并辅以中文、英文、手工和简略介绍阴阳五行的传统知识教育。参加夏令营的是八岁到十九岁的法轮大法小弟子。

夏令营课程丰富多彩

开营仪式上,特邀嘉宾陈老师讲述了一个大陆青青小朋友的故事。小青青的妈妈修炼法轮功,她和陈老师一起给大陆小朋友办冬令营而遭遇中共非法判刑。小青青身心受到巨大创伤并因此罹患忧郁症而辍学。孩子们为大陆大法小弟子因中共迫害而身陷极其恶劣艰苦的环境而难过。

两位舞蹈老师对孩子们的教学也是别具一格。在课程开始,他们先教中国古典舞蹈的基本动作,使在西方社会长大的孩子们对中国古典舞的柔美、神韵、姿态有所了解,古典音乐伴随着舞步融入整个教学之中。

中文老师们用说文解字的方式进行教学,通过讲解一个个具体汉字的构成、中国文字的发源和含义,生动的描述了中国文字丰富的内涵和象形的趣味,让孩子们对中文的文字产生了学习的兴趣。

夏令营主办者金女士希望通过夏令营让孩子们学会在各方面修炼自己。“我们非常希望孩子们能通过学中国古典舞帮助他们提高,不仅是语言方面,还有修为方面,饮食起居方面,都希望达到这样一个提升的目标。”

周日,夏令营特意为孩子们安排了哥本哈根一日游,在游览哈姆雷特堡、腓特烈堡、阿美琳堡、吉菲昂女神喷泉和小美人鱼等古迹的同时,让孩子们也了解丹麦的历史和西方的传统文化。

明白了“我是大法小弟子”的含义

女孩蓉蓉,从小跟着妈妈去弘法讲真相,而爸爸经常是上班。她感觉没有自己的时间和空间。在汇报演出上唱完歌曲“我是大法小弟子”后,她哭了。她说:“以前跟着妈妈去弘法讲真相,唱过很多次这首歌,但不明白里面的含义,今天我终于明白了。”

而蓉蓉刚来时,在一次英文课上,她说她知道哈姆雷特的故事,但英文老师希望她简要向大家介绍的时候,她说:“我不太愿意告诉别人什么。”似乎有什么挡住了她敞开心扉。后来她明白“我是大法小弟子”的含义后,与大家畅所欲言,主动告诉大家自己的经历。

来自芬兰的阿丽娜(Alina)说:“我和弟弟来夏令营,是想和其他大法小弟子一起共同精進,比学比修,学习中国古典舞。”当问到为什么要学习中国古典舞时,阿丽娜说:“可以对中国传统文化有一个更深的了解,使女孩子更温柔,男孩子更阳刚。”阿丽娜还表示,学习中国传统文化可以懂得礼貌,感恩老师,而这些在西方当今社会里是不太重视的。

来自瑞典的索菲(Sophie)说:“我学到了许多新的东西,也很好玩。舞蹈的动作和音乐都很好,虽然难但很开心。压腿也压下去了,还结识了好多新的朋友。一点不觉得孤单。”原来索菲只打算学习一周,后来她留下来继续学,而妈妈先回去了。

洪恩和姐姐来自芬兰,洪恩很喜欢跳舞,练舞很辛苦很累,一节课下来,出很多汗,但他不怕苦。期间他的一个大脚趾红肿、化脓,疼得他直哭。经处理,把脓排出来了,姐姐安慰他:等脚不痛了,我们还可以继续练。我们要想到自己是炼功人,看看有哪些地方没做好?洪恩想到自己曾对另一名女孩没有谦让,就对女孩说“对不起”。两位小朋友和好如初。

有的孩子第二周才加入夏令营的学习,别的孩子主动协助老师教他们,使他们很快跟上进度。

每天早晨集体炼功,也是孩子和家长要做的事情。大家在一起互相促进,形成良好的环境。按照真、善、忍原则对照自己的言行,家长普遍反映:孩子比原来更自觉了。

孩子们在传统文化的环境熏陶中更加有礼貌和感恩。上课舞蹈时说:“老师好!”下课时说:“谢谢老师!”吃完饭后把自己的餐具收拾好。

不同年龄的孩子在一起免不了有闹矛盾、打闹的时候。有时候老师和家长需要花时间和孩子交流,讲道理。很多家长都没有抱怨和袒护孩子,而是从孩子身上看到自己的不足。来自芬兰的丽丽说:“外甥女的表现就像影子,折射出自己修炼的不足,比如争斗心、妒嫉心等。有时意识不到,有时意识到了却很难改。对孩子的教育要重视起来。”

有的孩子来自双语家庭,在家不说中文,两周的学习生活,孩子开口说中文了,家长很高兴。

短短的两周时间,孩子们从陌生到相识,从调皮到祥和自律,彼此之间结下深厚的友谊,家长们都说:“孩子长大了,更懂事了。”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