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麦警察违宪受关注 法轮功学员获赔

Print

【圆明网】“警察违宪案”目前受到丹麦主流社会的广泛关注。“警察违宪案”(丹麦官方称为“西藏案”,(Tibet kommissionen)以下简称“违宪案”)为二零一二年和二零一三年期间,中共高官到访丹麦时,针对法轮功以及其他抗议群体,丹麦警察执法过程违反了丹麦《宪法》的案件。目前司法调查委员会公布,责任应该由哥本哈根警察局承担,并对受害人提供赔偿。

从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日的“违宪案”委员会的第一轮听证开始,多位前大臣、国家部门负责人、警察主管等共七十人先后接受了问询,包括前外交大臣瑟芬达尔(Villy Soevndal)、丹麦安全与情报局局长斯卡夫(Jakob Scharf)。涉及官员之多,官位之高,民众关注之广,前所未有。

司法大臣鲍尔森(Soeren Pape Poulsen)在二零一八年六月四日曾宣布“警察违宪案”没有必要重新开启继续调查。然而三天后情况发生了戏剧性逆转,他在六月七日发布新闻公告说:“国家警察局在常规的伺服器检查时,发现了大量邮件档案。”他表示,对于此案是否需要彻底查清,(丹麦国会议员们)没有不同的声音,所以重新启动‘违宪案’委员会的调查工作,并对新发现的邮件资料进行调查,以便对原先报告出来之后所出现的种种疑点进行彻查。

图1: 二零一三年中共前政治局常委俞正声访问丹麦,两名法轮功学员被带离抗议现场

层层调查 中共黑手浮出台面

二零一二年中共前国家主席胡锦涛到访丹麦时,警方在中方车队路经抗议区域前刻,突然开出四辆警车遮挡抗议民众。二零一三年中共前政治局常委俞正声访问丹麦,两名法轮功学员前来表达“制止中共迫害法轮功”的诉求时,因身着黄色T恤衫而被丹麦警车带离现场。

对于丹麦警察在执法过程中,采取行动阻止抗议民众,从而违反了丹麦《宪法》所规定的公民享有的基本权利。受害群体提出法律诉讼,以维护《宪法》赋予公民的权益。

在司法调查过程中,发现一个来自高层的“操作指令”。二零一五年十月二日丹麦前司法大臣平德(Soeren Pind)公开了二零一二年访问事件中的部分“操作指令”(operations befaling)。这份警察执行任务的内部“操作指令”显示,警察部门应该确保可能的示威集会不能让中共国家主席看到。

作为丹麦的律师,托比亚斯(Tobias Stadarfeld Jensen)对违宪案比较了解,他说:“我们知道,他们(警察)认定,穿黄色T恤的民众代表反对中共的立场。在丹麦,我们不反对任何法轮功学员。所以在我看来,警察们是受到了一种非常特殊的指示,让所有带有任何抗议中共政府标志的人群消失。”托比亚斯(Tobias Stadarfeld Jensen)表示,丹麦是保护民众言论自由的,这样的事情不可能是丹麦政府想要做的,所以中共在此案中一定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他说:“不管中共是否愿意,他们在此案中当然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并且展示了他们实际上对丹麦这样的民主小国家施加了多大的压力。因此我确信中共一定扮演了这样一个角色。” 两名法轮功学员就是这样被他们带离现场的。”

丹麦人民党外交发言人艾斯普森(Soeren Espersen)对此更是毫不怀疑,他说 :“在丹麦发生这样的事件是一件耻辱的事情,我不相信普通警察会让自己去做这样违法的事情,他是被告知要这样做的。”

图2:丹麦人民党外交发言人艾斯普森(Soeren Espersen)

支持西藏委员会主席安德斯(Anders)表示,根据调查委员会的报告,丹麦外交部“营造了这样的一个气氛”,就是中共到访“一定要成功,不得有任何差错”。

法轮功学员鲍女士是在示威现场被警察带走的受害人之一,作为在国内因修炼法轮功而被中共非法监禁三年的她,在面对这样的行为时,她知道这就是中共的黑手。她说:“为什么当时要把我们拉走,是因为中共给了丹麦政府压力,是由于中共说不要看到穿黄衣服的人出现在他们面前。”

图3: 法轮功学员鲍女士在抗议现场

调查阻力重重 中共干涉不得人心

丹麦电台P1频道三月份揭露,在调查委员会于二零一五年十月设立时,原来的警察局领导已经离职,所有的邮件信息被删除,因此调查委员会并没有获得最高领导层的邮件信息,导致调查委员会无法彻底调查事件的全部真相。

司法部调查委员会(Tibet-kommissionen)经过两年多的调查,于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八日公布调查报告,报告指出,责任应该由哥本哈根警察局承担,两名中层警察官应受到指责。

委员会否定大臣、政府官员、哥本哈根警察局高层或安全局应该承担责任,因为没有证据显示他们知晓有操作指令一事。然而报告公布后,受到了丹麦各界的指责,民众普遍认为普通警察如果没有上级命令是不会轻易违宪的。

丹麦人民党外交发言人艾斯普森表示:“发生的此案实在是让丹麦蒙羞。我仍然相信,这不是普通警察挑起的,是有人告诉他该做什么。这就是我们现在试图弄清楚的原因。”他还说:“因为中国共产党不仅对丹麦而且对所有国家施加压力,特别是那些他们能掌握的小国。他们无法搞乱美国或俄罗斯,但他们可以搞乱小国。丹麦太多次的被共产党中国胁迫着去做它们想做的事情。如果中共决定不应该见谁,我们就不能见他们。这是他们的计划。”

国会议员拜特(Kenneth Kristensen Berth)说:”我承认我对此案有很多疑问,无论整个谜团是否被揭开,从头到尾我都觉得很奇怪——普通的丹麦警察干涉言论自由?这件事一定有蹊跷。很可惜,前调查委员会没有能力搬动‘每一块石头’,我们姑且看未来是否‘每一块石头’会被搬动,当然前提是必须议会多数投票赞成。“

图4: 国会议员拜特(Kenneth Kristensen Berth)

真相渐渐呈现 坚守立国之本

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三日“违宪案”委员会的第一轮听证开始。多位前大臣、国家部门负责人、警察主管等共七十人先后接受了问询,包括前外交大臣瑟芬达尔(Villy Soevndal)、丹麦安全与情报局局长斯卡夫(Jakob Scharf)。 涉及官员之多,官位之高,民众关注之广,前所未有。

然而仍然疑点重重,但是事情发生了逆转。司法大臣鲍尔森(Soeren Pape Poulsen)在二零一八年六月四日曾宣布“警察违宪案”没有必要重新开启继续调查。然而三天后情况发生了戏剧性逆转,他在六月七日发布新闻公告说:“国家警察局在常规的伺服器检查时,发现了大量邮件档案。”他表示,对于此案是否需要彻底查清,(丹麦国会议员们)没有不同的声音,所以重新启动“违宪案”委员会的调查工作,并对新发现的邮件资料进行调查,以便对原先报告出来之后所出现的种种疑点进行彻查。

艾斯普森议员说:“我相信我们应该和世界上所有的国家一起开展贸易。自由贸易对全世界都是好事。但如果中国进行贸易是有条件的,我们就不做。如果条件是我们要说的话不能说,或者我们想见的人不能见,那么我们就不与中国进行贸易。然后,我们可以与印度或巴西或俄罗斯进行贸易,不是总要服从于中共的愿望。”

另一位国会议员拜特(Kenneth Kristensen Berth)则说:“我认为我们会更加认识到言论自由有多么珍贵和多么的重要,它实际上是不能够被干扰的。我想这件事发生 之后你绝不会看到这种情况在丹麦重演。如果中国现任主席访问哥本哈根,你不会看到同样的情形再次发生。”

法轮功学员鲍女士说:“我在国内的时候,因为修炼法轮功,被中共迫害关押,关起来抓起来,所以我非常珍惜这个自由。但是我没有想到,中共这个魔爪就伸向了全世界,伸向了丹麦,这是我非常想通过这次采访告诉丹麦政府和丹麦人民的,中共它是渗透在全世界各个国家的,它用这种经济手段,在压榨每个国家,我希望丹麦的政府能够认清它的丑恶面目,不能受中共的影响而破坏了自己国家的立国之本。”

丹麦“警察违宪案”的受害人,每人可获两万丹麦克朗的赔偿。官方估计大约有二百人在抗议现场。“违宪案”委员会重新启动调查工作,对新发现的邮件资料进行调查,以便对原先报告出来之后所出现的种种疑点进行彻查。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