牡丹江曾德云依法控告 再被绑架报复

Print

【圆明网】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曾德云2017年10月15日被市国保大队尹航、李学军和西安公安分局殷建华等人绑架、抄家,后又遭受两次绑架、一次非法抄家。曾德云一直依法控告迫害责任人,并向被控告人索要被抄走的私人物品。

2018年6月5日,曾德云要求见市公安局纪检书记,门卫打电话说没人接。曾德云为曝光国保的恶行,拿出四张不干胶贴在门卫的墙上、牡丹江市局正门大柱子上、市公安局几个字的下面及离市局最近的公交站点。门卫、市局几个工作人员及要进局里办事的人都清楚看到不干胶内容。

曾德云又回到市局信访办门口,这时突然被市国保大队尹航,一个瘦高戴墨镜的国保警察和信访办一工作人员围住。不一会,来了一辆警车,尹航没动,戴墨镜国保警察把曾德云硬推到车里,随后拉到江南分局。

戴墨镜国保警察凶狠地硬扳着曾德云的胳博将他拽下车,尹航把曾德云带到警务室。乌苏里警务大队队长郭瀚楠非法审讯曾德云,看了曾德云信里的内容,包括50号废除令、39号文件及国际追查组织已做好大审判前对中共一切准备工作文件等。

所谓“审讯”结束,超过十人扑上来抢夺曾德云身上所带的家中钥匙,当场把曾德云的手抻坏,硬把钥匙抢走了,他们还想要抬曾德云上车一起去曾德云家。曾德云边反抗边说一切后果你们负责。他们就没再动,走了。剩下两个警察,曾德云跟他们讲自焚事件真相,讲他们是在犯罪,警察很认同。一小时后抢钥匙的警察回来了。

这次,警察抄走曾德云家的电脑机箱,显示器、打印机、钱均没动,比以前收敛了很多。郭让曾德云去公安医院检查发现血压高,回来之后郭说让家人接你回去,到看守所走个过程就行。到看守所之后,一量血压高。两个警察和狱医沟通后又和郭商量,决定放曾德云回家。

当天晚上曾德云被表弟接回家。据悉,当天原本较好的天气风雨大作,雷电交加,警车开到看守所时,警察的车胎也爆胎了。

曾德云曾经由于视疲劳,在北京中医院治疗时把眼睛熏坏了,在眼角膜上区出了一种像头发丝一样的物质,叫丝状角膜炎,经常犯,不去根。眼睛疼的天天睁不开,上厕所都得摸着去。上街得拽个人才能出门,生活不能自理,都是老伴伺候。2015年老伴突发肝病,不到一个月就去世了。这真是雪上加霜,做饭都做不了,在这双重打击下,曾德云又从新修炼了法轮功,炼功三个月后,曾德云的丝状角膜炎彻底好了,到现在一直没犯,眼睛也能睁开了,自己能做简单的饭菜。在这之前,曾德云还得过两次脑出血,一次脑梗,在北京同仁医院,中医眼病研究院,武警总院先后手术。住院多次,如果不是炼功,曾德云现在也真得需要别人伺候。

2017年10月15日,曾德云在市爱民街西六条路早市上发真相传单,被110拉到西安公安分局。市国保大队尹航、李学军、西安公安分局殷建华马上带领一帮人,没有任何手续,连他们自己本人的身份都不透露,身着便衣,劫走了电脑、打印机、公交卡、2部小收音机等大量私人物品,没有出示任何物品清单。屋里一片狼藉。当晚21点多钟,又勒索现金两千元让曾德云弟弟将其接回家。

2018年4月23日21时,曾德云在东安区工商小区一超市里,无故又被牡丹江市国保支队副队长李学军和一个警察绑架,曾德云问:“你们是谁?有什么手续?”李学军拿出一个证件在曾德云面前一晃,他没有看清楚。曾德云双手被戴上手铐,就被推进停在小区门口一警车里,在警车足足呆了两个多小时,最后送至东安分局。24日凌晨一时左右,在曾德云强烈要求下,东安分局警察将他放回家。

曾德云就自己被迫害诸多经历以控告的形式向诸多部门放映与邮寄,却不想各个部门推诿不作为。

曾德云在法轮大法中受益,却不想被国保警察再三骚扰,依法控告迫害责任人却被迫害者报复绑架。这是怎样的一帮“执法人员”啊?难道他们就这么肆意践踏法律吗?不怕自己的所为将来面临审判吗?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法官明确正告:人类头上还有自然法存在,那就是良知,就是道德底线,就是对人类生命权的尊重和不同文化的兼容。每一个人应服从自然法的召唤,而不是以职责所在、以服从命令来开脱罪行。路在您的脚下,是选择光明大路走向未来,还是羊肠小路走向毁灭?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