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女子监狱侮辱、虐待刘玉娥

Print

【圆明网】法轮功学员刘玉娥被深圳“610”迫害,在深圳遭诬判四年,二零一七年七月份,被劫入广州女子监狱。监狱那非人的折磨和摧残,使在劳教所和洗脑班都不曾屈服过的刘玉娥曾忍不住哭泣、流泪了。

刘玉娥,湖南籍,家住深圳南山区,二零零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严重鼻炎、神经衰弱等疾病不治而愈。为了让更多的老百姓受益,她十几年如一日持续不断讲真相,不辞劳苦。她曾两次被非法劳教,多次被投进洗脑班、非法拘留等。

侮辱人格、虐待

二零一七年七月,刚一进监狱的第一个星期,刘玉娥被安排在主要用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四监区五楼的最后一个房间(即512房间),洗脑迫害。在四监区,刘玉娥借生活必需品(盆、桶、纸巾等洗漱用品)时,由于不写落款承认自己是罪犯的借条,包夹们在专职洗脑的狱警的示意下,很多天都不让她洗漱。

刘玉娥整日整夜的被罚站,不许她上厕所,包夹们说,要上厕所的话,就要她对着监控向狱警做所谓的“正规报告”,即报告“我是罪犯×××,请求上厕所”,当然被刘玉娥拒绝。后来刘玉娥为了避免上厕所,干脆一整天、一整天的不喝水。

“熬鹰”、辱骂

刘玉娥被罚站、“熬鹰”(强制剥夺睡眠),在此时,狱警还要刘玉娥搞监舍的卫生。刘玉娥被八零后的经济犯李静(音)经常大声的辱骂,刘玉娥一直温和地同她讲真相。

“严管”

后来,刘玉娥一直不屈服,就被狱警们弄到四监区二楼(严管楼)去了。狱警们都在二楼办公。刘玉娥到了二楼以后,被迫害的更严重。狱警们给她重新换了更狠毒的包夹。

那些包夹为了减刑,在预警的授意下,无所不用其极。包夹张连三她们将刘玉娥弄到小小的谈话室里,在地上铺满了写有法轮功师父名字的纸让刘玉娥踩,房子的墙上贴满了诽谤大法的纸。

她们恐吓刘玉娥说,再不“转化”就将其送到关有艾滋病、精神病和其它重病号的三监区,让艾滋病罪犯抓她一下,就染上病,到时生不如死,让那些暴力犯打她,关禁闭室等等。包夹还说,监区狱警们开会研究过了,对付法轮功什么手段都不过份等等。

虐待

在监舍里,包夹张连三她们脱光刘玉娥的衣服,不给她衣服穿,致使刘玉娥双手护着身子,蜷缩着,连其他服刑犯都看不过去。

包夹们不让刘玉娥上厕所,导致其小便失禁,顺着大腿往下流。

在整日整夜不许刘玉娥睡觉的情况下,狱警还不停地让包夹们对刘玉娥进行所谓的加强劳动,今天让她顶着烈日去拔草,明日让她去厨房洗碗,后天又让她去搞大厅和走廊上的卫生,反正就是变着法的折磨她,企图耗尽人的精力。

目前,刘玉娥被迫害的更又黑又瘦,两个大大的眼睛深深的陷了进去。更多的对刘玉娥的迫害还不为人知。

自从迫害法轮功以来,广州女子监狱已经导致多名健康的法轮功学员精神失常,把好好的人弄成精神病。当看到有被迫害致精神失常的人自己把卫生巾塞到嘴里时,还说别人是装的。

请刘玉娥的亲人们积极探监,声援刘玉娥。


广州女子监狱部份狱警的信息:
李姓狱警警号:4455750
于姓狱警(河南籍人,多年从事专职洗脑,心狠手辣,非常瘦),警号:4455402
黄淑燕(曾任四监区副监区长,经常负责对已被迫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验收考核,认为不过关的学员就被她一句“加强学习”,就会被弄得晚上被迫写很多所谓的作业,直至深夜不能睡觉),警号:4455416
徐先银(从事专职洗脑多年),警号:4455361
敖小玲(专职洗脑,已调到其它岗位),警号:4455614
谭(音)姓狱警,警号:4455522
警号为4455175的狱警是专门对已被迫“转化”的法轮功学员进行验收考核,提一些荒唐可笑的问题以此来看学员“转化”的程度。
陆(音)X君(专职洗脑),警号:4455118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