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默背后是执着

Print

【圆明网】修炼前我认为,人追逐名利一般是先要吃苦付出才可能得到。我极怕吃苦又不喜欢抛头露面,所以只能敬而远之。追求的是琴棋书画、歌舞花茶、幽默轻松的浪漫生活,很是享受,乐此不疲。
修炼初期,我肤浅地知道那些爱好是执着,忍痛割爱放下了。但对幽默是不是执着拿不准,还和同修交流过,认为:达到罗汉果位总是乐呵呵的,神韵里还有《西游记》、《小和尚故事》的幽默舞蹈。咱们也不能天天板着脸,只要不过分追求它就行了。那时完全把法理解偏了。受我的影响,同修们有时聚在一起吃吃喝喝、欢声笑语。其它地区同修发现我们的问题严肃指出来,我没有悟到是师尊借同修的口在警醒我,还不以为然:认为同修小题大做,没那么严重。

由于自以为是没重视,结果出了问题。一次发资料快结束时,我起了欢喜心。来在一个楼道门口,见靠墙放着一张长桌,桌子上摆满花盆,枝繁叶茂。我也没像往常那样進入楼道里查看环境,就模仿神韵舞蹈里的一个造型摆了个舞姿(那时只是强为自己不跳舞,而没有真正放弃执着),把真相光盘轻轻放在桌子上。当我抬起身时才发现桌子旁边、枝叶后面站着一位老先生,正背着手做思考状审视着我。当时尴尬得我快速转身下了楼梯。我一路走心里反复向师尊认错:师尊,我太不严肃了,我错了,我改!我改!

我把这件事讲给同修進行交流,让大家吸取我的教训。以后遇到高兴的事,我再也不敢起欢喜心,基本能平静、坦然面对。但对幽默的执着没有深入认识和挖根。

修炼中,我用滑下来的道德标准衡量自己,心想:凭我乐观、与世无争的性格,过心性关应该没问题。可是恰恰在心性关上我过的磕磕绊绊、苦不堪言。

我丈夫性格稳重、内向、不善言谈,默许、不干涉我的所作所为。邪恶借开“奥运”之机,疯狂迫害大法弟子,我认识的老同修们和部份刚入门的新同修陆续都被抓捕、判刑,就连不修炼的家属也受到牵连被迫害。丈夫目睹了这一切,恐惧、愤怒让他变成敏感、暴躁、易怒的人,就连相貌也变的凶巴巴的。他由默许我修炼、帮助受迫害的同修和家属到激烈反对,把所有不安、不满的情绪向我发泄;这期间娘家人又因家务也跟我吵闹不休;更让我想不到的是,文静、孝顺的女儿(同修)也对我不依不饶发脾气;还遇到其它不顺心的事。家里家外空气紧张,不得安宁。真是“百苦一齐降 看其如何活”[1]。

我知道是过心性关,也理解家人的心情。强忍着不快,采取幽默、轻松方式交流,想改变他们,结果却越来越糟糕。我表面忍住了,内心翻江倒海,怨恨心、看不起别人的心、争斗心,委屈心,搅动激烈。学法走神、胡思乱想,身心疲惫、寝食难安,这种状态很长时间也没改变。承受不住时,我就站在师尊像前含泪默默倾诉:“师尊,修心性太苦了!”最后,我还是没忍住,跟丈夫吵一顿,正告他:坚决修炼和帮助同修,如果反对,我就净身离家出走。几年下来,本来偏瘦的我又瘦了近十斤。同修说我太瘦了,我苦笑自嘲道:“我这是‘仙风道骨’!”

丈夫虽然不敢再反对我的事了,可总是找茬儿发脾气。我天天就像坐在火山上一样,不知哪句话、哪件事不满意他就爆发。有次他又是没完没了的发火说我,头两天我忍过去了,第三天他接着数落我,还越说越来气,越说声音越大。吵闹的我特别疲惫就阻止他,笑着说:“婆婆,我的好婆婆,我知道我错了,我改!”丈夫一愣,笑笑不说话了。我窃喜以为这关过去了。谁知他转过天又继续说我,我躲到哪儿,他就跟在我身后脸红脖子粗的吼我,闹得我心跳加速,坐卧不宁。几天来的压抑、烦闷终于爆发了,我猛地转身对着他,丈夫被我的举动怔住了,愣愣地看着我。我像演哑剧那样,伸出一只手模仿着“揪住”他的衣领,另一只手左右开弓“打”他两个嘴巴,还抬腿“踢”了他一脚,然后转身回到自己房间狠狠的关上门。门外的丈夫被我的举动逗笑了说:“我还没说完呢!”我双手叉腰,冲着门外的他,从心底里发出无声的“呸!”当时我没有真正坦然修心性,而是用幽默方式结束丈夫的吵闹,圆滑的躲过去了。

后来,我就采取“躲”的方式,戏称“业余移民”,躲到异地住处放松几天,静静的学法、思考,找自己的不足和执着去掉它。反反复复,摔摔打打,随着心性提高,境遇有了很大的改观。丈夫慢慢接受大法并阅读了所有大法书籍,还跟我和女儿同修经常交流。其它矛盾也有了缓解和转机。有时我不经意还会偶尔幽默一下,但能立刻意识到,马上向内找自己的原因,改过。

师尊讲:“修炼的事情,可不是一个儿戏,也不是常人中的技能,是个非常严肃的事情。你想不想修,你能不能修,全看你自己的心性如何去提高了。”[2]《八仙过海》故事中讲了一件事:在一次万寿宴上,司香吏和一位司花女官,因为口舌不慎,说了一句笑话,两仙都罚堕轮回十世。当时我很不理解:不过是件小事吗?

师尊讲:“可是哪,你不要把那些小事不当回事。邪恶会钻空子的,很多学员因为小事甚至于走了,也真都是因为非常小的事。因为修炼是严肃的,是无漏的,你在那些事情长期都没修过,虽然小,你长期都没重视过,那就是事了,所以很多人是因为这个走的。”[3]

常人认为幽默是智慧、修养的体现,它能让人笑口常开、享受快乐,符合常人的理而受到赞扬和提倡,理所当然。我们在常人社会中修炼,是要符合常人中的一些东西,但不能以此为借口执着它。它是常人中的东西,而不是神的;我们按照法轮大法“真善忍”的最高法理修炼,提高思想境界、不断升华,达到的是更高层次。首先我没有做到严肃对待修炼。修身修口都没有做到,谈何修意?幽默是表象,实则是心性的问题;其次幽默有时需要夸张、移花接木。对不满的人或事,即可以婉转表明态度不被伤害,又起到了挖苦、贬损对方的目地,没有做到“真”和“善”;另外用幽默的方式逃脱过心性关,躲避吃苦,不愿意放弃享受,还影响其他同修修炼。一手抓住人、一手抓住神,都不愿放弃,没有做到“忍”。

除此之外,最近我还找到了幽默背后隐藏着追求名利的执着心:因为人缘好,名声好,满足了求名的虚荣心;因为人缘好,吃得开,能多得到好处和利益。不用争争吵吵抢夺,快快乐乐就能获得名、利,还名正言顺。多么肮脏的一颗心呀,真是羞愧!如果不是修炼向内找,我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还有这么坏的思想和狡猾的行为,这些还是小事吗?现在我对师尊讲“在单位里,在社会上,有的人可能说你坏,你可不一定真坏;有的人说你好,你并不一定真好。”[2]的法理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修炼是非常严肃的。我必须时时遵照大法要求归正自己,端正一思一念,从根本上放弃执着,真正做到实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