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口是修炼人境界提升的表现

Print

【圆明网】我是个性格外向的人,平时话多,遇到事什么的总好评论一番,在修口上没什么進展。最近突然感到:好像有种机制在左右我:我想说话时张不开口,大脑里好像有个分离器,把我想说的话分离开,像一些东西铺在地上让我看,瞬间能分辨出哪些是有用的,哪些是垃圾,没用的话自然就不想说了。之后我作了个梦:说我去看演出排练,進屋后主动坐在评委席上,一个叫李贵艳的演员,不想让我坐在那里,我说:“不行,你姨夫让我坐在这的。”我又看见墙角处有不少没盖子的空酒瓶子,我把这些瓶子拿走了。醒后我想:这是对我不修口的点化:平时自己走哪都喜欢坐在评委席上,不管什么场合,都想说几句。修炼到最后了,应该用更高(李)理要求自己,(贵)归正言行,(艳)严于律己,修成稳重成熟状态。为什么平时板不住嘴呢?喜欢(姨)议论别人原因,是(夫)负面因素在背后控制我,这些不修口的话,就像没盖的空酒瓶一样(空口评论),都是多余的废物,应该清理掉。

为什么以前在修口上没有突破?还是自己人心多、观念多,家里的,亲戚的,同修的……什么事都好想,牵肠挂肚,听说谁状态不好了,总惦记着放不下;和同修碰面时,也嘱咐人家几句:“别松劲,好好修。”同修间有矛盾了,也跟着评论几句……好像别人没有自己好,在自我中不知自我,总是徘徊在这种状态上。由于不注意修口,这些年业没少造,招来不少麻烦,比如有一次,一个同修孩子要结婚,本来这事与我无关,可我到另一个同修那去时,我跟她说:“XX孩子要结婚了,你去吗?”同修说:“没告诉我呀?”我说:“你们挺近的,到时肯定能告诉你,哪能不去吗?”几天后,我到另一个同修家里,同修跟我说:“XX同修孩子结婚,你咋把这事告诉给某同修了?她心疼钱,不想参加,对你挺有意见的。”当时我很惊讶,我这是干了件什么事呢?本来与我无关事,这嘴咋这么贱呢?

怎样看待同修缺点?这是修口上最不容易把握的,在这上我做的一直不好,常常是盯着同修缺点不放,议论人家缺点,不是包容和慈悲去对待。从法中知道,我们在层层下走时,生命在轮回中形成的许多人的执着和观念,这些东西必须得在法中归正,归正的同时,就是在正自身的宇宙过程,也是在归正自己所代表的天体过程,否则是达不到新宇宙生命标准的,这样看来,修口不光是表面话多话少问题,有深层内涵,它是境界提升的表现。

以前在修口上我有许多触动,但我没在意,这就等于没修,比如一次我去同修家,同修问她小外孙女:“这个叔叔跟你二舅比谁好?”小外孙女正在写作业,她看了我一眼,说:“没我二舅稳重、有城府。”孩子二舅是常人,当时我感到惭愧的无地自容。有时想:自己怎么话那么多呢?作为常人都知道,一个人话多了就显得轻浮不成熟,久了没人把你当个豆。修炼人是高于常人的,应该有慈悲与庄重的仪态才对呀?咱们拿常人来说,一个小学生话多,那是可爱,初中生话多,那是活泼,高中生话多,就显得幼稚了,大学生话多,就显得不成熟了,到了中老年还喋喋不休,就烦人了。修炼人是高于常人的,要修去被污染的浮尘,真得下一翻功夫,我们说话是有能量的,不能随意议论人,有时不经意的评头品足,都会给自己增添格外的麻烦,让师父为我们格外操很多心。师父说:“你们在议论谁好谁坏的时候,神都不拿正眼看你们。”(《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改不掉修口的毛病,还有背后原因:旧势力对每个大法弟子的安排都非常细腻,细腻到什么份上?你每天说什么话?和谁说话?这些话会给自己带来什么麻烦?给同修造成什么间隔?都有它们安排的一套机制,这个机制在不停运转的过程中,你就被它操控着。为什么有些话必须说?憋都憋不住呢?就是有背后因素往前拱着你,这个机制也是一种力量,如果你正念强,就能克制住,正念不强,就被它带动,不然,为什么有时你咋克制不住呢?我们发正念时,要彻底解体操纵我们说话的这个机制!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用大法归正自己一言一行,真正达到神的状态。

一点个人浅见,请同修慈悲指正。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