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母亲的期盼
 

一位老母亲的期盼

记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王明英的遭遇
 
Print

【圆明网】在牡丹江阳明分局的接待大厅里,一位白发苍苍的耄耋老人,坐在轮椅上,口齿不很清晰的叫着女儿的名字,“明英回家,明英回家啊……”

这是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王明英的老母亲的心声。这位八十岁的老人饱经风霜,她的几个孩子因为信仰真、善、忍做好人,先后遭到非法关押及酷刑迫害。大儿子被冤判十年,大儿媳被冤判五年,小女儿被冤判八年。大女儿王明英在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那天被非法关押在牡丹江市第二看守所。

八十岁高龄的老母亲走路不很灵便,双腿不能直立,弯腰走路,需要搀扶。生活不能自理。孝顺的大女儿明英和小女儿明燕,主动承担了轮流侍奉老母亲的责任。老人的饮食起居都离不开人。明英突然被抓。家里陷入一片混乱。老母亲每日里喃喃的自言自语。明英快回来了,把明英救出来吧!那急切的期盼和失望的痛苦,让人见之心酸不已。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牡丹江市国保尹航、马群伙同阳明分局刘景宽带领七、八个警察跟踪王明英到家门口,在王明英开自家门时,这些警察趁机夺门而入。当时警察未穿警服,没出示工作证、搜查证、没有立案决定书的情况下非法抄家。将王明英和其丈夫挟持控制在一边,警察们如土匪一般在屋里乱翻乱找,屋内翻的一片狼藉。抢走了法轮大法书籍几十本、平板电脑1个、U盘1个、手机两部,还有孩子的平板电脑、台式电脑各一台,把王明英非法关押至今。

在王明英血压200以上仍强行关押在看守所至今,在案件已经由检察院退回多次的情况之下,阳明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李敏和阳明派出所辖区片警马晓欢捏造所谓的假证据,试图栽赃陷害,仍然拒不放人。

最可怜的是王明英的女儿,她听说妈妈被非法监禁,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一度精神崩溃,哭嚎不止,大喊大叫,砸东西,要跳楼,大冬天穿个短裙,住进精神病院(医院出示确诊证明)。

期间,家属多次通过理智平和的方式向公安局和检察院讲述事实真相,但是他们以各种借口推脱,拖延案件,又录像、又威胁。阳明分局国保李敏更是一听说家属来了要么从后门溜走不见,要么谎称开会,躲避家属。当家属给她打电话要求会见时,李敏口口声声污蔑王明英是犯罪,作为法律工作者,竟对法律如此不负责任。

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日,家属找到爱民区检察院公诉人王娟,她说案件已经退回阳明公安分局,而当家属到阳明公安分局时,李敏却谎称仍在爱民检察院。当家属再次来到阳明公安分局李敏的办公室时,她态度恶劣,带来六、七个着装警察,虎视眈眈,又喊又叫。李敏瞪大眼睛,歇斯底里的对家属咆哮:“谁让你上来的?”家属平和的说:你看孩子都这样了,法轮功就是个信仰,你们放人吧。她冷血的说:“那是你们家的事!”家属本着善念沟通,他们却胡说八道:一会说没在他们那,一会又说在他们那又咋样?

冰天雪地里,家属一次次推着坐在轮椅上不能自理的八十岁的老母亲去找警察李敏,李敏看着80岁的老人腿抽筋了,家人给砸腿,她气哼哼的说:“你们想让我同情啊?”随后从后门溜走了。

有一次家属迎面撞上她了,她说:“你们请律师吧!让律师见我!”当家属借着外债请了律师找到她时,她出尔反尔:“我没要见律师”,并扬言:“我就这样,愿意上哪告上哪告!”身为执法者,如此藐视法律让家属十分诧异。

王明英五十多岁,修炼法轮功以后身心受益,没修炼法轮功前曾被吊车夹伤,腿肿得很粗,深度腐烂,整天流脓流水。医院说病情十分严重,已经恶化成败血症了。她的风湿性心脏病也极其严重,要去上海医治,家里花不起钱,家人哭成一团。后来她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学了法轮功,没想到超常的事出现了,红肿溃烂的腿一点一点的消肿了,没多长时间就完全好了。家族遗传的心律不齐症状也消失了。家人都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她以前脾气不好,经常在家发火。修炼后,她按照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修心性,做事先考虑别人,脾气、性格都变好了,家庭也和睦了,尤其和婆婆的关系非常融洽。在单位她也乐于助人,工作上不挑不拣,大家都不爱去的很脏的工作环境,她主动去承担。她心地善良,整天乐呵呵的,领导和同事都很敬重她。

王明英一家人的经历,只是千千万万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冰山一角。而最可怜的是那些不明真相的公检法人员。盲目的跟着迫害法轮功,已把自己置于悬崖的边缘。

亲爱的同胞们,我们都是炎黄的子孙,不是宿世仇人。请你们静下下来好好想一想:为什么迫害法轮功的指令都是电话传真或口头传达。

纵观中外所有参与迫害善良,充当打手的人从来都没有逃脱过法律的制裁。现政权先后出台的《公务员法》、《警察法》中的错案终身追究制、责任倒查制等就像一把把利剑如影随形。让那些迫害法轮功的人无处循行。

上个世纪著名的《纽伦堡大审判》电影,讲述的是希特勒杀害犹太人,审判那些执行他命令的军官,发生在一九四五年十一月,审判前,希特勒和追随他的几个高级头目自杀的自杀,失踪的失踪,只剩下二十一人接受审判,其中十二人被判处绞刑,其他人被判十年至无期徒刑。后续审判,起诉的是当时为纳粹德国提供战争资源的人,如工业家、军事人员、还有集中营医生、看守和一些不太著名的战犯等,超过五千人被控有罪,八百余人被判死刑,就连参与迫害犹太人的护士都被送上了绞首架,提供物资的商人被送上了审判庭。

文化大革命过后793个警察和17名军管干部被拉到云南秘密枪毙。这是当权者为了平息民愤,彰显自己的伟光正,而把责任推给了这些曾经追随他们,积极参与迫害的人。中国的历次政治运动都是推出一批替罪羊,以谢民愤,收买民心。时至今日,请问——公检法司的朋友们:你们愿意给迫害法轮功的“血债帮”充当替罪羊吗?愿意让自己的家人陷于无边的痛苦中吗?

当良心遭遇政治,你是选择良知还是政治,也就是你在为自己的未来选择光明还是黑暗。为了你和家人的未来请把枪口抬高一厘米!选择善良。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