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肃问自己:我是修炼人吗?

Print

【圆明网】我从小就跟着家里大人学法,上大学之后,离家住校,除了放假回家,基本不学法炼功了。直到身体出现严重病业迫害,感到问题严重了,得精進实修,不能再混事了,才想到自己还有修炼这件事情要做呢。现在看来,那时没有清醒的面对自己是修炼人这个问题,似乎做的什么努力都有一个目地——怕自己再被迫害。
那天看同修做的访谈节目,说他得法之后,庄重的跪在师父法像前,给师父磕了三个头,告诉师父自己要开始修炼了。当时心里感到挺不可思议的,甚至有些不屑一顾,觉的有必要吗?你要修就修呗,谁也没拦着你,还用这样吗?

现在意识到,这恰恰是我的问题所在,也许是因为小时候开始跟家里大人得法的,内心当中并没有一个明确的修炼开始。但是这也不能成为自己这些年糊弄事的借口,毕竟我现在已经成年了,应该能认清自己在做什么呀。以前看过一个青年大法弟子在被采访时谈到自己得法经历的视频,那个女孩说自己很小就跟妈妈一起开始学法了,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经常会问自己为什么要修炼,是因为妈妈让自己那样做还是自己想修的,自己选择要修炼到底对不对?

我的一个很基本而且很严重的问题就在这里,我从来没有认真想过自己为什么要修炼,只是因为家里大人修炼吗?在大法被迫害严重时也没有放弃,只是因为感觉师父是最好的吗?这些到底是出于理性的坚守还是感性的承受呢?如果是后者,那是不是还在维护着“人”的东西呢?

从来没有一个庄重严肃的、至少是明确的开始认为自己要修炼了,应该不同于常人了,得按照修炼人的要求去做,遵照大法去修自己了……这些都没有。难怪很多时候不敢看师父法像,遇到魔难想不起师父。

一年多以前曾经做了一个特别清晰的梦。梦到一个地方有一个很大很大的香炉(也许应该叫做宝鼎),很多去那里的年轻大法弟子都往宝鼎里敬香。有好几个我认识的小同修都上香了,就我的香还没有上成。我拿了一大把香,想从中挑出三枝一样高的,但每次挑的香都不成形,甚至到最后一拿就断,心里还抱怨这香的质量怎么这么不好?别人就是随手拿的,一次就行,香烧的很好,每个人都很高兴。就我的点了好几次都不行,最后连整根的香都没有了,那香就象挂面一样,一拿就断,根本立不起来。我很着急,这时看到师父来了,询问大家烧香的情况。我觉的师父来了,自己应该哭才对,却怎么也哭不出来,勉强挤出几滴眼泪。师父来到我身边,询问后,非常温和的笑着对我说了三个字:放下吧。声音不高却灌耳如雷,梦境特别清晰,我醒来后还清楚记的师父当时的笑容。我当时只是悟到,自己的修炼不是真修,信师信法打折扣。师父是让我放下抓住不放的人心执著。

现在再去回想这个梦,发现自己还不仅仅是执著不执著的问题,执著是修炼人在实修过程当中不断要修去的,而我却连自己到底是不是修炼人还没有认识清楚呢!所以,我才会如此不珍惜,不重视,虽然现在不说自己是“中士闻道”了,但实质是一样的,方方面面表现出的还是炼也行,不炼也行。做的好点挺好的(有时还起欢喜心),做的不好那也没什么,没办法啊,无所谓吧……就是这个态度。

不是说非要给师父磕头或者表白什么,向师父说自己要修炼了只是个形式,表现在常人这里也确实是个形式,但是这是人心的转变啊,真正开始认识到自己已经不同于常人了,决定要迈出一步,要走修炼人的路了,要按照师父的大法在方方面面去归正自己了。我是没有这个过程的,小时候稀里糊涂的跟大人学法,也不怎么太要求自己心性。迫害开始后,就更是把自己是大法修炼人这件事埋在心底了。随着年龄的不断增长,从混事当中逐渐走过来。当然现在知道这其实是旧势力安排的,不能承认它。但是这毕竟是需要心的转变的,就仿佛从一个鸿沟这边一下逾越到那一边一样。

这么多年是师父在看着我,在提醒我,在等着我认识上来,从而真正走过来。那天看一个介绍神韵的短片,里面有一个石雕大佛像的镜头一闪而过,当时我的脑海中也忽然有特别清晰的一念闪过:我也要修成佛!

修炼是严肃的,作为大法弟子,他的路是与常人不同的,而那却是他自己选择的,自己坚守的,自己确定能为此付出一切的。从我悟到这一点开始,我就要在这个问题上真正的归正自己了。我从九八年就开始接触法轮大法,从小就跟家人一起修炼了,这么多年下来,经历了很多。回首过去,自己做的真是太不好,太不好了。我现在要跟师父说:师父,我是大法弟子,我是您的弟子。从这一刻起,我认识到自己一定要好好修炼,听师父的话,在大法中归正自己,做好三件事,珍惜师父赐予的万古不遇的机缘!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