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修中提高

Print

【圆明网】我把一年来在师父的指导与慈悲保护下,自己修炼的提高与救人的点滴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们交流。
学法去人心

母亲年迈,我与妹妹一起护理母亲。并坚持每天与同修配合讲真相救度众生,稳健的走在修炼的路上。在这期间,不断的给母亲与家人讲大法的美好及法轮功真相,听师父的讲法,听明慧广播《忆师恩》、《解体党文化》,不知不觉中母亲与家人都变的很善良、平和。整个家处在一片温暖祥和之中,我的修炼环境比较宽松。

母亲离世之后,修炼环境发生了变化,内心有些孤寂,心态不稳,时有心性上的撞击。看到妹妹的行为,如:天一亮就去找男友,直到很晚才回家。每次回来都带很多吃的、穿的东西,只顾俩人欢乐,不顾我失去母亲那种心灵的孤寂感受,也不在乎曾经关心爱护她及帮她抚养二十年儿子的姐姐。此时我心里感到委屈,不服气也不平衡的心直往外翻,时常对她不满。

我想:为什么母亲在世时与不在世家里的环境不一样呢?为什么心里总感到不舒服,也认为自己从来没有妒嫉心呀,怎么妹妹的男友一打电话来我就不高兴呀,为什么从心里头厌恶她呢,为什么自己会感到孤独、希望别人关心尊重自己呢?其实自己也有完整的家,为了护理母亲又在当地买了一套新房,人中的一切什么也不缺啊。为什么思想里不断冒出这些不好的念头,有时压不住,直冲头顶,撞击心灵,感觉心里苦呢?

通过学法向内找,知道这不好念头不是真我。而它们一次次往我脑门上冲撞,我一次次发正念清除。但有时还会落入常人。过后又恨自己不争气。

师父说:“告诉你一个真理: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著心的过程。人在常人社会中,你争我夺,尔虞我诈,为了个人的这点利益,去伤害别人,这些心都得放下。尤其我们今天在学功的人,这些心更得放下。”[1]

学法,就听师父的话,越学法心里越亮堂。

仔细向内找,发现还有争斗心,治人的心,自高自大,以我为中心,抱怨与怨恨,嫌弃看不起人,看重利益等等。我就报定一念多学法、同化真、善、忍 ,修去人心多救人。正念也强了,知道是师父让我在另一种环境中修炼,把隐蔽很深的,未意识到的常人之心、执着、后天观念翻出来,修去它,解体它,连根把它拔掉,真正提高上来。

修去抱怨心

听说全市能够上传“三退”名单的同修较少,我想做,主动去了解了做这种名单的基本要求及如何上传明慧网,协调同修将每周收集的“三退”名单,送到我这里。每周数量不等。

我是新手,开始认为打打字,上传一下就行了,很简单。其实不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要认真、细致、有耐心,这也是个修炼提高的过程。

开始时“三退”名单较多,又是第一次打字,加上邪恶干扰,看不清字体,等到好不容易打完了近千人的名字后,就差一人名与单子对不上,只好从头对起,折腾到半夜才算对上了,心里稍有轻松与几分的喜悦,可不知错碰到哪个键,所有的名字都从页面上消失了,只有再咬着牙,强坚持着从头打起,感到后背、颈部、胳膊等全身酸、胀、痛、不适,这使我对做这件事的信心不足了,也想不起自己是个修炼人了。

学习师父的讲法,又有了做好此项目的信心。当每周展开“三退”名单时,看到同修写的各种各样的字体与纸条,我不由的开始心烦,不知不觉的抱怨心也出来了,而且越来越重,还不停的向协调同修抱怨。因为有些名单上的字写的不认识或看不清,思想上又有想法了,以至发展到每周一看到这些“三退”名单用的纸张与潦草的字就心烦,脑袋就变大。

一直往外看,不知向内找,却还不自知。一边打录还一边抱怨,这字看不清楚不能写大一点吗?!那字写的是什么呀,这么潦草,让人猜呀,字典上也没这个字啊!递上来的“三退”名单用的纸条五花八门,看了就有气,也看不惯“三退”名单上的众多的重名,你说怎么打录呀,不能在同一个文本同一个分类中打相同的名字吧,那样大纪元退党服务中心也不好统计呀……看来好像是在为别人着想,其实都是为了自己,是私心。过后想想怎么没听师父的话向内找自己呀,光抱怨别人了,眼睛盯别人不知修自己,多傻呀!

自打录“三退”名单后,渐渐的注意到了:和同修配合讲真相救人起名字时也有重名的,为什么会起重名呀,个人认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思维范围,一起名字就進入那个思维范围,张口就来,每周不知不觉中用的就这几个名字,也就形成了一个循环圈,同修各人循环的名字不同,但都有自己的循环圈,上周“三退”名单未递上,这周一块递,自然起此名字也有别的同修,重名的就会更多。

通过学法认真向内找,认识到“三退”人名多,说明同修们做的好,听师父的话。为了避免重名,后来我就把它分建成一、两个或多个文本,这比在一个文本中打近千人名字轻松的多,又不重名了,打一点就保存一点,做起来也得心应手了。再看到同修送来的“三退”名单,只有责任,只有使命,没有任何抱怨!看到有这么多世人被救度,打录“三退”名单成了最快乐的事!

平和的交流

有一位同修在我女儿的店里打工。自然女儿的店就成了这位同修的联络处。同时也有学员利用中午休息的时间去那里学法。有同修看到甲同修还在用诉江的手机,当时就给她指出要注意安全,希望她换手机、换卡号。甲不接受。同修和我交流此事,我就告诉协调同修与甲切磋。甲就用各种借口搪塞,坚持不换,理由是这是女儿的手机,怕女儿不同意。某协调同修就出招,你就说不小心把手机掉到水里了!我与两位同修说:“这么说不可,这不是真。师父教我们的是同化真善忍,我们是修炼的人,得按照师父说的做。”

接着我就大概的说了一下上期周刊上有一篇文章:有个C过病业关。A同修让B 同修去帮助发正念,B同修不想去,但又碍于面子,只好与A一起去C家了。因为B同修做的不真,就被邪恶钻空子了。切不可给同修出这不真的点子,这不是正念。我面带微笑亲切的对甲同修说:“大姐啊,我们是同修,我们不但对自己负责,也要为众生负责,为法负责,为我们自己的同修的安全负责啊!关于安全方面,咱师父讲的法很多了,手机不开机都是个窃听器,反复的叮嘱我们让我们注意安全,要理智。师父更不愿看到我们被邪恶钻空子遭到邪恶的迫害。大家能走到今天,不容易,要珍惜啊。”

于是甲轻松的说:“不用给女儿说了,手机就存放在姐妹家,卡就扔了。”我们都笑了。

时隔几日,见到了我经常联系的另一个协调同修,就问起了与他联系所用的电话,是否是诉江电话?他说也是诉江电话。我感到非常吃惊,说那不安全啊,他说,都是战友打电话,都是常人联系,不说敏感的话。我为他的不理智、悟性差感到无奈。

难怪他们协调同修与其他同修切磋更换诉江手机有阻碍啊,原来都是想改变别人不改变自己,这不是师父要的。真心希望同修都能注意安全,实修自己,别让邪恶钻空子,走好最后的路。

老者明真相三退

遇到一位蛮有风度的老者,刚从美国探亲回来,孩子有在美国的,有在日本的,他为孩子感到自豪。我们就问他你在国外会看到、听到一些国内看不到听不到的好消息吧?自然的给他讲法轮功真相,天灭中共,三退保平安保命。使我们吃惊的是他时常出国却不接受法轮功真相,更不相信共产党会灭亡。

我瞬间发正念:求师父帮助,清除他背后阻碍他明真相得救的恶党邪灵、黑手烂鬼及后天观念,微笑着对他说:“只是聊天,观点如有不同,也不要发生争执。”他点头表示同意。接着我说:“法轮功是按照真、善、忍修炼的好功法呀,使学习的人变的善良,身心健康,社会安定,洪传世界,你在国外一定都看到了吧?如果人人都遵守真、善、忍,按照、善、忍去做人,人心就会大幅升华,道德也会快速提高,这个世界该多美好啊。乔石委员长在九八年组织人做了专门调查,调查得出的结论是: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

老者一直在认真的听着,但是还是坚持说:“共产党太强大了,胳膊拧不过大腿。”我说,“只要让良知冲破偏见,你也会拥有美好的明天,这是佛法经书上说的。”又对老者说:“别忘了,一根筷子易断,一把筷子难折。一个人的力量不足,大家的力量无比。共产党是西来幽灵,东欧共产党已经解体。是江泽民小人妒嫉,他手中有权力,荒唐的搞起了这场毫无人性的迫害,是栽赃陷害法轮功的,现在人们的自我本性都在复苏,都在思考:共产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法轮功是佛法啊,是佛法修炼,修炼的人走的是神的道,江泽民与神斗,必垮。”

他好象突然明白什么似的说:“对!”我又跟他说:“你比我经历的多,又有知识。现在打老虎苍蝇,明眼人一看都知道,名义上是贪腐被抓,实际上是迫害法轮功遭到了报应。”

接着我说,江泽民与共产党迫害佛法,目地是让人仇视神佛,毁灭人类,老天爷能放过他吗,当人类这一幕开始时是不会再给人机会了,现在的时期可不一般,是生命在善恶中自选,摆放自己位置的关键时期。头脑里装着被媒体灌入对法轮功不好念头的人,不认清中共的真实面貌的人,与中共为伍的人,将来都是中共的陪葬品。因为给你机会你不退出它,就是它的一伙,就是被神佛消灭的对象。是法轮功师父慈悲,认弟子在世间讲清真相,救度善良人。老者听明白了,顺利的退出了中共党团队组织,并说,他也要把今天听到的真相讲给更多的人。

在救人的路上遇到这样的事情还很多。

我深深的知道自己做的与师父的要求相差甚远。但是,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严格要求自己践行“真善忍”,听师父的话,多学法,学好法,重视发正念,抓紧时间修好自己多救人,紧跟师父走好走正最后的路。

感恩师尊的慈悲苦度!

层次有限,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