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市长寿区黄正兰再被冤判四年
 

重庆市长寿区黄正兰再被冤判四年

Print

【圆明网】据悉,重庆市长寿区法轮功学员黄正兰被冤判四年。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五日,被非法送往重庆市女子监狱(走马监狱)。

有消息称,黄正兰二零一六年在重庆市江北区南桥寺给一个男士讲真相,并发真相资料,遭到绑架,关在重庆市渝北区看守所迫害。由于她一直没报姓名,零口供,在渝北区遭到迫害近两年。

黄正兰什么时候被非法开庭?什么时候被非法判刑?法院通知过家人、亲友没有?全然不知。黄正兰现在身体状况如何也不得而知。

黄正兰曾于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判刑四年,于二零零五年和二零零九年两次被非法劳教,还曾被劫持到洗脑班和精神病院遭受精神和身体上的摧残,包括药物迫害。

修炼法轮功使病魔缠身的黄正兰变得一身轻松

黄正兰,女,生于一九六三年,现年五十五岁了。家住重庆市长寿区八颗镇梓潼村三组。

她因多年病魔缠身、多方医治无济于事。于一九九八年十二月修炼法轮功后,多年久治不愈的风湿麻木、腰腿痛、头晕眩、四肢无力、拉肚子、常感冒、严重贫血以及二十多年的痛经都消失了,一身轻松无比。

黄正兰说:我通过读法轮功的书,知道了生命存在的价值、意义。修炼真善忍是生命存在的根本。

二零零零年为说公道话进京上访遭判刑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政治流氓集团无端迫害法轮功,她为了以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法轮大法,维护真理,于二零零零年六月底去北京上访。后被绑架到驻京办,驻京办人员搜走她身上的五百元现金,随后就把黄正兰送到八颗派出所拘留两天,要她写放弃修炼的所谓“保证书”, 黄正兰不写,警察就把她带到长寿看守所非法拘留一个月后,又带回八颗派出所,关了三天才释放。

回家不到十天,八颗政府把她骗到长寿党校临时开设的“学习班”,强行洗脑半个月,并把孩子、爷爷拉来作筹码,在恐吓、威逼欺骗高压下,强迫她编造谎言,黄正兰承受不住压力、违心的写了所谓放弃修炼的保证书。

写保证书后她的心时时都受到良心的谴责,身心的煎熬,使她痛不欲生。于是,同年十一月十二日,黄正兰又去北京上访,再次被绑架。在回重庆的火车上警察一直把她铐在床上。凤城镇官员车小琴同八颗镇妇联孙小梅两人,把她拉到厕所强行搜身,收走了七百元现金。到达八颗派出所,警察用手铐把她铐在长木椅上。政府书记周剑(音)对她一阵疯狂的拳打脚踢又辱骂。下午把她关进看守所。在看守所中黄正兰受到手铐、脚镣等多种残酷的折磨。最后被非法判刑四年。

她丈夫汪元光承受不住来自政府、家庭、社会的压力,于二零零二年二月四日被迫在看守所与她离婚。

二月五日,所长张杰和另一狱警把黄正兰押送到重庆女子监狱(永川)。路途中所长张杰向黄正兰道歉,说工作所迫,叫黄正兰谅解。

在监狱里,黄正兰被强迫背监规、打报告、承认自己是罪犯,还强迫她编造犯罪事实认罪认错,写三书等等。不打报告不许上厕所,站、卧、坐、行都是要按她们的要求,派人随时监视着。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一日,黄正兰满期释放后,独自一人艰难的生活,八颗镇六一零、派出所村委官员们多次上门骚扰,甚至半夜上门,搅得四邻不得安宁。

二零零五年第一次被非法劳教,被灌食损伤身体的药物

二零零五年九月二十九日早上六点多钟。八颗镇六一零头子陈小红带领邹建明、派出所李志荣等一群人闯进黄正兰家,到处乱翻,抢走几本书,把黄正兰绑架到派出所。

陶志远等人捏造事实,编造“证据”定黄正兰两年劳教,于十月十九日把她拉到重庆茅家山女教所。

十月十九日、二十日两天晚上十二点过后,警察拉黄正兰到过道上在地上睡两夜,几天后又搬到前楼三小间,那小间宽约一点五米、长两米多,是楼梯间过道改装的,室内阴暗,冬天潮湿,夏天闷热。吃喝拉撒都在小间内。二十四小时包夹轮班监控,强迫黄正兰天天写思想汇报,不写不让睡觉,还要求按包夹的想法写。强迫背监规。

十月二十七日晚饭后,大队长胡晓燕拿来药叫黄正兰吃,黄正兰不吃,胡晓燕立即喊几个包夹来,将胡晓燕压在地上,有的压颈子,有的卡喉,有的捏鼻子、捏嘴,用牙刷把子叼嘴、撬牙等。灌药后不久,黄正兰就开始喘粗气、心慌、气短、胸闷、头晕,逐渐的头开始摇摆,越来越强,喘粗气越喘越大并发出怪叫声,有点节奏性的前后摆一阵、左右摆一阵,越摆越强烈,包夹围观取笑,说比吃了摇头丸还摆得好看。

中途,几个队长(狱警)几次进来看着取笑,后来拿相机照了几张相,边照边说:“我们把相片拿出去展览,炼法轮功原来是这样子。”后来摆动得无法坐凳,怪叫声越来越大,包夹害怕了就捂住她嘴,胡晓燕等几个狱警来恐吓、咒骂一阵就走了,持续几个小时见她症状未减,就把她背到所部医务室,不知道深夜几点,症状才渐渐消失了。

不知从何时起,劳教所就放弃了铁器刑具的使用,却采用了一种无形的比铁器刑具更残酷的刑法——军蹲,也是劳教所后来惯用的一种体罚方式。按劳教所的邪规,刚入所的要进行一至三个月的整训(军姿、正坐、军蹲三结合,走操队),一般都是整训一个月左右,最长也不过三个月。可对法轮功没转化的学员是无期限的整训。

劳教所无休止的对黄正兰残酷迫害了九个多月,都无法改变她对真善忍的信仰,无奈将她保外就医。于二零零六年八月九日将黄正兰释放。可黄正兰回家后,八颗政府六一零、派出所经常监控她,多次上门盘查。

二零零七年洗脑班强迫黄正兰服不明药物

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九日上午十一点多钟,黄正兰从菜地里摘菜回家,还没到家门口,几个蹲坑的便衣男子围过来,其中有恶警张乐、司法员代尚银等抓住她的双手,前拖后推,黄正兰奋力反抗,衣服都扯开了,连黄正兰背心上都糊些泥土,把她硬抬上车,拉到重庆市渝北区望乡台度假村三楼关起“学习”(洗脑)。

黄正兰坚决不从,一天上午黄正兰伺机跑出,可跑出花园不远,便衣就追上又将她抬回。下午黄正兰到窗户边拉紧窗护栏,向外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放我出去,共产党把度假村变成监狱”等,看守黄正兰的两人使劲捂她的嘴,一会儿上来一群男女十个人将她推在床上。

黄正兰再三声明必须回家。他们怕黄正兰这样会带动其他法轮功学员,就答应放她,第二天(好象是十月六号)中午,长寿八颗政府司法员代善银,韩祖廉,武装部长操展跃等五男一女来了,说是接她回家,结果却把她直接拉到长寿宴家精神病院,几个人把她抬进住院部关起来了。

期间,八颗政府官员到黄正兰娘家去,要她弟媳(当时她弟不在家)签字作证,说证明她从前就有精神病,弟媳很震惊“从没听说姐有过精神病”,坚决不签字。关了二十七天于十一月二日下午,八颗政法委书记(六一零头子)李金云,韩祖廉等三人才送黄正兰回家。

二零零九年再次被非法劳教,后绑架到精神病院迫害

二零零九年元月二十二日上午十点钟左右,黄正兰在八颗农贸市场发真相资料,被八颗派出所恶警张乐(音)等人绑架,下午拉她到看守所。张乐得意地说:“谁给我钱,我就给谁干,若你每月给我五千块钱,我就给你干。”

在看守所关二十九天,周梁泉,刘东红两警察给黄正兰编造材料,又非法判黄正兰两年劳教,于二零零九年二月二十日把她拉到重庆江北石马河女教所(原茅家山女教所拆迁的)。

黄正兰被非法劳教一年一个月的时候,也就是二零一零年二月三日,时任八颗镇六一零头子的李金荣等人又一次将黄正兰从重庆沙堡女教所提前十一个月直接绑架到长寿区晏家精神病院再次进行精神迫害十一个月。每天黄正兰被强迫吃精神病药物(换过几种药),恶人不允许任何人到精神病院探视,还说继续修炼法轮功,就永远关在这医院里,连衣服都不许送。

恶人无法改变黄正兰的信仰,将她保外就医了,于二零一零年二月三日中午将她释放回家。

回家后,恶人见黄正兰仍不放弃修炼真善忍,就继续骚扰,使其无法正常生活,不得已她只好远离了家乡,流离失所,工作住宿无法保障。即使这样,政府各级官员仍过段时间又到她娘家打听下落,甚至到千里之外去骚扰她的女儿。

二零一六年黄正兰因讲真相再次遭绑架,二零一七年再次被冤判四年。

仅仅因为法轮功学员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中共就采取如此没有人性的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重庆市长寿区公检法不仅酷刑残害法轮功学员的身体,还以破坏神经的药物摧残他们的精神,这种魔鬼般的恶行真正符合了江泽民对法轮功的迫害政策。

修炼真善忍没有错,生命需要真善忍,世界需要真善忍。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才是背离道德良知,害人害己的愚蠢行为。希望国际国内有正义良知的善良人们对中共邪党的这场迫害给予关注,匡扶正义,维护人类道德、良知,认清中共的邪教本质,抛弃它,选择美好未来。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