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一八年德国法会在巴伐利亚洲召开
 

二零一八年德国法会在巴伐利亚洲召开

Print

【圆明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四日,德国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在巴伐利亚洲的巴德克兴恩(Bad Kissingen)召开。来自德国和瑞士德语区等地的法轮功学员参加了法会,并集体合影向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拜年。
 

十八位法轮功学员在法会上分享了他们的修炼体会和故事,发言的学员中,西方学员占绝大多数。会后,不少学员表示法会对自己的启发很大,发言都实实在在的在修心性,对自己的修炼是个敦促和提高,也有的学员提到,听法会同修的发言感动的时常流泪,发现了自己跟同修的差距。

在媒体工作中去掉名利情

Suchin介绍了他如何通过在媒体中工作,逐渐放下名利情的过程。

他在大学学了五年企业管理,后来有机会为讲真相的媒体工作,刚开始他感到很难决定是否要做这份工作。“我在写作上没什么经验,而且写得也不是很好。另外,这里挣的钱够我生活么?这份工作和我的学业以及我的工作经历完全不同,这对我的简历会有什么影响呢?我的朋友们多数是医生,律师,或者在知名企业有一份好工作,他们会怎么看我的新工作呢?”后来他发现很多这些疑问都产生于对名、利和面子的追求。

他决定做这份工作,刚开始并不顺利。他被派去学习编辑录像。之后又加入纽约录像组,后来又被安排到翻译组。他觉得自己大材小用,在亲戚面前抬不起头。“虽然我知道我有求成功、证实自己的心,但是我仍很难改变这个思想,我常常觉得心里不平衡。”同时还怀疑做的这些工作起不起作用。在这时有一家公司想让他去工作,给的条件很好。于是他开始认真考虑换工作的事。后来,通过一些点化,他意识到自己出了问题。

“我和一位新唐人越南组的同修交流了我的情况。 她讲了她在越南遇到的很多问题,还告诉我,她也曾常常想到放弃。但她总觉得在新唐人工作是她下世前向师父发的誓言的一部份,如果她放弃了,就没有履行她的承诺。她还说,如果她当时真的放弃了,那她现在一定会很伤心。她的话启发了我,于是我拒绝了那家公司。”

“在我拒绝了那家公司提供的职位后,我发现我求结果,求成就的心一点一点变淡了。”之后,媒体发展顺利,通过新唐人纽约组的帮助,可以看到他们的成果和前景。

“我曾经抱怨我的工作不符合我的专业,渐渐的我放下了这个执着。这时又发生了一个有趣的变化:我在协调方面的任务越来越多,越来越像我在前一个公司干了五年的工作。这样我的工作经验就起作用了。”

最后Suchin说:“修炼的过程真是太神奇了。如果修炼人不放弃执着心的话,什么事都显得很难,不可能做到。可是只要修炼人放下执着,整个情况都能变好。”

在法兰克福景点讲真相

Strecker女士几年来每周六都会到法兰克福景点,给中国大陆游客讲述法轮功真相。她介绍自己是如何从一开始认为这跟西方学员没有关系,是中国学员的事情,到了解到跟中国人讲真相的重要性,并放下了对中国人不好的观念,善待他们,并从修炼中学会了尊重同修的体会。

二零一三年,她参加了洛杉矶法会,师父讲的对中国人讲真相的重要性让她深有体会。“在洛杉矶法会上我深深感到师父的话是在对我讲。我认识到,我也有责任去做好景点讲真相的事。师父的讲话直入我的心,在洛杉矶的游行中我还一直感受到这句话。我当时理所当然的给中国人发传单。”

回到德国,她开始参加每周六的讲真相活动。“刚开始对我来说发报纸并不容易,我之前对中国人的观念已经很固执,觉得他们很吵很丑。给他们发报纸的时候只看到那些令人讨厌的面孔。是师父的法帮助了我。 ”

“我发现,如果我转变了自己的观念,我看到的事物也会相应的转变。因为有一天我看到他们不那么吵和丑了。当我给他们报纸时,即使他们不要,也向我回以微笑。”

通过修炼,Strecker学会了尊重同修。“开始的时候,我对所有不来参加活动的同修很怨恨,有时还发牢骚。一次当我又发牢骚时,有个同修对我说,不来的同修也许比我还要精進。这句话让我思考:我怎么能评价别人?我能知道他们不来的时候做了什么吗?我看到了我的苛刻和一些不正的想法。在那以后,我对别人不好的想法越来越淡,到现在几乎完全消失了。”

我的愿望是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

Blombach女士自己开美容院,她介绍自己是如何利用跟顾客接触的机会,跟他们交朋友,结识更多的主流社会人士,讲述法轮功真相。

一次,Blombach有机会接触参选国会议员的政治家,“我怕由于准备时间太少,跟别人谈话时想不起来该说什么,也怕丢脸。这时我发现了自己的一个观念,那就是我认为自己不够好。我告诉自己,真正的我是完美的,本质是神。我知道我得一个人去,我也知道我并不孤单。在我怀疑我的能力的同时我也明白,大法弟子应该是历史的主角。这明确的一念给了我信心。”

“在那一瞬间我的怕心消失了,法的力量充实着我,于是我开车出发了。当我到达大学的会场后,台上已经坐了几位政治家,会场里也坐满了人。在他们讨论的过程中,我想着师父的话并一直在发正念。 ”

讨论会结束后,Blombach已经能很放松的走到政治家那里,作简单自我介绍了。她向政治家介绍法轮功,法轮功为什么在中国遭到迫害以及他能为结束迫害做些什么。“我还讲了中共非法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我们希望德国能举行并通过制止活摘器官的决议。 我希望他能在这件事上起积极作用。”

后来,Blombach和这位政治家交谈了很长时间,“他对我们谈话的内容很感兴趣,还想要更多的相关材料。他还很高兴的拿了几份明慧的杂志,并说要给他的朋友们看看。当他翻开杂志,看到五套功法的图片时,我通过自身的经历讲了法轮功在祛病健身方面的功效。然后他就说,他也该学学这个功法。于是我就建议他,和几个朋友一起找个地方,我可以去那里给他们演示五套功法。他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向我要了我的名片,并表示到时候跟我联系。最后他陪着我走到出口并谢谢我能来。”

“我祝他一切顺利。他说,他希望能当选议员。我告诉他,如果他对法轮功有一个正面的认识,就能被选上。后来他真的被选为德国议会议员了。”

“我知道,那位和主流社会人士有很多联系的顾客能来我这里并和我成为朋友,是师父的安排,是因为我真心想按师父的要求去做,去救这些人。而且我也感到和那位政治家的见面只是一个开始,以后我们能有更多的、意义深远的交往。”

最后Blombach女士表示:“我全心感谢慈悲的师父给我的这些安排,感谢师父给了我跟主流社会的人交谈的勇气,感谢他让我能跟这些人在合适的时间说出合适的话,使我能完成我的使命。”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