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国舰被迫害成植物人 本溪监狱掩盖真相

Print

【圆明网】辽宁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胡国舰,出生于一九七零年六月十四日,二零一六年五月四日被劫持到本溪监狱,遭到狱警怂恿犯人百般虐待昏迷,手术后成了植物人,至今未醒过来。

胡国舰被迫害之前照

胡国舰在本溪市中心医院抢救

胡国舰在本溪市中心医院抢救,脚仍然铐在床头

胡国舰到本溪监狱前基本情况

二零一五年七月七日,胡国舰在发放、粘贴真相资料时,被东洲区阿金沟派出所警察绑架,抄家(办案警察:夏建英)。第二天被非法关押在抚顺市第一看守所(地址:南沟)。东洲检察院公诉人王媛、周子琪将案卷移送到东洲区法院。

二零一五年九月二十五日上午,由抚顺市东洲区法院法官刘晖,及东洲区检察院的公诉人,非法到南沟看守所内的挂牌法庭对胡国舰所谓“庭审”,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九日,妻子孙晶被告知胡国舰被判四年。当时被庭审过程中,家属看到胡国舰精神状态和身体健康状况和在家的情况差不多。

之后半年多,家人一直没有再见到胡国舰,也没有任何胡国舰的音信,后经多方打听询问,在二零一六年五月十八日才打听到胡国舰在沈阳监狱,孙晶到沈阳监狱要求会见胡国舰时,被告知胡国舰已经被转到本溪监狱。孙晶又辗转到本溪监狱要求会见胡国舰,被告知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三日(接见日)才能会见。

被监狱培训的管事犯打手们虐待

终于等到五月二十三日(接见日),孙晶在本溪监狱见到了自己的丈夫后,简直是惊呆了!原来一百八十多斤,瘦成一百斤都不到。问他怎么变成这样了?胡国舰不敢诉说本溪监狱对他的种种折磨,只是哭,不说。应是怕会见回去后再遭受更大的折磨,因为胡国舰想活着回家,只对本人说出了他在抚顺市看守所(俗称抚顺南沟看守所)时被抚顺看守所狱警指使在押犯罪嫌疑人殴打过,问他是否在这里也受过如此对待,只是哽咽,眼泪刷刷往下流……

会见中孙晶得知,早在二零一六年五月四日,胡国舰就已经从沈阳新入监狱被转到本溪监狱。到本溪监狱直接被分到工作强度极大的八监区。八监区每天一般五点五十分起床、六点三十分出工、晚七点三十分收工。常常没有休息日,一个月能休息一、两天,或遇到上面来检查时能够休息。有时完不成任务连续三、四天加班,早晨四点三十分出工,晚上九点收工。八监区规定,新入监的服刑人员要进行一个月的所谓“集训”,主要是叠被子、背监规,被子要求叠成有棱有角的方块形。新入监犯人叠被子达不到监狱要求,八监区“管事犯”(被狱警授命管理在押人员的犯人)在狱警的授意和指使下,“管事犯”便用“独有的权利与方式”对新入监集训“不达标”犯人动辄打骂,不让他睡觉,等等等等方式进行管理,一直强迫“不达标”在押被监管人员叠被子。有时强迫他们叠到后半夜一点、两点半,并且新入监的四点三十分就得起床再叠被子。管事犯嫌胡国舰干什么比别人慢,对其拳打脚踢、搧嘴巴子、指责、谩骂如家常便饭。监狱吃饭时间只给十五分钟,不等胡国舰吃完饭,就逼他放下饭碗去干活。每顿都不让他吃饱。

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六日,遭到狱警指使犯人百般虐待,把胡国舰弄到洗漱间,扒光衣服,往他的头上持续浇冷水,胡国舰冷得浑身发抖。当天晚上八点多钟,胡国舰跌倒在地;管事犯人见状,用脚踢他的头,边踢边说:你别装了。管事犯人见他人事不省,报告给值班狱警。胡国舰被送到本溪中心医院抢救,经头部CT检查,发现颅内有出血,出血量约有100多毫升。

手术后成了植物人,至今未醒过来。(注:医学上认为脑内动脉血管壁薄弱,管壁弹性弱。在寒冷的条件下,血管收缩可以保暖,减少散热,但血管收缩会引起血压升高,脑血管易破裂出血。犯人连续往胡国舰的头上浇冷水,周身血管突然收缩保暖,减少散热;但血管突然收缩又使血压骤然升高,最终导致胡国舰脑内动脉血管破裂出血)。

本溪监狱推脱责任、哄骗家属

胡国舰住院八个月后,本溪监狱八监区不想承担巨额医药费,把胡国舰拉回监狱里的医院;胡国舰每天靠鼻饲、输液存活。本溪监狱推脱责任、哄骗家属:胡国舰是旧病复发,监狱及时发现、及时治疗,花了几十万、还找人陪护,在本溪监狱关押期间没被打过等等;以此来掩盖事实真相。见下列疑惑重重的事发原因经过及入院的时间:

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七早七点左右,本溪监狱八监区队长刘争(音)打电话给孙晶说:你爱人病重,突发性脑出血,在本溪市中心医院,你赶紧过来。大约十点多,孙晶赶到医院一楼急诊室,胡国舰人事不省。医生对孙晶说:脑CT诊断为大面积脑出血、脑室积血。如果做开颅手术还有一线生机,不做手术马上准备后事。

孙晶问是咋回事?刘争说:头天(2017年5月26日)晚上,胡国舰坐在凳子上发呆,只见他身子向一侧歪、歪、歪,就晕倒在地上了,然后就把他送到医院来了。孙晶又问,为什么才给我打电话?刘争说一直没找到电话号。再问,从胡国舰带走那天开始,哪一步法律程序都要了家属电话,怎会没家属电话?胡国舰怎么会成了这个样子?你们都对他做了什么?刘争等只能说辞搪塞。

孙晶听后很急,赶紧找亲属跟自己一起去医院。下午十四时至十七时,医院神经外科为胡国舰做开颅手术,吸出暗红色血凝块共150毫升。胡国舰命虽保住,但术后却成了植物人。这期间八监区大队长章和一直没有露面。

本溪中心医院记录:胡国舰病历首次病程记录(记录时间2016年5月27日12时50分):患者以“昏迷一天”为主诉入院。患者于一天前出现神志不清,昏迷状态,而急来我院,经急诊予以检查头部CT后示脑出血收入我院急诊抢救室。

本溪司法局“调查”结果:事发七个月后,本溪司法局于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日出具调查结果:2016年5月26日19时18分,胡国舰在监舍内整理内务时突然发病倒地,同监舍罪犯王某立即报告值班干警,值班干警查看后立即通知监狱医院 ,并第一时间拨打120急救电话。20时10分许,120急救赶到,将胡国舰送至本溪市中心医院进行紧急救治。本溪市中心医院诊断为脑出血、脑疝,于2016年5月27日14时至17时,在本溪市中心医院神经外科做开颅血肿清除,去骨瓣减压术,吸出暗红色血凝块共150毫升。

综合本溪市中心医院的病历记录与本溪司法局出具调查结果,胡国舰术后成植物人,本溪监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而胡国舰妻子向相关部门控告本溪监狱。

下面是控方针对上述描述。对当事人事发的原因及经过提出的疑点与质析:

疑点一、胡国舰发病倒地有两种不同的解释

本溪司法局:事发七个月后,本溪司法局于二零一七年二月二十日出具调查结果:2016年5月26日19时18分,胡国舰在监舍内整理内务时突然发病倒地;

监区队长刘争:头天(2017年5月26日)晚上,胡国舰坐在凳子上发呆,只见他身子向一侧歪、歪、歪,就晕倒在地上了。

令人不解,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同一件事,同是一个人,当时发病倒地却是两种说法,这里究竟在掩盖什么呢?

质析:胡国舰在监舍内突然倒地前还在整理内务?整理内务通常是指叠被子,一般是早上起床开始整理内务,为什么2016年5月26日19时18分,胡国舰还在监舍内整理内务?又怎么突然发病倒地?稍有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病人在出现脑出血时通常会有头痛、头晕等症状,随着出血量增加,症状会逐渐加重。难道胡国舰感觉自己身体不适就不能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必须得继续整理内务?是谁强迫他这样干?

疑点二、从胡国舰“昏迷”到入院,急救的时间有两种不同的说法

本溪医院:胡国舰病历首次病程记录(记录时间2016年5月27日12时50分):患者以“昏迷一天”为主诉入院。患者于一天前出现神志不清,昏迷状态,而急来我院,经急诊予以检查头部CT后示脑出血收入我院急诊抢救室。

本溪司法局:于2017年2月20日出具《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调查结果:2016年5月26日19时18分,胡国舰在监舍内整理内务时突然发病倒地,同监舍罪犯王某立即报告值班干警,值班干警查看后立即通知监狱医院 ,并第一时间拨打120急救电话。20时10分许,120急救赶到,将胡国舰送至本溪市中心医院进行紧急救治。

令人不解,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同是一件事,同是一个人,事发当时送医院的时间却是两种说法。这里究竟在掩盖什么呢?

质析:本溪市中心医院医生病历记录明确:胡国舰“昏迷一天”而急来我院。这个记录只有本溪监狱干警向医生提供,医生按规定及时记录;那么本溪司法局出具于事发七个月后的调查结果是事发52分钟120急救赶到,将胡国舰送至本溪市中心医院进行紧急救治。

疑点三、本溪监狱为何延误治疗

胡国舰昏迷入院,医院诊断是大面积脑出血、脑室积血、脑疝,随时有生命危险。本溪监狱为什么不在胡国舰发病的第一时间告知家属,而是在昏迷入院11个小时后即2016年5月27日早7时左右才告知家属?本溪监狱延误11个小时救治时间(手术必须得家属签字同意),这期间胡国舰病情持续恶化,脑疝随时危及生命,大脑神经功能损伤巨大。开颅吸出暗红色血凝块多达150毫升,手术做了3个小时。胡国舰命虽保住,但术后却成了植物人。

监狱除了雇两个护工护理外,每天都有狱警监护队看守胡国舰,在胡国舰如此状态下还把胡国舰的一只脚24小时铐在病床上,手术前手术后都一直铐着。家属再三要求摘掉也不给摘。家属和医生交流询问病情之前,都要等监狱干警跟主治医生秘密交谈之后,才允许家属进医生办公室听医生告知病情。家属跟医生交谈期间,狱警一直用执法记录仪全程监视录像,不让家属与医生单独说话,也不让家属提问。也就是说,家属从医生口中听到的信息都必须是经过本溪监狱狱警过滤的。

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七日的前几天(快过年了),本溪监狱八监区队长鞠阳给孙晶打电话,让她十七日到医院来一趟,说监狱领导要见你谈处理胡国舰的事。孙晶去后被领到一个医生办公室,当时屋里有刑罚执行科科长马秀波、狱政科长、监狱卫生院院长胡明辉等、还有几个狱警,还有主治医生张辉东。鞠阳对孙晶说,胡国舰什么都平稳了,并让主治的张辉东医生介绍胡国舰目前身体的状况。张医生说各项指标已经达到出院的条件(显然在之前狱方交代好了怎么说)。科长又告诉孙晶,想保外就医就接回家去,不想回家我们就接回监狱医院全权管理,毕竟胡国舰是监狱的人,监狱医院治疗条件也很好。孙晶问:胡国舰好好一个人在本溪监狱成了植物人,接回家监狱给胡国舰什么说法?狱政科长回答没什么说法。

质析:监狱的所谓“医院”没有什么治疗设施,根本不具备医院的资格,连本溪市司法局出具给孙晶的《信访事项处理意见书》中都是明确说“本溪市监狱系卫生所资质”充其量也就算是个卫生所。对胡国舰这么重的病状能有什么疗效?接回监狱的所谓“医院”,分明是不顾胡国舰的死活,草菅人命。孙晶要求留在本溪市中心医院继续治疗未果,眼看着已成植物人的胡国舰被强制接回本溪监狱院内的所谓“医院”。在这之后,孙晶又去监狱探视会见,但是都不让面见丈夫胡国舰,只是在监控视频上看看,见他每天就是靠打滴流、鼻饲维持生命,只剩一口呼吸在,每天要两个护工护理。孙晶很是难过,担忧,要求去正规医院治疗,不能再拖了!这样拖下去会很危险的。

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五日(过完年)之后,孙晶再次到监狱看望丈夫。副监狱长潘东泽告知:二月十五日又把胡拉到医院检查了,检查后把片子拿到沈阳医大二院、陆军总院会诊,都说胡的病状平稳了,我们已经仁至义尽了。胡可以保外回家了。

就这样极力推脱责任的戏法表演完了。做了见不得人的事,还想立个贞洁的牌坊,可能吗?!苍天有眼识正邪,谎言最终欺骗的是自己;那么做恶者留给孙晶一家人的是什么呢?

一家人的悲剧何时了

在胡国舰被投入冤狱之后,胡国舰的母亲脑出血卧床不起,生活不能自理。孙晶既要打工挣钱供儿子读大学,还要照顾瘫痪卧床的婆母,多么盼望丈夫早日出狱,全家过正常的生活。可是盼来盼去,丈夫成了植物人,就算胡国舰回家后,今后的日子咋过?胡国舰不但失去养家能力,还得需要两个护工照顾,还得需要大量的医疗费用、营养费、连同雇工在内全家人的伙食费,儿子的学业谁供?病倒在床的老母亲谁养?多少钱?多少钱可以换回胡国舰的健康,多少钱可以弥补监狱给这个家庭造成的伤害?

胡国舰母亲脑出血,瘫痪在床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