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重车祸后的思考

Print

【圆明网】东北的四月是雨雪交加的季节。去年四月五日那天,我到外地出差,那天下雪、下雨,路面结冰,车子在高速路上行驶一百多迈,在超一辆大货车时被别了一下,车就撞到护栏上,而后又弹到隔离带上,将隔离带撞坏几根。
我当时坐在后座上睡着了,就听同修说坏事了,我睁开眼,正看到我们的车子眼看就钻到大货车后轮下,然后我就啥也不知道了,时间也就不到二秒。等我醒来时,懵懵懂懂的不知发生了什么事,但手下意识的去摸了一下右锁骨时感到支出大约有四厘米的高度,我似乎意识到锁骨断了(怎么断的还不清楚),潜意识中知道自己是修炼人没事的,这时用左手往下压时就听到骨头“咔嚓咔嚓”的响声,随后左手又往锁骨下摸一下时,有一条碎骨头大约不到三厘米就用手掌往上推,边推边说回去回去就回去了。这时看到车下边有人和同修说把车拉走。此时我才意识到车撞坏了,是出车祸了,我坐在车里开始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是修炼人不会有事的,也没感到疼。

后来同修的同学在附近县城开车来要接我到医院先住院检查一下,我说真的没事的不用检查。到县城后找了一辆出租车返回省城,一路上没感到疼痛,到了省城同行的一位公司经理执意先到他家,上下七楼也没感觉到疼痛,我心里非常清楚是慈悲的师父替我承受了!

晚九点钟到了同修家,附近同修听说此事,也都去了帮助我发正念,开车的同修说我当时昏过去了怎么喊也不出声,这时她就喊“法轮大法好”几遍后我哼了一声,她把我拉了起来,这些我全然不知。

晚十二点正念发完以后,我靠行李半躺半坐,不能侧躺侧歪,此时疼痛全部袭来,我就坐了起来,心里想着法,找自己,同车三个人为啥别人没事就我出事?三点五十分同修和她母亲到我住的房间炼功,我也跟着炼,可右胳膊动不了,只有手腕动动还疼的眼泪鼻涕往下淌,为了不影响同修炼功我到方厅炼,这时就想自己是大法弟子不能哭,我很快就会炼到位。

第二天上午,那个经理执意要我去骨伤医院检查(她找我帮忙看加工产品),我不去她就找开车的同修(同修是她下属部门领导),同修就打电话说:她总找我,“你去拍个片子吧,咱也不住院,要不她心里没底。”拍就拍吧,当时就以为光锁骨断了就拍一下吧,结果出来是右锁骨连续性骨折可见断纹,一处错位骨头支出。那位经理的亲家是骨科主任就把片子拿给他看,他又用手捏了支出点说你这是粉碎性的必须住院打钢板固定,否则一年也很难接上,你还不能动,得静养,还说了些话意思是可能半残吧。

那个经理执意让我住医院她怕有后续问题的担忧,我说没事的很快就会好。其实撞出问题的不止锁骨,后来发现第二根胸骨突起、右肩胛骨头骨膜、右胳膊大臂的筋与骨膜、右后肩背肩胛都伤的很重,右前胸大面积呈乌黑色,右大臂下侧和腋窝下都是黑紫色,右肩前倾很严重。

尽管这样,我信师信法在学法炼功的一段时间里基本恢复了正常。这个过程中也在破除常人的什么伤筋动骨一百天的观念,偶尔也会冒出胳膊抬不起来咋干活,啥时能快点恢复正常的急躁心,我马上清除,这是信师信法有动摇的心,多学法、发正念排除干扰。

七天后,我外出走路去看同修、去学法、去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干力所能及的家务活,不把自己当伤号,让亲朋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我的哥哥是个大夫,当时出事没告诉他,后来他知道了,打电话说:你好好炼功吧!因为他知道,不打针不吃药恢复得这样快就是神奇。

这场车祸没有师父法身的保护后果不堪设想,在高速公路上行驶,路滑、车速又快,车门都撞变形关不上了,可我却躺在车座上,当时头撞车门上或头窝在车座下,后果都很可怕的。

我冷静的找了为啥会出现这件事,有历史上的原因,有自己不精進的原因。因为,那些天自己打抱不平的心出来了,认为董事长坑这个经理,也知道他们常人之间一定有啥因缘关系,师父讲过:“那你作为一个超常的人,就得用超常的理来要求你了,而不能用常人中的理来衡量了。”[1]我没守住心性说了不该说的话,是心不正。师父告诉我们:“什么是心不正?就是他老是不把自己当作炼功人”[1],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多大的漏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