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法开启我的智慧

Print

【圆明网】不记得背第一遍《转法轮》用了多长时间,记忆中很多时候都是一句句的背才背下来的。要是思想不集中,坐在那里背半天也不能背下来一小段,我不得不迫使自己加强主意识背法才行。
背法后不久,领导给我换了个新的工作岗位,我单独使用一间小办公室。在新岗位我熟悉流程以后,师父又给我灵感,想出几个好办法,让一个月的零零散散的管理工作能集中在一、两天完成。我惊喜自己有很多时间了背法了,这是师父鼓励我背法,才给安排了最好的工作环境。

一、背法开启我的智慧

一次系统内很多同事一起参加一个考试,题目极难,我做完前面的题目,感觉自己没希望及格。最后一道题目十分,一看更难,都不知道如何下手,是从没做过的一个题目。我看了看周围考生都在咬笔头,估计是都没戏。这时一个念头突然在我的大脑闪现,一个很清晰的做题思路浮现,我顿时开窍,一口气把最后一道题做完,拿下来这关键的十分。考试成绩下来,我考了六十点五分,是全系统唯一及格通过这个考试的。

这下我就出名了,大家都很佩服我这个法轮功修炼者。修炼法轮功前,我业务水平很一般,都知道我是靠关系進单位的,背后说闲话的有的是,后来我那个关系退二线了,单位时时都有人想着要把我从这个好岗位挤走。这下好了,头上顶着“系统第一名”的光环,实力在这里摆着呢,谁也不敢跟我抢岗位了。

我业务上越来越有悟性,后来成了系统内最年轻的业务精英,偶尔还在系统内讲课。我从来都没想到这辈子还能站在讲台当老师,当看到台下无数双眼睛,眼光里流露出钦佩,聆听着我的讲课,我想这些人都是指望我来救度了,师父给我的智慧和才华,都是为了救人做铺垫的。这些听过我讲课的都愿意听我讲真相,不少人都做了三退。

一次单位请一位大学教授到大礼堂授课,课间休息,广播里放出来的都是邪党的歌曲。我找到后台礼堂放音响的人讲真相,给一个大法弟子歌曲的碟,让他播放。放音响的人很是羡慕我的才气,说自己是个粗人什么都不懂,连声答应三退,换上了我给的光盘上的歌曲播放。

我走到讲台跟讲课的教授说:您仔细听,这是放的歌颂法轮大法弟子的歌曲。教授很吃惊,说他们单位有个修炼法轮功的,在单位都不敢说法轮功,你们这还敢公开放呀。我就讲真相,送一本《九评》给教授让好好看看。

我坐在礼堂的角落静静的聆听广播里面的歌声,当播放《得度》这首歌曲时,一位三退了的同事突然跑过来有点激动的跟我说:感动了,感动了!我问:什么感动了?他说:被歌声感动了!课间休息礼堂有些吵闹,也不一定能听得清歌词,我想应该是被歌曲背后的慈悲打动了吧,大法弟子的歌曲真有能量!

记得有一天,我在办公室低声哼唱《婆罗花开》,被一个领导听到了,这位领导是经常被人请到外面吃饭唱歌的,对流行歌曲很熟悉,一脸诧异的问我:这么好听的歌曲怎么还没流行起来呢?我笑开了,自豪的说:好听吧!这是我们法轮大法弟子创作的歌曲。后来这个领导也看了《九评》同意三退了,一次系统评选优秀党员,听说他被选上了,他却跟我说:这次我拒绝这个“优秀党员”了。

二、在劳教所背法

曾遭遇一次劳教迫害,我庆幸自己能背下来《转法轮》,不然是很难走过来的。

劳教所播放毁谤法轮功的录像,邪恶的声音在耳边轰炸,干扰我很难背下去,必须排除干扰高度集中我的主意识才能背。几个吸毒人员二十四小时的贴身夹控,犹大的围攻,耳畔传来隔壁同修酷刑的呼救……劳教所压抑得让我感觉时时要死去,只有靠背法点燃着我的生命之火不会熄灭。

我在艰难中冲过了劳教所的洗脑这一关,接下来就是要到车间做高强度的劳工生产了。想到每天要长时间的生产,没有时间背法了,我是一万个不情愿,内心跟师父说:我只能每天背法,我不要做生产,师父帮我。

一天警察传话来要我去办公室,不知道又是什么阴招,我觉的劳教所的日子真的需要我时时用很强大的正念才能不落入每一个陷阱。警惕不安中我到了办公室,看到里面所有的警察都是起立的,还来了几个劳教所领导。一个人喊着我的名字冲上来一把抱住了我,我定睛一看,原来是很久都没有联系了的一位朋友A,我感觉太突然太意外了。A跟劳教所领导介绍:这就是我跟你们提到的好友某某(说我的名字),劳教所的领导排成一队,一个个上前与我握手。

A提着一袋水果说:走走,去看看你住的房间,等下我请你出去吃饭。我说:我们是不能出去吃饭的呢。A说:带你出去的手续都办好了。真是有备而来呀!A揽着我的肩头就往我住的房间走。这时我才问:你现在混的不错了呀,你怎么来这里啦?原来A事事不顺,打算到深圳打工,我跟他讲真相,他三退了,真的得到福报了。A兴奋的告诉我:调到了一个新单位,最近提拔当处长了(只有当处长才有资格带队检查)。突然接到紧急安排,要A立即带队到劳教所来检查。临行前的晚上,有人告诉他说我修炼法轮功被关押在这劳教所了。A来劳教所第一件事就跟所长说:我以前的一个好朋友关在这里了,我要请这位朋友出去吃饭。

师父真的及时安排人来帮我了,听过程好巧妙好神奇!A 压低声音问我:你有什么困难什么要求快说,我来帮你的。我说:这里要做很多的劳工生产,我不想去做生产。A 说:好,我跟他们讲,不让你做事。太感谢师父了!我一扫多日的阴霾,发自肺腑的笑出来,被一个吸毒夹控看到了,说:都不知道你还会笑呀。是呀,自打被关進劳教所,我一直都没笑过。

A 的及时到来相救,更加坚定了我背法的信心。那年我在劳教所把《转法轮》大约背了有七十多遍吧,别的被关押的同修都在赶做生产任务,我坐在车间里从早到晚的背法。经常是背完一讲法的最后一个字,就听到警察说:收工。

我想我要是不能背下来法,也没有做到在黑窝一直坚持背,能熟背《转法轮》,魔难会减少很多。我要对得起师父的慈悲,卡上我有很多钱,我也不点菜,虽然劳教所的伙食让人难以咽下饭。除了吃饭睡觉我几乎都是背法的,午间休息,别人休息我也不休息,抓紧一切时间背法。都觉的自己比要做生产的同修还忙,他们体力上忙,我是忙着背法。过年那三天劳教所放假不做生产,给放常人电视剧组织我们看,很多同修都在看,我就不瞅屏幕,只一心一意背法。

三、师尊牵着我的手往上攀登

其实很多方面我都不如同修的,在劳教所我内心苦的不行,很多同修一天到晚乐呵呵,以苦为乐。唯有能背下来《转法轮》,让我超越,从法中得到的、师父给予的更多更多。

表现在做项目上,更是神迹展现。一个很好的项目,技术同修宣布做不下去了,这个项目只能走入历史了。师父多次点醒我:我们能做的下去的。梦里我看到师父给这个项目开辟了一个专门的救人的通道(言语不好表述所见,只能这样粗浅的写),让项目起死回生了。后来项目稳定的做着,应该是很难有人会相信我们把项目做的那么好,师父做的,当然无人超越。我内心问师父为什么选择了我来做,师父告诉我,大意是选择我有两个原因,其中一个最重要的原因是我法学的好。师父也多次警醒我:人心不能多,人心多时项目就会做不下去了。每天修为上压力都很大,我明白一点点的放松,就会给救人带来损失。

一次梦里看到,师父牵着我的手往上攀登,我踩着师父的一个个脚印紧跟,步伐很稳健。还看到,当我遭遇困境,是师父背着我行走在狂风暴雨中,雨点都是落在师父身上的,我看不下去了,挣扎着想从师父身上下来,师父不肯。还一次梦到,一位母亲指着自己的孩子很欣慰的说:不错,要好好培养。几乎每天师父都会鼓励鞭策我,让我好好修。哪怕一天学法跟不上,师父都会敲我警钟,指出我的人心,让我看到不努力修行的危险,不敢妄为。师父的洪大慈悲与威严是同在。

现在我一直是坚持每天背法几个小时。坐下来很清净的连贯的背《转法轮》,会感觉到身体的每个细胞都在背着、溶在法中,身体一层层在同化着法。“你背下《转法轮》来,对于提高是有好处的。因为你身体微观上的那部份和你人的最表面都在背。”[1]有时背法会跟炼静功感觉一样,周围都不存在了,只有法在大脑里流淌,洗涤着我的身心,这一刻,我最能体悟到背法是一条无止境的光明大道,守住法去修,充实自己的每一境界与层次,一定能在这部法中圆满。

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瑞士法会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