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害死 小学教师再次流离失所

Print

【圆明网】河北省涞水县法轮功学员刘玉敏女士被迫流离失所已近二个月。十八年来,刘玉敏女士屡遭迫害,丈夫吴彦水被迫害致死,她本人也多次被非法绑架、拘留、酷刑、被开除工作等,并多次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日,涞水县公安局、涞水镇派出所为了中共十九的所谓“维稳”,先后对刘玉敏实施非法抓捕、非法抄家,抢走大量个人合法财产,至今刘玉敏有家难归。

刘玉敏,原本是涞水镇东关小学教师,一九九六年修法轮大法后,一身疾病神奇般的一扫而光,被病魔缠身、长期休病假的她变得身心健康、容光焕发,神采奕奕,重返讲台。丈夫吴彦水也因此走上了修炼之路,一双儿女更是身心受益,小庭院总是欢声笑语,其乐融融。“真、善、忍”法轮大法使这家人彻底改变了命运。

一九九九年七月后,虽然遭受种种迫害和不公的待遇,刘玉敏女士心怀善良,从不怨恨迫害她的人。她说:中共和江泽民不仅迫害法轮功和信仰群体,同时也迫害了这些参与迫害的众多公、检、法、司和党、政、军等人员,欺骗和毒害了全国人民,因此使他们对佛法犯下了大罪。我衷心的希望参与迫害的还有良知的人们看清正法的形势,主动停止迫害,将功补过,赎回未来。

一、酷刑之下正信不动

二零零四年四月一日,刘玉敏和其他法轮功学员在文化广场以炼功的方式向世人证实法轮大法好,被非法拘捕。涞水县党、政机关、公、检、法、司部门成立联合执法队,在涞水县党校办洗脑也叫转化班。使用各种酷刑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逼迫写所谓四书(不炼法轮功的悔过书、对法轮功批判的揭批书、不炼法轮功的保证书、与法轮功划清界限的决裂书)。

在政法委书记孙贵杰的指示下,涞水县法院副院长崔继坤等人对刘玉敏行长时间殴打。刘玉敏被打得浑身黑紫,并被七次上绳捆绑折磨。崔插着腰凶狠的问刘玉敏:你还炼不炼法轮功?刘玉敏回答:“炼!”他抬手就打了刘一通大嘴巴子,喊道:“给我拖到楼下,我就不信收拾不了你!”刘玉敏被关一个屋子,公安人员按着她跪在地上,双臂用绳子缠住上提,从后背向前拉(此酷刑极易使胳膊残废),不停的问、不停的踢、打、骂、捆绑。从中午一直折磨到晚上七、八点钟,刘玉敏始终不妥协,不写所谓“四书”。被拖到楼上后,刘玉敏满身灰尘,脸色惨白,嘴唇干裂浸血,双目紧闭,处于昏迷。县委副书记孙贵杰下令勒索了2200元钱才放她回家。

几个月后,刘玉敏的臀部和大腿还有很硬的黑紫块。

二 、丈夫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零年九月二十九日,刘玉敏的丈夫(法轮功学员)吴彦水被村长吴尚荣和副镇长王金龙、副书记孟晓春骗到涞水镇政府,要求交罚款,勒索二千元后将他非法拘留。十二月二十七日被强制捆绑装上车挂牌子游街。之后又在看守所每天被强迫洗脑和超负荷劳动。

四个多月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摧残,使身高体阔的吴彦水已面目全非。刘玉敏多次找公安局要求放人,公安局国保大队长戴春杰说:“回家?我这就劳教他。”县委副书记孙贵杰也出言不逊的训斥。公安局纪检书记刘耀华要求交罚款,被公安局勒索二千元,最后放人时公安局又勒索五千元。

二零零一年三月三十日,吴彦水从看守所回到家,人不能走路、眼睛看不见、全身浮肿、腿脚麻木、心力衰竭,大小便不能自理。公安、乡政府和村委人员还不断来骚扰。吴彦水忍受着痛苦,身体一天天恶化,五月二十日含冤离世。

三、绑架、监控、抢劫、株连子女

丈夫去世后,涞水县公路扩建,刘玉敏家的房子被铲平,她领着一双未成年儿女居无定所。

二零零二年一天深夜,公安局国保大队戴春杰带领几名警察到刘玉敏的出租房处翻墙越院,撬开窗户跳到屋里,刘玉敏光着脚就被绑架走,警察把她儿子按倒,使小脸紧贴地面出不了气,又掐住哭喊妈妈的女儿。刘玉敏被迫害的奄奄一息才放回家,熟人们见她骨瘦如柴都不认识了。这种绑架,在她丈夫去世后发生过几次,每次都是生命垂危才放人。

二零零三年六月二十八日晚十一时左右,在县政法委、六一零指使下,涞水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数名警察翻墙入院到刘玉敏家中,以莫须有的罪名非法搜查,并将刘玉敏绑架。

二零零三年七月,刘玉敏刚被放回家,就有人监视,她只好离家出走。警察经常来找她,一次他们问她儿子:你妈哪儿去了?儿子说不知道,警察把她儿子的胳膊拧背后按在地上,不许说话不许动,说要找什么地下室,犄角旮旯都翻得底朝天,衣物和生活用品扔得满屋满院子。警察还经常三更半夜闯到两个妹妹家搜人,教委、国保大队还用工作威胁她侄女,胁迫她到亲朋好友家去找人,所有亲人的电话都被监控。

由于母亲长期遭受迫害,两个孩子承受着不该承受的磨难,都辍学去做童工。涞水县公安局警察为了找到流离失所的刘玉敏,找到在北京干活的儿子,老板就辞退了他,女儿在理发店也常被他们骚扰。

刘玉敏不敢一个人在家睡觉,怕人敲门,两个孩子在惊恐中、悲欢离合中艰难的度日。

四、又被迫害的生命垂危

二零零六年七月二十六日下午一点多,在六一零头目王福才的指使下,由国保大队长戴春杰带领大约二十名警察开两辆警车闯入刘玉敏家,砸门撬锁,将刘玉敏家中的放像机、一台家中做买卖用的塑封机、一台笔记本电脑、大法书数本、《九评》书数本、电子书一个、mp3一个、小录音机一个、订书机一个、讲法录音带一套、《九评》带一套、师父法像全部洗劫一空。

刘玉敏被强行关入拘留所,当时一名警察威胁说要把她的一双儿女也一起带走。在拘留所里一个做笔录的警察对刘玉敏拳打脚踢,在非法关押迫害了十三天,刘玉敏被迫害的生命垂危,在家人的强烈要求下,才被释放回家。在非法关押期间她的儿子、女儿、侄女儿、弟妹多次要求看望都被拒绝。

五、翻墙入院、砸门撬锁、抢劫财物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一日下午六点多,奥运会召开前夕,河北省涞水县六一零、公安局、涞水镇派出所等人到刘玉敏家翻墙越院,砸门撬锁,非法搜查,企图绑架刘玉敏,未能得逞。他们在屋里屋外房顶院墙翻了个遍,家中的物品被扔的到处都是,连床都被砸坏搜查,一片狼藉。在家里没人的情况下,他们抢劫的物品有:现金5000多元(女儿做服装刚刚找来的本金,其中包括女儿两个月的工资)、存折两个(是刘玉敏妹妹的,让刘玉敏帮助转户而放在她家的)、手机一部、彩电一台,DVD两台,电视接收器与大锅、录音机一台、大法书籍法像,还有一套《九评共产党》书。刘玉敏因无力偿还被涞水公安局、派出所所抢劫的钱,向涞水公安局戴春杰索要,遭到戴春杰的拒绝。这突如其来的灾难,逼的孤儿寡母走投无路。

六、光天化日明火执仗的抢劫财产

二零一七年八月三十日下午三点多钟,两辆车停在刘玉敏家门口,下来三个便衣闯入她家,到各各个个房间非法照相。当时刘玉敏没在家,这些人问其儿媳:刘玉敏哪里去了?儿媳回答不知道。

九月二十日上午十点多钟,涞水公安局和涞水镇派出所一行十人左右,非法闯入刘玉敏家,野蛮录相;抓捕刘玉敏,入室抢劫:抢走个人合法财产,刘玉敏当时走脱。

下午两点多,警察又返回来,企图抓捕刘玉敏,没找着。警察告诉,一定抓住刘玉敏,如果她不回来,就让他儿子顶替刘玉敏。他们把她的正房、配房整个家翻了个底朝天,从此家门口被蹲坑,家人手机被监听,家人出入常被公安跟踪。

现在刘玉敏和她的儿女不敢回家。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