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消极、人心 助师正法 救度众生

Print

【圆明网】
一、在景点讲真相察觉自己的执着心

某一天在景点,我举着“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展板,站在几位游客面前,有位中国游客就咆哮起来,他大声吆喝让我走开。我说:大哥,我就是希望你们对法轮功有个正面的了解。可是他根本不听,一句话都不让我说。

我转过身去把展板给其他人看,在他们通往旅行巴士的路上,我一边随游客走,一边开始播放“郑重宣告”的录音,这使那位咆哮的游客转身命令我关闭录音,并且使劲用手指戳我的前额,然后挽胳膊撸袖就要打我,他发狂的举动吓了我一跳,因为毕竟在日本动手打人的不多,而且在日本,不管多有道理,只要打人就会被治罪。我掏出电话说,你动手我就报警。他们的旅行团上车以后,我回头,看到路边卖红薯和一群东南亚不知道哪个国家的游客站在那里傻呆呆的望着,中国人这粗暴的行为,大概他们也很少见到。见到我回身,他们不约而同竖起大拇指说:“我们支持你!”但是他们不懂普通话,将就着会说几句。他们问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那个人差点要打你啊!

面对这几位善良的游客,我心里有些委屈,眼泪在眼里打转儿,差点流下来,但是忍住了,并且很快归正了自己,我向内找自己,为什么被钻了空子,致使邪恶乘虚而入?一定是自己的空间场不纯净,又忽视了发正念,才导致他们被邪恶因素操纵。他们毕竟是可怜的众生,被邪恶因素毒害着,操纵着。但愿他们还能有得救的机会!虽然我不恨他们,可我这委屈的心毕竟也是常人之心,我需要做到博大的宽容,“忍!”不是含泪而忍,是根本就不计不报,不放在心上。师尊说:“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1]

我觉得还是没修好自己,因为动心了,如果我不动心,真的做到位、修到位,这一幕也许就会改变了。我把中共活摘器官的事情说给东南亚国家的游客听,他们很震惊说:他们回去会帮忙宣传这件事情。这一正一邪的场面,不过几分钟,但是很触目,每位众生都在摆放自己的位置,一走一过间,大概就选择了自己的未来。而大法弟子能做到的,就是改变他们的恶念,让他们明白真相,被大法的洪恩救度。

二、在魔难中坚持做好讲真相的事

那天同修说我自以为是,自大,我无话可说,我看到自己总是按照自己的方式想法去做事情,讲真相也好,个人生活也好,活在自私的天地里,而没有更多的去体会到别人或者日本大法弟子这个整体。

举个例子说,这段时间,东京一直在一个区域一个区域给议员讲真相,我出去发了一次关于中共活摘器官的资料,接的人很少,就再也不想去,觉得太浪费时间,不如我去景点,不管怎样,还能劝退几个、十几个、二十几个人,多有成就感!但是这是个整体,大家都不配合,做不到齐心协力,甚至不重视,讲真相的效果和力度就不够。

那天看到协调人苦口婆心的在网络上用各种方式动员同修出去发关于中共活摘器官的真相资料,心里想,唉,不管怎样,我不能漠视啊,要出去!要出去!就这样,两个多小时,发了很多传单,效果远远超出我的想象。虽然有些人可能没去参加揭露中共活摘器官的放映会,但是他们知道了在中国大陆活摘器官的存在,对这件事情表示了自己正面的态度,不也是在救度他们吗?

发完传单回来的晚上,我心里很惭愧,过去因为自己的想法、观念,而障碍了师尊要救的人,要打开的正念之场,因为很多事情,表面是我们在做,背后是神的旨意,神的指引啊!

记得自己曾经做个梦,在梦中,一个队伍在走,而我走在队伍的旁边,一会儿走在前面,一会儿掉队。我很想精進,却如何也跟不上队伍的進度。我醒来,意识到这是旧势力的干扰和安排,绝对不能承认的!之所以我被干扰,是因为我有些东西没有意识到,或者意识到了也不想改,所以才造成这样。这其中有我要修的东西,我要把自大的心,自以为是的心,我行我素不能配合整体的心放下,把自我放下,用纯净的心态面对正法中一切需要我配合的事情,这才是师尊要的。而大法修炼出来的觉者,要做到的就是放下自我,做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法正觉。

申请难民,我的难民资格被拒绝,因此差一点被遣送回中国。虽然日本所承认的难民很少,但是到如此不堪的地步,对于我来说,真的如一个生死关。同修说我要向内找,这段时间疲于工作,被牵扯的精力常常跟不上修炼,可是,根据自身条件,能做多少做多少,一直坚持在做。我给自己找理由说,我真的不能时时刻刻都在精進中啊!可是,时间就是生命,多做,就多救一个,少做,就有该得救的生命会面临淘汰,背后的天体也会随之解体,不能见死不救啊!

就这样,虽然消极了好些日子,还是一点点苏醒了过来,想起了师尊《洪吟》中的《苦其心志》。我想在各种各样的处境下,人心的打击干扰中,能不能坚持修炼,能不能兑现自己的誓约,能不能继续把救度众生放在第一位。师尊告诉我们:“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2]

我想就是多学法,多学法,多学法。在学法的过程中,消极和不好的物质就在解体。虽然这是我最困难的阶段,可是,感谢师尊让我感受到大法的威力,这也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时光,是因为能够修炼,能够和众生在一起,把真相讲给他们,看着他们慢慢明白过来,从而选择得救。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