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没有祥和的面容

Print

【圆明网】二零一五年因为诉江被非法拘留了十天。在拘留所里,见到一位同修,和我一样是一位小学教师,年龄与我相仿。不同的是因为迫害,她失去了工作。可是有一天,我注意到她无论什么时候,无论在干什么,神态总是笑嘻嘻的,微笑使她清秀的面容显得柔和,透出修炼人的淡定、祥和。
我就问她:“你想什么?为什么总是笑嘻嘻的?”她说:“我也不知道。那天在派出所,我坐在那里,一个警察也这样问我。”

看到她,我想到了自己。我的外表给人的感觉是冷冷的,甚至是纠结的,充满敌意。我自己一直没重视,看了同修的面容我才想到了自己。转眼两年过去了,可是僵硬冷峻并没有从我的脸上消失。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我不得不向内找。

妹妹说,我只有看到外孙女的时候才会开心的笑。这时我已经修炼快二十年了。有时,也感觉自己心里沉甸甸的 ,可是自己细想又没什么。

我为什么给人感觉不开心呢?我在心里想,改变自己的面容,让它变成祥和的,充满慈悲的。我对着镜子笑,觉的自己的笑容很僵硬,是故作的笑,反倒让自己的表情变的怪怪的。

到底是什么让我不想笑呢?修炼了,是多么值得快乐的事啊。记的刚得法时,整天心里都是快乐的。起早炼功,即使对于爱睡懒觉的我也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打坐炼双盘时,腿疼得我龇牙咧嘴的,可是内心是快乐的。

为什么修炼近二十年了,却变的忧郁了呢?我一遍一遍的问自己,我向内心细细的寻觅。一天,突然明白了:是怕被迫害的心,对迫害者仇恨的心,争斗心。

自从被非法拘留后,对家人的影响很大,特别是老母亲。有时担心老母亲再次受到伤害。这是对母亲的情没放下。还有,担心女儿会被迫害,特别是女儿夜晚独自去农村发放真相资料。有时一想起来,心里都发紧。自己只找到了对女儿的情,却没有找到自己怕迫害的人心,就是一颗怕心,往下找找,就看到了那颗私心。还有不信师信法的心,忘记了自己是个修炼的人。人心凡重,何乐之有呢?

最近邪党开十九大,街上好多警察,还配备了敞篷的电动警车。看了这些,我很烦这些耀武扬威的警察。对于直接参与迫害我的警察,我并不恨他们。可是对发动这场迫害的大魔头,还是仇恨、愤恨、痛恨。在没写此文的时候,我还不觉的自己有多恨,只是在自己连用了三个“恨”字还觉的恨意未尽的时候,我才发现被掩盖了很久的这颗仇恨的心有多么重。

想想有时在家里,觉的女儿做事不如自己的意,常常心生怨恨,都是在怨恨升起后才认识到,而不是根本就不产生怨恨,连对小外孙女也是一样。

还有,自己被非法拘留后,对同事表面上我觉的没什么,可是细细思量,自己还是觉的有些难为情,这是一颗求名的心。也就是说,在自己的内心没做到“真修大法 唯此为大”[1]。还是用常人的观点来看待,而不是用修炼人的标准来衡量。自己并没真正的做到敬师敬法。也就是并没有真修自己。

父母之情、儿女之情、亲情、求名的心、仇恨的心、怨恨心、争斗心纠缠在一起,都是为了维护自己的那颗私心。

打坐时,师父说:“心生慈悲,面带祥和之意。”[2]我一直奇怪自己心怎么就生不出慈悲来呢?却从来没有真正的找找自己,被一个奇怪挡住了。自己被人心控制着,维护着旧宇宙那个为私为我的理,上哪里能生出慈悲呢?

找到了这些让自己面容不祥和的人心,觉的心里空出了一大块地儿,发正念的时候,心里很祥和,感觉笑眯眯的,没有了咬牙切齿的样,虽然看不见自己的脸,但是我觉的它应该是祥和的。这大概就是师父说的“相由心生”[4]吧。

我一定要做个真正修炼的人,面带祥和,让世人感受大法修炼人的风采。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得法 〉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二、动作图解 〉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法轮功》〈第一章 概论〉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在大纪元会议上讲法〉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