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正念 再大的魔难也会消除

Print

【圆明网】在二十多年的修炼中,我越来越体会师父的伟大、佛恩浩荡。大法超常而神奇、博大而精深,真的让小小的我时时感动的泪流满面,师恩浩荡啊。也深深的体悟到了学法的重要,体悟到了大法的严肃。
下面谈一下自己在面对魔难时的体悟和认识,与同修共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请同修指正。

十年以前,我在母亲家与几个同修一起学法,学完之后,其他同修走了,只有一个同修在,母亲突然就大汗淋漓的把衣服、头发都湿透了,站那要呕吐,极为难受的样子,看起来就像常人的心脏病一样。我和同修坐那就发正念,可是看到母亲越来越严重。同修走了,母亲要躺下,我刚要动念“躺下就不好了”,一下意识到不应该这样想,然后就扶着母亲同修躺下了,父亲看到母亲的样子就哭了。

这一切都发生的很突然,我那时感到了另外空间有很多生命在看着我,看我内心在想什么。我忽然意识到了,邪恶在利用我母亲身体出现的不正确状态同时在考验我。我想,不承认你们的什么考验,就是不动心,不害怕。母亲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的,我对着躺在床上的母亲说:我们修大法了,师父早已经给我们净化了身体,对我们是不是都一样啊?她点点头。但是我感到母亲把身体出现的现象和以前自己得过的心脏病在联系,在困惑。所以就和她说了一些修炼和常人身体的关系,启发她的正念,当时还说了些什么记不太清了。我和她说了也就是不到五分钟的时候,母亲突然就坐起来了,说我好了。我就给她换衣服,衣服湿的象水洗一样,头发也湿的都打绺了。父亲高兴的,只听他说:“哎呀!哎呀……”都不知说什么好了。我们三个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超常。十几年了,母亲再也没有出现过这个状态。

师父讲到:“我们作为一个真正的炼功人,应该在很高层次上看问题,不能用常人的观点去看问题。你认为是有病的时候,那可能说不定就导致有病了。因为你一认为它有病的时候,你的心性就跟常人一般高了。炼功和真正修炼的,特别是这种状态,它不会导致有病的。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往往是人的精神先垮了,先不行了,负担很重,就使病情急剧的变化,往往都是这样的。”[1]

师父的这段讲法让我豁然明白了,站在什么基点看待大法弟子修炼中遇到的事情,这是关键。对身体出现不正确状态的时候,心态很主要。特别是遇到身体出现象常人的“病态”时,如果内心平静的理智的在法上认识这个问题,转变观念,把看起来是个坏事当成好事,魔难就会向好的方向发展。如果首先把它当成了很重的负担,陷在其中不能自拔,就会使魔难加重,甚至变成无法逾越的大难。我理解“负担”也就是担心,担心不就是怕吗?相由心生、随心而化,就使问题更为严重。其实,从修炼人的角度来看,特别是正法修炼,旧势力会以此对所有大法弟子進行邪恶的“考验”。所有的魔难就是对大法弟子信师信法,走出人来的真实检验。无论其这么表现那么表演,反映出来的现象都不是真实的,都是针对此时的人心而来。

大法修炼,“生老病死”早已远离了我们,师父已经把我们都从地狱除名了,我们怎么还能用人的理来衡量自己的修炼呢?你要看重表面的现象,就会被带到常人认识问题的复杂里面去了,而人在世间养成的习惯就是当遇到问题时总是找一些人的办法来解决,脑子胡思乱想。大法弟子面对复杂的各种问题时,哪怕是自我感觉绝望了,没有一点点希望了,你都不能被感觉带动,只要守住正念,就是另一番景象,“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魔难在不知不觉中消失的无影无踪;得到的是心性的提高、层次的提高,走在师父安排的神路上。

九九年迫害开始后,我身体上也有过三次魔难,但走过来的方式都不一样:

二零零六年左右,我的腰部突然疼痛难忍,不能直起来,只能躺着了,同修知道后给我发正念,结果,快要到一周了,我却躺在床上一动不能动了,开始时还能翻身,后来不能翻身了,更严重了。看到我丈夫和儿子积极的做家务,我忽然悟到:都把我当成了病人了,我不能躺在这里,修炼人怎么能跟病人一样呢。我就在想:做什么能让腰更疼呢?洗衣服。这时家里没有别人,我就决定去洗衣服,我都不知道本来连翻身都不能的我怎么起来后走到卫生间的,把大盆放满了水,用搓板猛的用力搓洗衣服,当时腰怎么疼的都不在意了,我就要让它更疼,看它能疼到什么样,我就这样让腰部用力使劲搓洗衣服,结果,不一会的时间,我的腰就好了,邪恶对我的迫害消失了,至今已经十几年了。

第二次是在二零一二年的年底,我被监狱迫害出来以后,回家看到丈夫得了脑梗、糖尿病综合症,人黑瘦的,全身无力,天天吃药,家里到处都很脏,地面、床单等等尽是污垢。丈夫为了治病还招了附体,屋里供的大柜子满是狐黄白柳,真是不知他和孩子这四年多是怎么过的。而且我的父亲刚刚去世十二天,我没能见到最疼爱我的父亲最后一面。我看到眼前的一切一切心都被带动的真是欲哭无泪啊。

两个月后,我突然尿血,曾经在医院化验报告单上红细胞计数,正常值是0-30.7,而我却高达14339.20;白细胞计数,正常参考值:0-39,而我是883.6 ,把医生都吓的说你这也太高了,我这不能看了,你转科吧。这与狱警给我吃的菜里拌了不明药物有关系。这次尿血疼痛的很,一分钟就去排尿几次,我想,这个不是病,修炼人没有病,我就相信师父相信大法,把一切都交给师父,放下一切。然而,还时时的看看效果,我觉的自己没有真正的相信师父,嘴说把一切交给师父,实际并非如此。这时我就问自己:你真的相信刚才说的“把一切交给师父”这句话了吗?查找自己,果然自己没有真正的发自内心的相信师父,还在顾虑重重、瞻前顾后,怕这怕那的,希望马上有个转机。当时有个念头意思是我这几天收拾房间,坐在地上又凉又潮造成的。丈夫和孩子让我上医院看看,我就坚持不去医院。邪恶的目地就是在钻我生活的艰难、亲情干扰,再加上身体出现问题的空子,企图摧垮我的意志,毁掉我的修炼。邪恶什么都不是,我有师父看护,我再次坚定正念,信师信法,不再想这个事情了,该干啥干啥,两个小时左右,尿血的症状消失了。家人也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第三次,二零一六年下半年,一天我突然浑身像虚脱了似的,头晕、发烧、想吐、浑身难受、起不来、从未有过的那种难受、思想中感到无能为力的。当时我丈夫去世不到一年,孩子刚刚工作,早晨四点多就上班去了,家里就我一人。我知道这是邪恶对我的迫害和干扰,怎么办?我想到师父说过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2]所以,除了整点发正念,我就背法,时时的背法,想到哪里就背,不停的背,心里就想法,其它什么都不想。当负面的念头出来,我就是背法,几乎没有吃什么东西,整整三天,我就恢复了正常状态。期间,也有干扰,就是让我灰心,让我感到怎么都没用,甚至是越来越重,没有一点希望好起来。当时的每分每秒都要无法坚持了。可我就是坚定自己的一念,背法,调整心态,不把它们当回事,不去放大负面的东西,不被感觉带动,就是不停的背法。我体会到了,就是没把它们当成负担,不害怕。坚定的意志不可动摇,师父就会帮我们走过魔难,如果思想一动摇,邪恶负面的思想就会起干扰作用,甚至加大魔难。

后来认识到,这些魔难都是自己有没修去的执著被邪恶钻空子迫害。在修炼中,忙于做事,学法少,看不上同修,证实自己,面对问题绕开走,失去了提高的机会。放不下亲情,遇事爱走极端,忽视了家庭和社会环境也是我们不可脱离的实修环境。执著对孩子的情,当他受到委屈的时候,心里随着孩子的情绪动,让他过好日子,怕他受伤害,因此对别人产生怨恨,造成与常人之间的矛盾,造成了家人对修炼人的不理解,没有真正的实修自己。

学法中我认识到,魔难中没过好的,往往还有这方面的原因,就是缺乏坚定的意志和敢于吃苦的恒心,守不住正念,负担重、害怕,把难看大了,又怕吃苦;总想感受身体的变化,思想也随着动。那不是动心了吗?心性提高不上来,邪恶也会抓住把柄迫害,魔难就会长期不能消除。师父不会帮助一个常人单单除去病业的,人就是有生老病死,人有人的生存的路,人做什么都要自己去偿还,这是天理,只有修炼师父才能管的。

一个多月前,我去看一位刚刚从医院输半个月血回来的同修,她告诉我,自己身体不好,肚子都满了,意思是有两种情况,她才知道医院说是癌症。住院前,她已经很长时间这个状态了,肚子有些鼓鼓的,小便失禁,浑身一碰就疼,很怕冷,就用小被把肚子围起来。我悄声问她:你是怎么去的医院?她说:我都迷糊了,这能跟师父回家吗?我去医院,好点我再好好的修炼,跟师父回家。她说到这里时,我似乎明白了什么叫一手抓着人,一手抓着神了,思想中的细微变化,很难分的清是神念还是人念,其实也很容易分的清的。我压低声音说:当时你迷糊了,要是直接求师父救你多好啊?她没有说什么,很迷茫的样子,不知如何回答我。她也说过自己悟性不好,不会悟啊。我感觉她还是法学的少,分不清人神之念,用人的办法解决修炼中的问题,没有把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当成修炼人来解决,却把身体出现的不正确状态当成了“病”去治,结果到了医院就比在家时严重,下不了地了,翻身都很困难,大小便也在床上進行了。她还对我说,我有计划,过几天每天晚上让儿子儿媳扶我起来坐会,一天一天的,慢慢就会好的,还告诉他们,我好了你们也减轻了负担。看到她无可奈何、稍有些麻木的样子,深深的感到了学法、实修是何等的重要啊,每一关每一难,都体现在“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后来有同修主动出来牵头,身边的同修去她家和她一起学法,交流,慢慢的她能坐起来学法、发正念了,过程中同修们也付出了很多,也很重要。熟悉的同修怎样把握也很重要。

怕心,不仅仅体现在邪恶操控警察在绑架大法弟子,利用毫无人性的警察迫害大法弟子,同时也体现在,邪恶利用另外空间的乱七八糟的变异的、败坏的生命,直接对大法弟子的修炼、身体、一思一念進行干扰和迫害。这时,没开天目的我们看不见另外空间,看不见邪恶的生命在干坏事。那么就需要我们站在大法的基点上,站在正法修炼的角度去坚定正念,信师信法,认清邪恶,清理邪恶,全盘否定邪恶的一些安排。

个人所悟,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