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小道,得真经——一位德国女士的故事

Print

【圆明网】埃娃玛利在两天时间内读完了《转法轮》。“读到好几处我眼泪不停的流,震撼不已,这本书天机尽泄,是一部真正的‘启示录’!”此前她万万想不到,自己倾尽所有学来的各种灵修方法会在一夜之间变的无足轻重!

 
那是个在欧洲广为人知的源于日本的方法,埃娃玛利(Eva Marie)已经练习了很久,并且还授课于其他人。那天晚上她在静坐中,一个非常清晰的念头反映脑中:“你在做什么呢?和神的联结另有其方式。”她震惊不已,直觉中这个信息是真的,她猛然起身,决定马上放弃这个方法。

惊觉后的放弃

这是一九九七年的一天,大学即将毕业的埃娃玛利邀来她所有的学生郑重告知,她不再练习某某方法也不再继续授课了,因为“这不是一个正法正道”。她当时的唯一收入来源就这样断了。

回想起二十年前的这件事,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她说:“所有的灵修活动,并与此相关的谋生之路都终止了,并且我还不知道正道在哪里,接下去的路怎么走。我感到自己仿佛一个人赤条条存在于天地间,一无所有,不知去处。”

信仰如同“面包”

没有精神追求对埃娃玛利是个不可思议的事。她出生在德国科隆西南部的一个农庄,在一个非常传统的天主教家庭中长大,周日去教堂做礼拜,下午去静心沉思,周六忏悔。信仰如同面包一样不可或缺。

宗教生活对成年人可以是一种习惯,对孩童则更有可能是一种折磨。

埃娃玛利说道:“对我而言,宗教意味着戒律、惩罚、死罪和畏惧,当然也有一点点爱,然而更多的是承受痛苦和强迫性的,不是真的打开人的心,我没有感受到慈悲。在教堂中,许多事我感到不对劲。布道的时候这样说,可是实践的时候是另一种做法。”

虽然年少的心中对宗教的戒律和形式有所反抗、抵触和距离,但是在心里,她还是相信神的存在。“母亲信仰圣母玛利亚。当人的办法用尽,没有出路时,她会点燃一支蜡烛,祷告祈求高层生命的帮助和指路。她让我感到无论怎样,最后还是神给我们指出方向,神是存在的,对神的信任这一点是在所有事情上起决定作用的。这给我的影响很大。”

寻找通向神的路

三十二岁那年她决定学习心理学。她非常想弄清楚是什么驱使人的行为,人自己的行为和其生活状态之间的关系,包括人如何正面影响自己和他人。不过她知道,大学毕业后心理学只是她的职业,她会开设各种心理咨询,心理学疗法,当然也包括传授灵修方式,并以此谋生。然而“科学不能解释所有的事物。心理学是年轻的科学,和其他学科一样,只能到某一个层面解决我们的问题”。

于是,她一边在西方科学中寻求“解决部份问题的”答案,同时一门接一门的尝试各种灵修方式,追寻现代科学无法给予的高层智慧。她说:“我深信天地之间是有些什么的,我们有的不仅是这样一个肉身。灵体是真实存在的,只是我找不到联系他们的方式。”

三十七岁的她还没有修完大学课程,囊中羞涩,但是在寻道的路上她毫不吝啬,多年来买书并参加五花八门的疗法学习班,一心找到那个和高层生命接触的方法,把每一分钱和全部的希望投入在寻找中,包括对神存在的信念和对未来谋生之路的规划。

而在那个晚上静坐中传来的信息如此强烈而真实,使她甘愿放弃这一切。

峰回路转

不久埃娃玛利大学毕业,开始了一个商务关系和沟通的培训中心。九八年秋天,她和另一个心理学家结伴去科隆,参加一个进修课程。午休时她发现教室门被从里面锁上了。一问之下,原来课程主办方利用午休时间在房内炼法轮功。

“法轮功是什么?”她追问,于是课程结束后主办者将全套功法演示给她看,她当下把《转法轮 》和《法轮功》带回了家。

照顾三岁的儿子上床睡觉后,她打开书,就再也停不下来了。“读到好几处我眼泪不停的流,震撼不已,这本书天机尽泄,是一部真正的‘启示录’!”她在两天时间内读完了《转法轮》。书中几个章节让她特别感到触动,比如“附体”,她说:“我明白了许多所谓的能量是另外空间招来的不好的东西在起作用。”“我理解到,所有以前学的那些东西,是在考验我能否分清正和邪,真和假。我意识到自己在过去几生中所有用过的灵修方式,在这生微缩一下,让我再次经历,考验我对修炼正法的本心还在不在,意识到这一点,我不停的哭。”

“我已经放弃了自己所有的一切,人生梦想、规划及金钱投入。而那时我还没有找到正法,聚积起所有的勇气放弃这一切时身心的极度空落(哽咽)……没想到在那以后不久我就得到了法轮大法,我真的找到了大法大道。”

“读完这本书后,我心里明白其实师父一直在人生路上引导着我,陪伴我(哽咽)照顾我,铺设好每一步,包括寻找中每一次的尝试、放手、再尝试而没有陷入进去,就连这些也都是师父安排好的。师父说(在大法书中),他替我们把不好的东西都拿掉了(哽咽),我心里不断对自己说:我走在正道上了!原来过往的所有体验都只是一场考试, 只为今天做准备。”

放弃家产 平衡好家庭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对法轮功开始迫害。埃娃玛利对中共不知羞耻栽赃陷害的打压感到愤怒。她和德国法轮功学员一起迅速组织各种活动,向社会各界、人权机构、政府、媒体澄清事实,以正视听,这一做就是十八年。

去年埃娃玛利的父亲八十五岁了,他和两个小女儿住的远,埃娃玛利安排好培训中心的工作后,每个月都抽时间看望父亲一次,替他做饭、洗衣,照顾他的起居,顺带和妹妹嘘长问短。法轮功学员反迫害至今十八年,她一直拿出很多时间精力付诸讲清法轮功受迫害的真相。父亲本来对她离开教会就不太高兴,但是看到她活得正直,也没话可说。两个妹妹则感到自己长期以来照顾父亲多了一些,觉得自己吃亏,心有不平。埃娃玛利知道这一点,她心里有个主意。

二零一六年的一天,她又带上儿子去看望父亲,在客厅里一家子喝咖啡聊天,气氛和平时一样。趁中间静下去的片刻,埃娃玛利清了清嗓子,从容说道:“爸爸打算把我们家积攒的一些财产趁他还在的时候三个女儿平均分。我和我的儿子对此也讨论过了。你们都看到法轮大法带给我的改变。我的生活习惯,生活态度,你们看到真、善、忍带给我和孩子们带来的正面影响,他们也潜移默化的受影响,遇事也会按照真、善、忍去做。他们非常支持我去传播,去讲真相。如果我的妹妹觉得家产三个人平分不公平,觉得我对爸爸关心的少了,以至于你们为父亲负担的多了,我放弃我的那一份。这样你们得到多一些,也不会不平衡。我和孩子商量过了,他也同意。”她转头对父亲说:“爸爸,我珍惜你,非常感谢你为我们三姐妹做的一切,供我读大学,给我买车可以回家看你,那时我是个穷学生。谢谢你呵护我长大。我衷心地希望姐妹可以和睦,有一句话我必须告诉你们:“要不是大法,我很可能在愤懑和气恼中窒息而死。”

“我的愤懑和气恼从孩提时代每次去教堂就开始了,两个妹妹一次次找心理医生,因为她们情绪低落,而我,如果后来没有找到法轮大法,很可能最终在愤懑和气恼中窒息而亡。”

没有人说一句话,屋子里鸦雀无声。埃娃玛利停顿了一下,继续道:“我非常珍视大法修炼这个机缘。我会用我此生所有的一切,揭露对大法的迫害,直到迫害结束。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我。并且我会照顾你,我爱你,会一如既往看望你。我有职业,独立女性,有能力照顾我的孩子。我会尽力平衡好一切。我会继续投入到洪扬法轮功和制止迫害中去。你们为父亲做了很多,的确应该得到比我多。我放弃我的那份财产。”

大妹打断她的话,说:“不要说了,我们三姐妹均分。”没有人有异议,自此也再没有人对她参加法轮功活动有微词了。

回想一生的追寻之路,她庆幸自己没有因为时间金钱的投入而对小道恋恋不舍。大法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千年不得正法,也不修一日野狐禅”,这句话真是太对了。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