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善良妇女张桂环被公检法联合迫害

Print

【圆明网】辽宁省葫芦岛兴城市旧门乡善良妇女、法轮功学员张桂环七月份被当地派出所非法抓捕、关押在葫芦岛看守所,乡亲们纷纷签名要求相关部门无罪释放她。

乡亲们签名要求相关部门无罪释放好人张桂环

二零一七年九月八日,张桂环被非法庭审。尽管法官崔宝民多次无理的打断律师辩护,律师据理力争,依照法律为张桂环做无罪辩护,要求释放当事人。

今年五十八岁的张桂环,成家的时候脾气不好,全身都是病,特别是胃下垂,吃不好、躺不下,还经常迷糊,农活也干不了,常年吃药,夫妻俩还经常吵架,惹得亲友邻居不得安宁。二零零二年修炼了法轮功后,全身的病都没了,从此象变个人似的,再也听不到俩口子的吵架声了,家庭和睦了对公婆也孝顺了。八十八岁的公公逢人就夸赞说,我的三儿媳妇啊,对我可好了,对我也非常关心,就像亲闺女一样啊,我都不敢想了,一想就哭。

二零一五年六月,张桂环向最高检察院递交了起诉迫害法轮功的江泽民控告状。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四日,她被旧门乡派出所的副所长张志刚等五、六个人在集市上抓走,三天后取保候审。二零一七年七月二十八日在娘家侍候母亲的张桂环再次被捕,并以“诬告、陷害”非法罪名劫持到葫芦岛看守所。

二零一七年九月八日上午,兴城市法院非法对张桂环开庭。很多亲朋好友一大早就赶来了,三十多名亲友进入法庭,准备旁听。人们发现维稳办(610)主任陈志成穿着便衣也去了,不知道他跟刑庭庭长(也是主审法官)崔宝民搞了什么鬼,本来预计八点半开庭,拖到十点钟才把张桂环带进法庭。

当瘦弱的张桂环戴着手铐脚镣走进来时,好久没看到妈妈的儿子拿出手机想给妈妈照张相,结果六、七个警察围上去,把张桂环儿子的手机抢走(后来要回)。法官崔宝民对旁听亲友们说:不公开开庭,大伙看一眼(张桂环)就出去吧。十多名法警就往外撵人。

为什么不让旁听,他们惧怕什么?亲友告诉法警:参加旁听是公民的权利,你们这么做是违法的。法警说:我们只是执行领导的指示,这是领导让我们这么做的。亲友告诉崔宝民:你们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三条和《法庭法规》第八条,阻止公民旁听是违法的。

崔宝民说我让你们出去,你们就出去。亲友们说,习近平要求“依法治国、依宪治国”,你们怎么敢“以言代法、以权压法”,在光天化日之下违反法律?崔说,你告我去吧,你爱上哪告就上哪告吧!亲友说,我不想告你,我就想不让你违法,违法是要被追究的。崔宝民不容分说,命令法警撵人,就连张桂环老公公(八十八岁)、儿子、儿媳也不例外。

亲友被迫采取投诉办法(这是不得已的),追问崔宝民姓名,告诉他准备投诉。十点三十分,亲友首先来到兴城市检察院控告申诉科,科长丁海涛接待了亲友。亲友提出投诉兴城市法院崔宝民的两点要求:第一、崔宝民阻止公民旁听是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三条和《法庭法规》第八条,要求纠正;第二,早在八月二十四日,律师和家属辩护人在法院阅卷时,提到亲友要求参加旁听时,崔宝民说“可以旁听”,可是现在却拒绝旁听,这是不讲信誉。第三,亲友要求现在就去参加旁听。丁科长以这件事“不归我们管”为由推脱,拒不接受诉求,让亲友去找法院。

亲友来到法院“信访办”,姓李的负责人出面接待。亲友也向他提出了对崔宝民三点诉求。李得知张桂环是因为“诉江”的事后,极力替崔宝民辩解,说什么法官有权力不让旁听等等。亲友说崔宝民在八月二十四日就已经答应可以旁听,为什么现在拒绝旁听?李姓负责人狡辩说:法官随时都可以不让旁听。最后应亲友的要求,记录下了亲友的诉求,但是却不给电话号码。

在法庭上,崔宝民多次无理的打断律师辩护,律师据理力争,依照法律为张桂环辩护,呼吁无罪释放当事人。家属也讲述张桂环做好人没违法,张桂环说自己没罪。

本来还有几名乡亲、邻居特意赶来为张桂环作证:证明张桂环修炼法轮功后做好人的事情,却没让进去。截止到当天,已有一千三百六十一个乡亲在呼吁无罪释放张桂环的请愿书上签字,请愿书已当庭递交。

最后宣布休庭,草草收场。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