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善缘恶缘 跳出自我守正念

Print

【圆明网】我修炼法轮大法二十周年,修炼愈久,对大法认识愈深,便愈发感恩师尊之伟大,感激师尊的慈悲救度之洪恩。我也悟到,大法弟子间的这种圣缘,在久远的历史中,也不可避免的被旧势力做了许多手脚。比如说同修之间,就安排近期历史上结一些恶缘;或者虽然是善缘,但却掺進去很强的人情、互相干扰。与家人之间的亲缘,旧势力会强加一些变异的情的物质,让你对夫妻、子女、父母牵肠挂肚的在意,或者干脆就选一些历史上纠葛不清、阻挡修炼的乱世冤缘。
一、忆当年 初得法 喜不自胜

一九九七年春天里的一天,我哥哥请回一本《转法轮》,我一翻开《转法轮》,心神便浸入到书中,目不转睛地一口气从头读到尾。当日读完一遍《转法轮》后,如醍醐灌顶,喜不自胜。

那一刻,我清楚地感受到自己本性的一面如梦初醒。

一朝闻道的我,无法抑制内心得法的喜悦,便迫不及待地与亲朋好友分享,告诉他们《转法轮》这本宝书道出了天机,一定一定要通读一遍。记得那时的我,在寝室里面经常拉住室友,滔滔不绝,一讲几个小时的推荐法轮功。回想起来,自己当时真的是明知不能起欢喜心,但却无法平抑内心得法的欢喜和激动,也算是“明知故犯”了。

我相信许许多多的大法弟子应该都和我一样,对于自己初得法的喜悦和精進、当初炼功点上祥和、坦诚的修炼氛围,记忆犹新,恍若昨日。

记得一九九七年秋天,我每天轻快地走在校园内的林荫大道上,耳边萦绕着阵阵仙乐,心中满满的幸福感。无时无刻不感激师尊传法的慈悲洪恩,庆幸自己能得法修炼。一直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对法轮功迫害开始前,我每天都把睡眠之外的绝大部份时间投入到学法和炼功中。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发起迫害。当时的邪恶迫害铺天盖地,身为涉世不深的在校学生,我内心感受到深重的压力。而就在那时,炼功中的一切体验和感受,包括耳边萦绕不断的音乐声,也突然全都消失。我问自己该怎么做呢,很是迷茫,但有一点内心无比明确,那就是要护法,助师正法。于是,风风雨雨中,摔摔打打中,在师尊的慈悲守护下,我一路走来,矢志不移,参与证实大法的事从未停歇。

如果说,在迫害前的个人修炼中,我更多的是感性的体验,内心里感激师尊对自己的救度之恩;那么在之后严酷的迫害环境中,在严肃的正法修炼中,我通过学法实修,经历过种种魔难、经验和教训,开始更多的在法上认识大法。

随着我在理性上认识的不断加深,大法也不断的开启我应该和能够知晓的智慧和记忆。我愈发能够认识到师尊在法中告诉我们的:“其实我对你们的珍惜,比你们自己对你们自己还珍惜,因为你们与师父同在,是未来的最伟大的神,是新宇宙的典范,人类将来的希望。”[1]

二、放下情 珍惜缘 精進不负圣师恩

我悟到,也看到,类似我和家人间的这些因缘、旧势力钻空子强加的安排,以及师尊“将计就计”[2]的良苦用心,在大法弟子中并不罕见。我发现身边接触的不少同修,往往也存在各种各样的因缘和背后复杂、久远的安排,只是修炼者因为种种因素能否认识、或正念对待的成度不同而已。

事实上,很多同修可能都有类似的经历:某天碰到一个素未谋面的同修,却感到莫名的熟悉或亲切。同修们因此经常说对方可能以前是自己的亲人等等。这种说法其实没错,而且这种情形还往往不是简简单单某一世的亲人,背后往往有更久远和深厚的因缘。

与此同时,同修可能在生活中,在参与讲真相项目中,会碰到一些不喜欢的人或事,心生恶感,耿耿于怀;甚至明明知道应该向内找自己,但仍然难以放下。无论是同修个人或家庭间,甚至更大范围内,这种情形也不少见,给整体配合制造出不小的间隔,长期以来对整体修炼和讲真相救人造成一定的干扰。

我悟到,这种情形其实有着背后的因缘和旧势力强加的久远安排;如果我们能够明晰相关的法理认识,正确对待缘份,可能有助于一些同修跳出旧势力的干扰,修去心中积怨。

当然,精進实修的大法弟子,是否了解因缘相关的具体安排,并不重要,因为师尊告诉了我们:“宇宙正法面对的复杂情况不是人能明白了的,旧势力的安排干扰非常的严重,师父只是不想叫你们陷在具体纷乱中影响修炼,叫你们以最大的胸怀与慈悲面对众生。”[3]

1、善缘恶缘如云烟 大法善解乱冤缘

那么我在此交流的个人认识。先从我和我哥哥的因缘过往说起。我全家都修炼大法,我们家最早是我和我哥同时得法,我哥当初是因为有肝病而走入修炼,一炼功马上身体就被师尊净化,恢复了健康。不过在他修炼前,因为被病痛折磨多年,导致脾气不好,经常闹得家里不安宁。而且在修炼之前,他和我是水火不容的,多年来互相一句话都不说。我哥修炼大法后,脾气变好了,同我和父母的关系也改善了。而我一得法,内心也放下了对我哥的厌恶。

或许师尊看到我内心真的改变了,便在梦中让我看到了过去某一世中的记忆:那时我和我哥是敌人,在天上一层世界中战斗,我哥突下杀手,我在被打下那层天之前,也回手给予他致命一击,将他腹部击穿,最后两人同归于尽、同坠轮回。他这一世痛苦多年的肝病便源自于那一世所受之伤。我们以前互相厌恶对方,因为我和我哥那一世结下了杀生恶缘。

2、平淡生活蕴选择 红尘炼心为超脱

那时候已善解恶缘的我,跟我哥关系变的很好。我很重视他的修炼状态,希望他抓紧修炼,珍惜大法机缘。

当时我哥交往了一个女朋友,也就是我后来的嫂子。我们三个人在同一所大学读硕士,有很多时间修炼。我看到我哥男女之情比较重,就有些担心他懈怠修炼。在我认识了嫂子后,这种担心变成了忧心,因为我发现嫂子同我哥的因缘关系令人担忧。她人很好,对我哥也很好,也说自己要修炼大法。我知道这是嫂子的机缘,我也看到嫂子主要是为了情而走入修炼。因为当时我感受到我哥的修炼道路未来将受到嫂子很大的影响。当然我嫂子人这一面是不清楚这些的。我很为他们着急,于是跟他们交流了几次,要他们看淡情,一定要珍惜得法的宝贵机缘。这种情形直到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

一九九九年迫害发生后,我和我哥一起去北京上访,要求停止迫害。过程中就像很多同修都经历过的那样,亲人苦劝,学校阻拦,各种考验不断,我和我哥都很坚定。不过那时候情的干扰作用已经体现出来,在高压环境的压力下,我哥感到情感上很苦。于是,当时我告诉了他们俩人,我所知道的他们在修炼上可能遭遇的未来(那时候我还不知道这是旧势力的干扰):如果不能看淡情、慈悲看世界,他们二人修炼(主要是我哥)未来将受很大影响。

再后来,残酷迫害如狂风暴雨,再加上种种因素的阻挡,很多年我都没能跟他交流过。几年前再度见到我哥后,发现他终究未能完全跳出旧势力的安排。虽然三件事都在做,而一些最基本的个人修炼方面,离法的要求差距不小。

我看到这种情形在大法弟子中并不少见。如何平衡好家庭、亲人间的关系,本来就是实修的过程,学好法就是要在此时能用法来指导、要求自己。而且,历史长河中旧势力的渗透干扰无处不在,平平淡淡的家庭、日常生活中,往往面对的就是一次次修炼中的选择,心性魔炼中能否去掉执着、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3、舍情惜缘走正路 不破执迷不识途

我悟到,大法弟子今世的一切都是因缘所定,原本师尊给我们安排好了最美好、最有利于我们圆满功成的一切,然而旧势力却针对大法弟子生命历史长河中的种种弱点,强行掺進去一套周密的、破坏性的安排,其中就包括了钻因缘关系的空子。

就以我、我哥和嫂子的历史来看,我跟我哥的恶缘大法能够善解,旧势力依然進行了安排,在我哥与嫂子深陷情关时,试图干扰我对他们的帮助。表现在这一世的是,我能够彻底放下过往,但我哥却可能多少受到了历史上恶缘的残留影响,他没察觉到内心深处有隔阂。

我哥嫂之间的因缘安排也被旧势力做了手脚。夫妻一般多是善缘,一方有恩,一方报恩,但旧势力针对我哥在历史长河中的表现来钻他的空子,安排他的夫妻之缘时做了破坏性的安排,表现在今世,就是我哥嫂不知不觉中互相影响了对方的修炼。

那么旧势力的安排,对于大法弟子的影响究竟会如何?我悟到关键还是在于真修实修。一直到现在,我看到师尊针对我哥的状态,还在一次次的安排不同的机会给他选择,帮他提高。只要他能认识到,伟大的师尊已经把机会一次次放在他面前。不过,每个大法弟子,每个人,每个生命,都必须自己选择自己的未来。师尊为我们做了一切,能不能修出来,还得看自己。

三、旧势力安排?正法安排? 选择全在一念间

我与妻子是在一九九九年迫害后相识,二零零三年结婚时,因为我当时有强烈执着而遭遇了很大的迫害。而且就在我跟她结婚前,我就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夫妻之缘有旧势力的安排,只不过我坚信真修大法一定可以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其实我在修炼路上,每一次遭受迫害都是自己有强烈人心和执着而招来的,不过我对师尊的正信和助师正法之心从未动摇过,所以哪怕我招来看似很大的魔难,在师尊的保护下,最后都是有惊无险。当然过程中魔难大,承受大,而且都是不必要的;但我终究在走过来的历程中,不断的更加坚定对大法的正信,师尊也逐渐的开启我更多的智慧和认识,让我在法中变的更加理性成熟。

所以多年后,我在跟妻子同修的交流中,告诉了她一些因缘历史,帮助她否定旧势力的干扰,走正走好自己的正法修炼道路。

在这个过程中,妻子同修曾经跟我交流过,修炼路上情形复杂,如何把握好哪些是师尊安排的,哪些是旧势力的安排。我交流了自己的理解,我认识到,我们作为大法弟子只需在意自己的内心,守住正念就好。所以无论是碰到好事坏事,我们只要能够向内修自己,就都能变成修炼中的好事。哪怕真是旧势力强加的迫害,我们只要真的修自己,师尊都会帮我们安排成提高心性的好机会。

我为此告诉了妻子同修当初结婚时背后的凶险。那时候我执着于证实自我,做项目时被邪恶钻空子,虽然在入定中师尊让我预知了牢狱之灾,但那时我执着心太强,未能及时否定掉这一迫害。与此同时,旧势力利用我跟妻子同修今世的婚姻,给我强加了性命之灾。那时候我心中压力重重,感受到旧势力强加的重重迫害魔难。我心中唯有坚守正信,坚决不认可旧势力强加的这些迫害假相,同时尽量找出、清除内心种种执着。

妻子同修当时也被非法判刑,魔难中也坚守住对大法正信这一念。慈悲伟大的师尊,只看我们有这个正念,哪怕我们做的还不够好,就帮我们化解了巨难。(我跟妻子同修历经魔难后,平安来到海外。)

在那一次的魔难中,我认识到内心的自我,是我最深最根本的执着。我就正视它,找到它,否定它。

四、同心结圣缘 共沐大法恩

妻子同修和我陆续来到海外。过程中,妻子同修虽然做了不少事情,但在与同修心性摩擦中经常守不住心性,一直去不掉不平衡的心。我跟她交流过很多次,她对一些同修就是看不上眼,甚至记恨人家。我提醒她,不在于别人好不好,完全是因为她自己那个不平衡的心,是师尊慈悲的安排了一次次的机会,帮助她去掉妒嫉心、不平衡的心理。

1、同修缘份天上结 守望相助在今朝

事实上,同修之间再怎么矛盾摩擦,都是提高心性的好机会;就算旧势力做手脚,大法弟子都应该、也能够修好自己,不负师恩。我悟到同修之间那个缘份,往深远看都是很了不起的同心来助师正法的圣缘,值得珍惜。

我悟到师尊不但恩赐我们宇宙大穹中最神圣最伟大的助师正法的法徒圣缘,还为大法徒做了无比周全、无限慈悲的安排和保障,其中就包括了师尊怕大法徒在十恶毒世中迷失懈怠,安排了大法弟子在下世过程中,互相结下同心之缘,今生守望相助,比学比修。所以这一世我们所碰到的每个同修,可能都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世的缘。这也是我早期学师尊经文《了愿》若有所悟、但未能明白的法理。

例如我在十八年来正法修炼的经历中,碰到过不少同修,有时候很愿意跟一些同修交流直指内心深处的问题。在中国大陆的时候,由于大陆大法弟子的修炼基础普遍扎实很多,所以交流内容虽然尖锐,但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后来我来到海外,发现海外修炼环境中,许多人内心自我保护的壳比较厚,容易滋生间隔,不易出坦诚、无私的交流环境。有些同修我是知道与对方因缘深远,所以会交流多一些,希望帮助对方突破一些观念,然而常常事与愿违,对方甚至心生隔阂。

我看到我在人世间的历史上,很多时候是在道家修炼,现在的我本来是性情清淡。之所以我会碰到那些同修,愿意与他们交流,是因为历史上我们早已结缘。例如我看到自己在历史上曾经做过预言师,帮一些同修做过预言,以此结缘,所以今生我们再相逢时,我往往会跟他们交流一些我认为对他们修炼比较重要的问题。

当然还有另外众多更加久远的因缘,我也看到相关同修陆续出现在自己的生活环境中。初期我只是感觉要为同修修炼负责;后期明白更多,知道同修间缘份珍贵,自己随缘而行,哪怕对方不明白或不接受,自己尽力履约即可。

2、旧神阻道重重险 得法破谜把家还

当然了,我也悟到,大法弟子间的这种圣缘,在久远的历史中,也不可避免的被旧势力做了许多手脚。

比如说同修之间,就安排近期历史上结一些恶缘;或者虽然是善缘,但却掺進去很强的人情、互相干扰。与家人之间的亲缘,旧势力会强加一些变异的情的物质,让你对夫妻、子女、父母牵肠挂肚的在意,或者干脆就选一些历史上纠葛不清、阻挡修炼的乱世冤缘。

修炼路上我经历过不少这样的安排和教训,现实中也常发现一些同修间存在类似的情形。说白了,作为真修者,不但在发现内心常怨恨、反感别人时要警惕恶感背后的自私自我;而且在感觉与同修惺惺相惜、知音知己时,也要留心向内修自己,看看这种好感背后是否隐藏着自己尚未察觉、不愿面对的执着。

师尊曾经在梦中开启了我与妻子和岳母之间的一段历史记忆。我,今世的妻子和岳母。我们三个人早在上一个地球时就转生到了人间。梦中的记忆里,我们三人那一世都有幸在大法中修炼,那一次法轮大法在人间广传时,正是在上一个地球的最后阶段。那一世妻子是男身,和岳母(后简称C)是夫妻,我是他们的好友。

那一世,起初我们三人一起修炼。那一世妻子对C的夫妻之情深重,于是两人慢慢懈怠。后来我离开了他们,继续魔炼心性,直至圆满。记忆中,我在修炼圆满后并没有马上飞升,而是留在人世间了愿。那时我在开悟后,知道了地球将要淘汰更新,便回来找到他俩,告诉他们要珍惜大法机缘。C放弃,妻子思虑再三,答应继续修炼。修炼一段时间后,妻子提高很快。在那一世地球淘汰的最后时刻即将到来之际,我带她去与C告别,其实是让她经历去掉情的最后考验,然而,妻子没能通过考验,修炼的成果在夫妻之情的带动下毁于一旦。最后,C在地球淘汰前的最后时刻,向我显露出她背后的负面渊源。当时我也看到了C与大法的缘份,看到我们三人未来会再次在大法中重逢。于是我告诉C,希望她下一次能珍惜机缘,不要再迷失。记忆中,那一世就这样结束。

妻子同修了解这些后,触动不小,终于理解了,此前内心难以放下的亲情感受,只不过是被旧势力强加的历史因缘而已。她开始正念对待和母亲、和其他同修之间的关系,开始正视内心中那些情感、那些嫉妒不平衡的感受,要求自己更好的否定、排除那些不正的思想念头。

大法弟子实修中的这一切,点点滴滴,方方面面,不管是清除邪恶的干扰,在魔难中守护我们,还是同修间的提醒、指正,或是心性摩擦、提高心性的机会,以及讲真相中救度有缘众生,无一不是在师尊无比洪大的浩荡佛恩和慈悲安排中。

谨以此文与同心而来的同修们共勉。在这正法即将截止的最后阶段,珍惜缘份,守望相助,抓紧实修;真正修去名利情,真正从人中、从情迷中、从积怨中跳出来;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尊以我们无法想象的巨大承受,为我们延续时间修炼、救人的浩荡佛恩,不辜负师尊对我们、机会给的都没法再给的慈悲苦度。

以上交流都是个人认识,希望能对同修有所启发。若有不当,敬请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关于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动》

* * *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